书友还读过

极致跃迁
版本旧版

极致跃迁
ios官网下载

玄幻  |  七清谨

“烟嘴是玉不假,沁色杂乱不堪烟杆杆身磨损严重,铜绿铜锈满。”金锋曼声说道:“气管不通还得重修。”“这样的烟杆,最值五百。”“多了不要。”冰冷的短短一句话,把这根烟杆说得无是处,旁边的好几个路人都点认可。曾珂珂脑子有些迷糊,心隐隐约约猜到了什么。“难道他杀价?”眼前的摊主面色难看,连笑容都有些勉强,心里却是暗咒骂。这个破破烂烂的年轻人不是个行家,连杀价都这么狠。一就给自己砍了十分之九下去。停了几秒,摊主仍旧不死心,做最的挽留,嘴里的语气也变得异常蔼。竖起大拇指说道。“大兄弟您是行家,我何猴子领教了……你看这么热的天,你跟我都做抗英雄,都不容易不是……”“我男人无所谓,晒得越黑越健康,这位美女老板可跟我们不一样…”“你瞅瞅,人美女比电影明星漂亮,可这么大的太阳,人连一伞都没带,搁太阳底下晒了这么……”“给美女晒黑了,我们的过可就大了不是。送仙桥好歹也全国十大旧货市场之一,每年来里的明星可不少,我也见过不少…”“可像这位美女这般沉鱼落级的,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话曾子墨听了,心里莫名的欢喜很是受用。这个叫何猴子摊主很会说话,当下就要开口买了这烟。就凭这话,就值五千。五千块对自己来说,微不足道。这时候锋却冷冷说道:“烟杆值五百,话说得好,多给三百。”“八百。”几句话就让金锋改口,足见猴子的嘴巴确实厉害,就连旁边路人都觉得摊主这个很会做生意曾珂珂我买两个字都到了嘴边,被金锋的话压了下去,心头有些微不悦,望向金锋的瑞凤双目中多了一丝幽怨。“我就值三百块?”何猴子却是暗暗窃喜不已。穿万穿,马屁不穿。本来五百块能卖,你瞧,几句美言,这不又了三百!?小眼珠子转了两圈以,何猴子语气变得低沉起来。“兄弟,再加两百!”“一千块。千块,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你多加两百,你看看你这美女老板,穿的一身名牌,就当我多添两百块的辛苦钱……”“家里两个孩子都在念高中……”锋脸色一沉,黑曜石般的眸子里了一分冷光。“不要,走!”“买!”几乎就在同时,金锋跟曾墨同时说出这话来。金锋眼神一!曾子墨心头一紧,咬着唇柔声道:“我……对不起……”“他不容易……钱不多,我们就……了吧。”悦耳的声音如山涧山泉流淌,叮叮咚咚,敲击在金锋的底。见到金锋没说话,曾子墨轻一口气,从包里取出一叠崭新的钞票数了十张过去。“我买了,谢。”何猴子也是长吁一口大气额头上浮现出一层层细细的汗珠总算是搞定了这笔生意,一赚就一千块,十倍的暴利。“谢谢美,谢谢老板。”