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时光春夏
下载平台

时光春夏
周边推荐

玄幻  |  易烟

你这次晕倒虽不是么大病,但我劝你是静养一段时间为,再这样下去,病会继续恶化的。你是实在不愿意在我医院修养,最好也够回家休养一段时,这对你的身体有处。”高启荣有些奈,点了点头,微道:“那好吧,我医院修养几天,胡生,看来要给你添烦了。”胡医生微一笑,一摆手道:高局长,不要客气你安心休养吧,明我再过来探望你。“谢谢胡医生。”见医生准备离开,和贾主任忙站了起,贾主任送他到了梯口回病房了,让去找医生询问一下情。我从医生办公询问之后出来,暗嘀咕:差点‘马风了,居然只是晕倒这老色鬼的命还真是挺硬的……正想心事,肩膀忽然被拍了一下,回头一,却看到宋嘉琪那白腻秀美的脸庞,不禁微微一愣,好道:“嘉琪姐,你么来了,来看病人?还是你自己生什病?”“啊?哦,…对,我是去看个人。”宋嘉琪脸色然红了,神色忸怩似乎有些难为情的子。紧接着,她睁眼睛,问道:“你么也到医院来了,会是身体哪里不舒吧?”我将事情简说了一下,嘉琪姐完之后,点了点头温柔的拍拍我的肩,道:“那行,你忙吧,多做一点事,不要让领导觉得偷懒。我去看病人。”说完,她左右了瞅,向妇科病房边走去。我刚想跟去,办公室里忽然来一阵熟悉的声音我不禁停下脚步,耳倾听。“医生,的没有办法了吗?这是方正源沙哑的音,能够感觉得到他的情绪非常沮丧那医生笑了笑,慢斯理地道:“你都我们医院检查过三了,结果都是一样,精.子的活跃度太低,粘稠度也不够不管是药物治疗,是生理刺激,都不作用,所以我们也无能无力啊。”“人工受精都不行吗”方正源仍然不甘,用满是哀求的语问道。医生仍是摇,淡淡地道:“人受精的前提条件,必须保证良好的精,你现在的情况,花费巨资到精.子库配对,也是不可能现的,还是打消这念头吧。”“好吧我知道了。”方正叹了口气,失魂落地从办公室里走出黯然离去。我站在院的角落里,微微眉,也有些同情对,可回想起那次方源与嘉琪姐之间的吵,不知为什么,觉得心里慌慌的,是长了草,搅得我些心神不宁。高启的晕倒好在是虚惊场,医生经过检查后也说了,他在医静养几天,可以恢如初。等到高局长家人赶到之后,贾任又让我在医院找个看护在医院陪护天,跑跑下的将一都安排妥当之后,才向高启荣告别,车回了家。周六的晨,我不用班,打睡了个懒觉,但大早的听到一阵敲门,我只得下了床,开房门,却见方正端着一盘饺子,站门口,笑吟吟地道“小泉,知道你肯要睡懒觉,早不吃不行,来,嘉琪做饺子。”我忙说谢,把热气腾腾的饺端过来,笑着道:方哥,进屋坐会吧”方正源进了客厅坐在沙发,点一支,微笑着道:“怎样,小泉,最近班辛苦吧,我看你眼都微微有些发黑,不是熬夜了?”我了笑,轻声道:“事儿,平时还都挺闲的,昨天单位有情,忙了点。”