“谢谢你啊大兄。”双手恭恭敬敬的去接钱。正去接钱,只听见边上有个闷闷的音传来。“何猴子,开张了啊…”“什么玩意值一千块呐?”摊转头一看,笑容满面,两眼放光围观的藏友和路人纷纷转过头去只见一个高高大大、年纪约莫三来岁的中年男人站在那里。男人脸横肉,长相特凶恶,左手手挂一串暗黄色的二点零手串,在太下反着眩光,就像是玻璃一般。手正在盘玩着一串暗红色的十八念珠,中指上带着一枚银包红宝指。穿了一身阿迪短袖,脚下却一双人字拖,胸口上挂着的一串点八的大金链子。金链子的末端赫然是一块阳绿翡翠大方牌。上下下、标注的土财主装扮。但见个男人,摊主顿时眉开眼笑,弯叫了声:“哎呀喂,余老板,余家,可好久没见着你了啊……”老板大刺刺的嗯了一声,一双死眼睛高高的凸起,肆无忌惮的盯曾子墨。眼前的这女子美得不像,瑶鼻杏眼樱桃嘴,小腰盈盈一,完美无瑕的身材,看到曾子墨余成都只感觉自己这辈子都白活。火辣辣赤裸裸的目光刺得曾子浑身不舒服,看了看这个男人,眉轻皱,往金锋身边靠了靠。“,今儿有空,过来瞅瞅……”余板恋恋不舍的将目光从曾子墨身上挪开,曼声说道:“淘换到啥物件没有?”“拿过来给哥瞅瞅…”“哥,不差钱!”边说,边意的往曾子墨这边看,样子很是满。摊主何猴子谄媚的应承:“是些原先的物件,您都点评过的…”“倒是这位美女手里的烟杆前天西城区淘的……”“余老板行家,您给瞅瞅?”“哦!?”老板顺眼望过去,眯起了眼睛,里轻轻咦了声。“像是和田玉的嘴啊。”“沁色自然,包浆也是的。”边说,余老板上前来,色的笑说:“美女,能让我过过手?”曾子墨手握烟杆,转过玉首玉脸上带着一丝蕴怒。这个男人没素质。见着曾子墨不理会自己余老板倒也不生气,反而凑近了袋,仔仔细细的打量曾子墨手里烟杆。“吔,有点意思啊这烟杆…”“烟锅圆,烟杆扁,烟嘴白铜绿铜锈天生自然……至少也得民国了……”围观的人听了余老这话有些意动。要知道,现在这月,别说民国的玩意,就是改开的玩意都能叫古董了。摊主何猴一听,眨巴眨巴耗子般的小眼睛呐呐说道:“真的是个物件呐?这句话暴露了自己的无知,边上些个摆摊的商贩全都围了过来,夷的看着何猴子。都是在送仙桥生活的商贩,谁谁谁的摊位上有么,大伙心底都清楚。在现在全收藏的年代,就连一楼二楼那些大门脸大商铺里都没一件真货,猴子这个地摊上……那就更不用了!没想到,这个何猴子还真有民国的物件,这倒让其他商贩们些意外。余老板这个人,送仙桥大多老商贩都认识。土生土长的地人,原名叫余成都。爷爷那辈清水袍哥人家,家境殷实,很早是拆二代,后面锦城大发展,一多万的人口挤在一起,光靠那些楼商铺火锅城都能躺着吃到老死吃穿不愁,就好文玩古玩这一口养了一群跟班小弟,美其名曰朋弟兄,每天不是钓鱼麻将就是旅聚会,过得很是潇洒

死过的我做动画还会再死吗
安装可靠

死过的我做动画还会再死吗
指导经验

玄幻  |  莫凛寻

这件景泰花觚高四厘米,器采用的是周时代的形,满身颜六色、团锦簇、碧辉煌、花似锦,气磅礴,不胜收。到这尊景蓝花觚的间,曾子也是被震到了。逛的三四个家富豪们纷围了上,冲着景蓝花觚指点点,眼羡色。乱黄金,盛古董!在时今日,这般明代宝可谓是遇而不可。曾子墨徐文章的醒下戴上套,上手觚抚摸,了又看爱释手,脸露出一抹人的异样容,嘴里住的赞叹“真漂亮太美了。“就是她。我爷爷定会喜欢”“一定!”在经曾子墨的意后,旁的几个富藏家们也上手套,着专业的定眼镜上把玩。每富豪都对尊景泰蓝觚赞不绝,不住夸。若不是为古玩行的规矩,个富豪怕就要砸出价当场抢这尊花觚“这尊花是高卢雄国回流来,我花了大的人情总算不负总所托。“原持有是帝高卢鸡国没落族菲尔斯爵。他的辈当年是安南国的交官。”此件花觚是当时的广总督所,放在家已经一百年。”“历明确,据可查,承有序,分百真品疑。”“谢徐老板我非常满,包起来。”徐文点头微笑将景泰蓝回木盒里而曾子墨拿出了支。一桩生就要达成就在这时,旁边一清清冷冷声音传来“什么时光绪民仿泰蓝也能充景泰皇了?”这一出,所人无不一。一起转头来,不处的茶几坐着一个着普通,貌平凡的年。曾子嗯了一声几个富豪家微微一。博雅斋板徐文章是脸色一。“你是?”“你这尊景泰花觚是光时期民仿?”笑容掬的徐文微笑说道“小伙子饭可以乱,话不能说啊。”我博雅斋锦城甚至国古玩行也算是小名气,我文章在锦收藏协会添居副会一职……“我们博斋从不卖货。我徐章做了三年生意,的就是诚……”旁几个富豪家纷纷点附和。“错。我跟老板打了次交道,是真品无。”“我徐老板手收的那幅宾虹《松图》可是了不少呐”“徐老的人品,们信得过”徐文章露得意,蔑的瞄了金锋,讥嘲讽。“轻人不知高地厚。是可笑。金锋淡定容的回应道。“听么一说,就不是你老板的人问题……“而是,的眼界毛!”徐文面色顿变冷厉说道“我博雅有个规矩只要鉴定假的,我雅斋假一十!”金端坐在远的椅子上慢慢扭头来,面色峻,淡淡道:“假赔十!?“你赔不!”虽然锋穿着一,甚至有褴褛,膝下面破了大块皮,迹斑斑。金锋的所的话清冷寒冰,众心底不由咯噔一下徐文章脸唰的下再。指着金冷冷说道“你——大的口气”正要说间,曾子却是站了来:“不意思。这我朋友。走到金锋边,剪水瞳柔柔的着金锋:你……你景泰蓝!”金锋点:“懂!曾子墨轻问道:“怎么知道是光绪年?还是民的……”你……你没摸过…”金锋转头来,眼直视曾子。曾子墨金锋那深如海的双一刺,心一震。忍住垂下臻,轻声说:“对不,我没有不起你的思……我…”金锋淡说道:你有!”子墨呼吸时一顿,时间竟自不出话来眼前的金就像是一亘古不化南极冰山冷酷无情金锋起身了过去!走,金锋说。“景蓝始于罗皇帝亚历大,忽必西征时由拉伯传入原,盛于德景泰,康乾三代到顶峰…”“制作艺复杂,过锤胎、丝、填料烧结、磨、鎏金等项工艺。“每项工都有极高求,稍有慎就会前尽弃,功一篑!”文章冷笑迭:“哟看不出来年纪挺小懂得不少倒是个内。”“你说说,我景泰蓝怎就不是景年而成了绪了?”还是民仿”“你有么证据?金锋手一抄起景泰花觚,横胸前。众面色一变正要阻止金锋屈指景泰蓝花上轻轻一。景泰蓝觚顿时发一声沉闷回响。但金锋这个作,一旁徐文章猛间收紧了瞳。横抱弹!样的动作自己只有十年一度全国古玩会上,见一个人用。那人是国古玩行的泰山北。这时候金锋沉声道。“光年间,八联军入侵海门大开景泰蓝风欧美,一间官作民盛行……“其中就一家叫老利的民间坊,生产景泰蓝在加哥世界易博览会巴拿马万博览会拿两个第一…”这话来,富豪眼睛纷纷亮。满脸愤和鄙视徐文章也这一刻心一凉。这貌不惊人少年看起不过二十岁,却是吐惊人,起景泰蓝历史来更如数家珍要知道,算是自己个古玩行老玩家对泰蓝的历也只懂了七八分。那一手横曲弹绝技更能说出天利这三的,绝对高手!难……徐文心里泛起阵不详…嘴里却是牙硬挺着道:“你什么说这民仿?”我做了热光和器物子鉴定,件花觚成与明代景蓝成份几就没有差……”金神情冷漠说道。“说过,你人品没问。”“你—的眼界…”“—太差!”锋手握景蓝花觚,腕一翻,觚在手腕转了一圈轻轻落下这一手绝出来,在人都屏住呼吸。“明景泰蓝宣德开始所有填充料采用的是极其珍的松石绿”“而这松石绿,隆之后便绝迹”说这里,金大步走到方博古架取下一件国时期的泰蓝胭脂盒。回到地,将两景泰蓝放条案,冷说道:“己拿挑刀原料看!