方源掸了掸烟灰,摇道:“那可不行,还年轻,要注意劳结合嘛,等一会,带点好东西过来,你解解闷。”我有好,诧异地问道:什么好东西啊?”正源站了起来,笑道:“一会儿你知了,先趁着热,赶把饺子吃了吧。”点了点头,去卫生洗漱一番,出来之,也感觉到饿了,起筷子,如风卷残一般,不到五分钟功夫,一盘饺子被消灭掉了。刚刚放筷子,见方正源走进来,把一摞花花绿的杂志放到沙发我走过去一看,顿有些无语,摸着鼻笑道:“方哥,都花花公子啊?”方源笑了笑,随手丢来一本,啧啧地叹:“这些可都是好西,我千辛万苦弄的,你拿去看看,节一下情绪,以后工作要是感觉累的候,看看这些东西能提神醒脑。”我着鼻子,嘿嘿地笑起来,点头道:“谢方哥了,这些杂的确不错,图并茂,那些小黄耐看。“还行,你小子挺货的,藏好了,别家里人看到。”方源哈哈一笑,拍了下我的肩膀,拿起盘子,回家去了。觉得有些好笑,也多想,抱着这摞杂,重新回到卧室,在被窝里,慢悠悠翻看起来,没过一儿,只觉睡意袭来昏昏沉沉地睡了过。睡得正香时,忽耳朵一痛,我猛然醒,睁大了眼睛,看到宋嘉琪那张漂的瓜子脸,赶忙呼道:“松手,轻点嘉琪姐,轻一点啊”宋嘉琪拿起一本花公子杂志,砸在的胸口,怒道:“泉,敢情你一天到看这些乌七八糟的西呀,真是不像话。”我嘿嘿一笑,骨碌坐起,手忙脚地将杂志都收拾起,赶忙辩解道:“有?我昨晚在看单的参考资料呢,学到深夜,这些东西只是随便看看的。“随便看看?”宋琪俏脸绯红,气呼地道:“小小年纪学好,以后可怎么了。”我笑了笑,了摆手道:“嘉琪,拜托,我已经工了,早是成年人了不好?看这些杂志什么大惊小怪的。“不行,我不许你这些东西!”宋嘉俏脸微寒,伸出白.嫩的小手,勾了勾指,冷哼道:“把些色.情杂志拿过来,当着我的面,全撕掉!”我连连摇,笑着道:“不行绝对不行,这可都些好东西,宝贝着!”宋嘉琪斜睨着,挽起袖子,露出段雪白的胳臂,怒:“哟!你还敢顶?”我微微一笑,躺在床,摇着手指一本正经地道:“为男人,我有保留幻想的权利。”“想你个头,去死好!”宋嘉琪轻啐了口,弯下腰,伸手抢。我赶忙笑着阻她,急道:“别抢嘉琪姐,小心弄坏。”宋嘉琪手疾眼,瞬间摸起两本杂,气呼呼地道:“说,这些都是从哪来的?”我有些着了,赶忙扑了过去按住那双小手,笑解释道:“不是买,是从朋友那里借的,千万别弄坏了不然没法还人家。宋嘉琪蹙起秀眉,然怒气冲冲,道:你松手!”“不松”我握住嘉琪姐那.嫩滑腻的小手,心里竟然有些异样,砰地跳得厉害。“敢犟嘴?反了你了”宋嘉琪哼了一声抬起膝盖,撞向我小腹。我哈哈一笑侧身躲过,顺势将压在身下,轻笑着:“嘉琪姐,再不我,我可不客气啦”宋嘉琪扭.动着腰肢,羞恼地道:“小子,还不快起来”“我不!”我盯她那张诱人的俏脸感受着身下柔若无的绵软,身子竟然些失控了,瞬间起生理反应,那地方然英姿勃发,硬邦地顶在她的小腹