九芒星之同行者
日志指导

九芒星之同行者
如何

玄幻  |  艾梓凌

赵大奎和小娟都有样的想法赵大奎这人,以他家庭条件当地还算很显赫的很多女孩是把身体动地贴过,但是经过很多女的赵大奎为刘小娟很适合自。把真正纯情是滥后的回归用到赵大身上很贴,在阅读人无数的体后,已达到了“绿丛中过片叶不沾”的境界有人说,要找纯情主子,那滥情过的最靠得住也不是没道理。赵奎始终相,那些在己身边卖风情的女,“只可观,不可玩焉”这女人只能打哈哈,解馋,却对不能有么深入的展,更不能娶回家老婆,因那太危险一不小心会有戴绿子的危险而刘小娟就是自己找的过日的女人。小娟认为自己出身好又怎么,就是要制赵大奎样的人,白了是和县长斗气刘小娟记这句话,香不怕巷深,只缘香可以飘远。女人好名声胜酒香,香万里。一单身女人果能做到有女人味内有基本养,又清白白,就身边暂时男人,也不了男人求的,如尤物,浪了暴殄天圣所哀!了思想的人,就很易控制男。很不经的发生第次**接触过后,刘娟本能地道,自己使这个男如意,这足够了,且已经很的开始了一次。第次,是开,也是结;是句号也是逗号如何让这一次继续才是重要。刘小娟会控制好面的次数让赵大奎甘情愿的家里的别搬出来,进刘小娟来的小房里,开始夫妻的生。副县长时很坚定想,暂时制不了儿,说不定子和以前样,和这女人玩几就忘了。知道,儿到了刘小那儿就再不回来了几个月都和父母见。老两口怕了,如下去,等就是把唯的儿子给去了。老口商量很天,主动协,表示意接受他的婚姻,快给他们办婚礼。行了婚礼是夫妻了结婚了当就想要一小宝宝了这是所有期待着的刘小娟夫也期待着可是结婚年一直没动机,夫就相互怀肯定对方问题。副长老两口认为媳妇个方面有题,因为前刘小娟科方面就点小毛病所以家里就一直认原因在女这里。赵奎当时安说:“什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我们两个感情好,福,我们是为父母着,也不为子女活,是为我自己活着”刘小娟激动,泪雨下,为么自己的会这样?己是多么为老公生个孩子啊后来,她着赵大奎医院做了次全面的查,医生她的问题大,应该得上,还要她放松情,不要紧张。刘娟不信任方医院的论,于是借着到省出差的时,抽空到城的医院了一次检,同样的果,自己有问题。医生的建下,刘小带着老公医院检查老公的液,报告很就出来了也把他们蒙了,报上竟然写“无精子,没有精还怎么可怀孕呢。个人的心凉了,之就走上了孕的路程听从医生意见,做三次检查但都没有到一个存的精子,来,又在个有名的院做了手,可最后结果真的他们打入地狱,源都没有精,所以根就没有办生育,这说明赵大根本就没生育能力拿到报告那天晚上二个人痛了一场,对于他们说是多么可怕,也多么难以受。最后家给了一不确定的定,说这病说不定,有些人己会好,些人永远好不了。生说唯一办法就是试管,而要用供体精子。那时间,赵奎的心情差,他不意用精子的精子,一辈子没小孩也可过,现在克就很多。这么说刘小娟就害怕。因曾有好几人给她算,说她会两次婚,的很怕。心里话,然赵大奎能生育,是刘小娟的这是次的。一个找到合适己的另一是一件不易的事情她现在很赵大奎,不开他,没有比他适合自己更爱自己人。可是看到网上多因为没孩子而分的家庭,又很惶恐虽然她知赵大奎不那种人,很多事情有变数的而人是最变的动物谁又能保赵大奎不变呢。副长老两口道情况后对儿媳妇不敢再发气了,因母鸡是能蛋的,土是能长庄的,关键没有合适种子,儿每次卖力下去的种没有实质内容,到后就是一水。以后几年,这家庭一直没有人再起这个话,但是气很压抑。年的一个上,赵大和刘小娟个人做完女之间的课后,抚着女人如缎的身体突然对刘娟说,他抱个孩子刘小娟很怪,就问什么?现这样过也是很好,要心里有方,日子很快乐。大奎就对小娟说了话。他说他现在所理的广播视局费用收处有四下属,除个小伙子轻外,其三个都是之间的领家属, “三个女人台戏”。线电视费收大部分中在每年月和来年、月份,余时间客很少,每也就、个以至大部时间处于闲阶段,王大姐为的三个老人整天叽喳喳。每赵大奎端杯子慢慢进一楼的费大厅。个岁数大老女人,不考虑他什么关系景,每次到他会毫留情的说赵大奎你子每天晚有没有做功课,多了怎么还想要个孩,是不是个东西不啊。赵大无法说实,总是用摸几下头说,老大,我比你着急多了可是老婆了保持什身材,说孩子会变,不想要也没有办。

四十枝黑玫瑰
软件下载中心

四十枝黑玫瑰
策划方案

玄幻  |  周荞

引子女人四十,是我近日特别写的话题。一个四十岁离异单或者还带着在上学孩子的女人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比比皆是她们好比艰难地行走在一段前着村后不着店的旅途上,她们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奉献给离异或背叛她的前夫,她们中大多数人,正经历着一段人生困苦最无助的日子。这种困苦能是物质上的,但更多是来自神和情感上的孤独。我想努力我的理解,来抚慰像故事主人罗笑笑这样四十岁单身母亲的痛。希望我能做到。 早上五点半,像往常一样,闹钟准时响。黑暗中,还在睡梦中的罗笑习惯性地伸手把在床头柜上响不停的闹钟关掉,又缓了片刻她才打开台灯,揉了揉眼睛,着哈欠,极不情愿地掀开被子披上睡袍,起身下床。因为昨她闺蜜许勤过生日,大家聚会她多喝了几杯红酒,尽管睡了个多小时,可她现在还是感觉头有点晕晕的。她来到窗前,开窗帘,窗外还黑沉沉的。对通惠河快速路上的车流还很稀,二辆重载卡车呼啸着疾驶而,隆隆的声音,震得玻璃窗都些微微发颤。马上就要高一期考试了,这几天女儿菲菲要提到学校上早自习,所以早上的间很紧张。罗笑笑出了卧室,到女儿房间的门口,敲了敲门说了一句菲菲该起床了,就穿客厅,走进厨房,打开灯,从箱里拿出来牛奶、面包、鸡蛋鱼子酱等,开始给女儿做起早。二年前,罗笑笑还没跟她前郝帅离婚的时候,像每天早上女儿做早点的事情基本上都由前夫郝帅来,她自己还可以赖床上多躺个把小时的。早餐很就做好了,罗笑笑把早餐端到厅旁边的餐桌上。也已经洗漱毕的女儿菲菲很快就从房间里着又沉又重的书包,走了出来妈,你不是昨晚喝多了吗?怎还起来的这么早啊!昨晚不是你说了我早上到小区门口买个饼果子和豆浆就行了吗?女儿菲看着面色有些苍白的罗笑笑无心疼地说道。妈没事儿的。面的都不卫生,你马上要考试,妈是怕你在外面乱吃东西吃了肚子再耽误了考试。赶紧趁吃吧。罗笑笑回复道。送女儿门后,罗笑笑看了一眼客厅墙的挂钟,时间还不到早上六点她把菲菲吃完早点留下来的餐收拾到厨房刷完放到沥水架子,然后端着一杯已经有点温凉的牛奶,回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一边喝着一边打开电视,随按了一个频道就看了起来。本像往常送走女儿后,她都会回床上再睡一会儿,等九点钟左再出门,步行一刻钟左右,去在北京东三环边上建外SOHO的美容整形医院上班。可她今一点睡意都没有。她在琢磨着不是趁着明天周六女儿不上课家,她回一趟河北秦皇岛老家去看看她父亲。昨天上午当她到她母亲从秦皇岛打来的电话得知她父亲体检报告确诊是甲腺恶性肿瘤的时候,她感觉到都要塌下来了。后来听她母亲她父亲得的甲状腺癌是早期,愈的可能性在%以上的时候,她才停止了哭泣,心情稍微平复一点。毕竟她也曾经当过医生她知道自己父亲的这个病,多是这两年跟自己操心操的。尽她是家里的长女,比弟弟罗笑大六岁,可她父亲一直最疼爱就是她。听她母亲说,她闹离的那段时间,她父亲经常半夜更地不睡觉,偷偷地爬起来到台上一个人抽烟,叹气落泪。也是,自己已经是四十岁的人,还让自己的父母为自己的婚操心,她感觉十分的愧疚。可跟她的前夫郝帅也实在是过不去了,再能将就她也不会迈出一步。有哪个女人会愿意把自用美好青春打下来的江山就这拱手相让?郝帅是她的大学同班同学,是她的初恋。他们俩都原来的北京医科大学现在更名北大医学院毕业的。郝帅现在北京一家三甲医院肿瘤科副主。当年为了照顾刚刚生下来的菲,也和郝帅在同一家医院工的罗笑笑,辞去了儿科医生的作,回到家里,做起来全职太,专门照顾女儿。她在家里一就是七年 ,直到女儿上小学二年级后,她才重新走出家门,自己的好闺蜜许勤开了现在的家美容整形医院。二年前,郝在他高中同学的聚会上,同从国加州特意赶回来的同桌女同胡素素旧情复燃,并很快就搞了一起。本来这一切罗笑笑还被蒙在鼓里。直到有一天下午素素突然来到她的美容整形医跟她摊牌,她才知道这一切。天下午,罗笑笑她刚刚给一个孩儿做完隆鼻手术,前台接待莉就把胡素素带到了她的办公。一开始罗笑笑还以为胡素素哪个朋友介绍过来要做美容整的,可当胡素素跟她亮明身份牌后,她才知道怎么回事儿。时她完全傻眼和崩溃了!因为个胡素素说她自己当年和郝帅上幼儿园起,就在一起,一直高中毕业,可谓是青梅竹马,帅是她的初恋。可没想到,郝上大学后,对她胡素素的感情上变了,所以这样,就是因为看上了自己的同班同学,北京科大学的校花罗笑笑。胡素素直气壮地对罗笑笑说,她这次国,就是要把她当年失去的心人再夺回来。郝帅本来就是属她的,是罗笑笑当年从她的怀抢走的。从小到大一直没有醉酒的罗笑笑,那天被胡素素突闯过来这么一闹,晚上和许勤起跑到她们美容整形医院附近泰中心六十五层的北京亮酒吧把自己喝了个烂醉。十二月初京的早晨,看着阳光明媚,可出公寓楼的大门,迎面刮过来阵阵寒风,还是令罗笑笑浑身下打了一个冷颤。尽管出门不五分钟就是永安里地铁站,一地国贸出来,再走五分钟就到她的美容整形医院,可在地铁上上下下的,再加上等车,人人,一折腾,没有半个小时是不了美容院的,还不如直接走快。罗笑笑有驾照会开车也有,但如果不是白天有什么应酬者回访客户,就这一脚油门的程,她也懒得动车。虽说已经九点了,可还是有很多早九晚的上班族们络绎不绝地赶往旁的华彬大厦和通用时代大厦的字楼,他们匆匆的步履和罗笑的不紧不慢悠哉悠哉形成了鲜对比。说实话,除了婚姻情感的失败,和绝大多数女人的生相比,罗笑笑的日子过得还算不错。有房有车,有自己喜欢事业,收入虽说不是很高,但年忙碌下来,她和许勤每个人能分个几百万,这在北京对于个没有房贷车贷压力的人来说也算是绝对的中产阶级了。特是她还有个十分懂事学习成绩直不错的女儿,让她对生活充了期望。如果不是突然得知父患了甲状腺癌,离婚后的她,天忙忙活活的,日子过得也蛮实蛮轻松,可以说基本上是无无虑。现在她猛然发现自己没男人也能活,而且还活的不错起码不用心里面经常总去惦记念着一个现在看来她多余惦记余挂念的人了。尽管有时候特是来完例假之后二三天,她也别想那种男欢女爱的事,有时甚至想得她半宿半宿睡不着觉真恨不得随便上大街上拉个男回家上床,哪怕是个农民工也,只要能填满她的空虚,让她到释放。可这二年来,她还是住了,一个男人也没有碰过

江城中人
中文版下载

江城中人
    指导其他

    玄幻  |  璎诺

    “阿海,干嘛呢?今不是轮休吗,起这么干什么。”杨海城和当初一起考上了步科季峰考上了炮科,堂林文贵则考上了辎重。“林哥你上次不是轮休的时候要在南京好好逛一逛的嘛,怎不会又不想动了吧。经过杨海城一说,林终于想起前几天自己口应下的邀请,当时于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心绪不宁,便随口答了下来。“去去去,是一下没反应过来罢,对了,其他人呢,记得李昌武,赵平年是也要一起出去的吗”李昌武和赵平年都林默的舍友,也是军里要好的兄弟,李昌身高和林默差不多,近有一米七五左右,江西人,赵平年是广人,身高有一米八是大高个,杨海城比林高一点,有一米七八“他们也才刚起来,在正在卫生间洗脸呢”他说完我也连忙起拿起毛巾脸盆往卫生走去,在半路上就遇了李昌武和赵平年往走,林默赶紧往卫生走去。洗完脸回到宿,将军装穿戴整齐就起向门口走去,到了门口,向值班人员出了学生证后相互敬了个军礼就走了出去。于是军校,学校里学出入都受到限制,街上并没有像后世大学边一片繁华的景色,周边还是有一些小店,都是本地人家自己营的。“走起,我们郑老头那把早餐给吃吧,天天在军校里嘴快淡出鸟了。”杨海说道。林默想起郑老家的早餐,赶紧说道“走走走,今天这顿请客。”虽然军校里饭菜并不难吃,而且这个时代来说,军校的饭菜己经好得不得了,但天天吃一样的菜,多好吃也吃不了长时间就会厌烦。众快步走入街边的一家餐店,早餐店只是一,外面连个招牌都没,虽然如此,但里面是坐满了人,大部分是轮休出来的军校生杨海城边带着林默他往里面走去,边跟认的人打着招呼,没过会就走到了小院的院里,院子里放着一张桌,周围摆着一些石,几人连忙过去坐下“你们来了,今天打吃些什么?”一个满银发的老头从厨房走来说道。“郑老头,往常来一份。”杨海冲老头说道。郑老头名郑昌华,大儿子在陪他经营早餐馆,二子在上海做生意,听郑老头在晚清的时候南京一个大官的私厨后来大清朝亡后,大也倒了,他就没了去,最后回家开了一个餐馆,当然了,林默们更相信是他不愿意。“林大哥,杨大哥你们的早餐来了。”行了,快放下,我们快饿死了。”杨海城郑老头孙子说道,郑头孙子叫郑文祥,现上初中,林默和杨海周末一有机会出来都到他家来吃上一顿早,一来二去就和这个子熟络了起来。“行我马上就送过来。”会的功夫,桌上就摆了各色餐点,小笼包油条,肉粥,还有粽和各色糕点。林默一人看到餐点上齐了,马开吃起来。林默先了几口肉粥,满口的香,尝着味道应该是入了鱼肉和羊骨一起煮出来的汤汁,加入好的米和鲜肉煮成粥林默夹起一个小笼包入口中,轻轻一咬,汁流入舌尖,整口都汁水的味道,拿起粽解开外面的粽叶,一浓浓的火腿香味冲入腔,却又不让人产生适,火腿就是后世有的金华火腿。咬下一,让人连舌头都想一吞下去,其他各色糕都有各自的特色,甜不腻,软而不松,让味口大开,一桌人狼虎咽,将满满一大桌食消灭得干干净。吃喝足,几人都不想动,就交谈了起来,林对杨海城说道:“今我们要去哪里?”“么,今天你不去图书了。”李昌武在旁问。“不去了,以前差多每次出来都到图书去,连南京城都没把认全,今天就和你们起到处逛一逛。”林所说的图书馆是在南洪武区的一座图书馆图书馆里有各种图书外国消息的报纸,甚从外国运来的报纸,前的林默就喜欢这些西,林默也从他的记中得到了这个世界的多有用的消息。“那不咱们去中山路吧,们三个也好长时间没了。”赵平年问道。默也不迟疑,直接回道:“行啊,我上次你们去只逛了一小段就回来了,这次得好逛一次了,那边的好西可不少,不过得先娄叔那边一趟。”林口中的娄叔是林家在京产业的负责人,名娄绍光,原来是林家管家,林默兄弟姐妹小就是由他照看着长的,前几年林默偷跑来考了军校,林默父不放心,就让娄绍光来照顾产业和林默,默每次出来都会去看下娄绍光。杨海城问:“那倒没问题,不去中山路玩是不是得衣服换了啊?要不然好玩吧。”“是啊,学校周围倒没什么,正穿军装的人也多,到了中山路那边可就显眼了,咱们先回去衣服换了吧。”李昌也转过头来提醒林默林默转念一想,也是一大条街上就他们几人穿着军装,那也太眼了。想到这,林默口说道:“不用回去,咱们那衣服放着都长时间了,都快发霉,咱们去娄叔那边成铺置办一身新的吧,时候让伙计把军装送郑老头这存着,咱们中山路回来再带回军去。”军校不同于一学校,平时出校门的间本来就少,穿便装机会自然更少,便装时一放就是几个月,这个时代军校生基本很少有机会穿便装,默等人也是到了今年才把各种战术,体能枪械这些学完了,重转到指挥等学术类型课才有了这么多的出校的机会。“郑老头我们走了,钱给你放上了。”林默说着便出一块银元放到桌上几人起身向外走去。海城回头看了那一块元一眼,肉痛的说道“这郑老头的东西真贵啊,我每次过来都肉痛半天。”林默三鄙视了他一眼,刚才得最欢最快的就是他“也不算贵了,你也看看那材料,可半点没省,再说了咱们也是那种吃不起的人。林默说的也不无道理他们在军校读书,每月都是有补贴的,除在军校里的伙食费,人每月都还可以剩下十几元的补贴,在学里又没有花的地方,多人都会选择在出校好好的吃几顿。别以二十几元不多,在这时代普通人每月也就赚五到十元,这已经一家人的花销了,二几元对于普通人来说算是一笔巨款了。几出了郑老头家的早餐,向前面的街口走去到了街口,林海城就街对面的黄包车夫招,几个黄包车夫连忙着车走了过来。“林板,还是要去图书馆?”一个年纪大点的包车夫向林默问道。今天不去图书馆,老你拉我们去石婆婆巷林氏商贸行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