拾起逝去的未来
苹果游戏下载

拾起逝去的未来
游戏中心下载

玄幻  |  珊胭

“大师,你在哪?我猛的大声呼喊,望郑道天能出现,救我。可一点反应没有,喊了半天,有任何反应,方否世界只有我一个人,这种安静让我焦,恐慌。我不想死也不能死。“别害,有我在。”就在绝望的时候,听到熟悉的声音,这是笑嫣在和我说话。是我四处寻找,根没有看到苏笑嫣。苏笑嫣,你在哪,你再和我说话吗?怎么看不到你啊!“你现在被困在秘之中,是看不到我,我现在利用你的跳,和你在沟通,会你跟着我的提示就能离开秘境了。随后,我闭上眼睛用心接收苏笑嫣的示,慢慢往前走。不知道过了多久,笑嫣告诉我,已经出了秘境。我睁开一看,果真走出了片一望无际的平原只是让我震惊的是现在我还是身在收站。而苏笑嫣就站我对面,距离几米的地方。就在我准上前和她道谢的时,苏笑嫣笑了起来笑的很诡异。突然感觉身体被抽空了样,整个人也晕乎的倒了下去。“你一魂一魄,暂时我你保管,你放心,不会让人伤害你的”迷糊中,听到苏嫣说出这番话,然我眼前一黑,晕了去。当我再次醒来发现躺在一张床上一股强烈的酸辣粉道,钻入我的鼻孔当我看清楚周围环,才反应过来,这本不是什么酸辣粉味道。而是脚臭味还有一股发霉的味。也不知道这是什地方,整间房子破不堪,阴森森的,怕是大白天,也没阳光照进来。我躺很不自在,赶紧从上爬起来。然后在边看到一双破洞的鞋,这不是郑道天鞋子吗?“醒啦,小子真是命大。”想着,郑道天就从面进来,手里还端一只碗。“大师,怎么会在这里,昨……”“昨晚实在太惊险了,我低估这个诅咒的能力,点就交代在那里了”郑道天咽了一口,将手中的碗放在上。“大师,昨晚底发生了什么啊,明明是牵着你的手走出收费亭的,后怎么变成了一个全是毛的怪物了。”嗨,这都是秘境的故,诅咒大爆发,成了秘境,也就是谓的幻觉,其实我昨晚一直都在收费里面,哪都没去过如果不是有人暗中助,我们这辈子都能走出来。”“有相助?”我顿时有好奇起来。郑道天着我,眼神有些犀,让我浑身不自在“大师,你这么看干嘛,是不是我又上什么了?”“少话,赶紧把这碗茶喝了,一会我有话你。”郑道天突然下脸来,不过这次有扇我巴掌了,说就走出了房间。看这碗黑不溜秋的茶,我实在是难以下,还有一股怪怪的道。但是经过这些所发生的的事,我郑道天的话几乎是听计从,哪怕再不意,还是一口气喝了。结果呛得我差要吐出来。“咳咳!”来到外面,郑天坐在那里饮茶,忙招手让我坐下。你小子老实告诉我你既然认识高人,何还要来找我?”大师,何出此言,不是有什么误会啊”我顿时着急了,果我真认识什么高,也不至于落到今这步田地,更不可来找他了。郑道天我眼神里没有找处绽,这才罢休。随告诉我,昨晚要不一个女的相助,我根本不可能走出秘,甚至会丧命在收站里面。郑道天昨也是太大意了,本以为那些邪祟会利雾霾出来作乱,可曾想邪祟没出来,而是因为诅咒的缘,发动了秘境。“师,我想你可能误了,苏笑嫣是我朋,虽然她不是人,她从来没有害过我一直在暗中帮我。从郑道天口中听出那个女人就是苏笑。如果真像郑道天说,那个秘境这么害,如果不是苏笑出手要相救,我肯必死无疑,就连郑天也逃不了。“哼你个小娃娃知道什。”郑道天当即就躁起来,告诉我,然苏笑嫣救了我们但是她目的不纯,术不正。因为救了之后,还把我一魂魄给收走了,肯定有更大的阴谋。我才想起来,昨晚苏嫣告诉我,帮我保一魂一魄,还不会人伤害我,结果我晕了过去。这事听来有些玄乎,但是还是很相信苏笑嫣因为她想要害我,本不用等到现在。大师,苏笑嫣真的有害过我,她收走的一魂一魄是替我管,我相信她不会我。”“你这小子仅脑子蠢,还色迷窍,迟早害死你。郑道天一副恨铁不钢的样子,然后告我,昨晚她看见苏嫣施法,而且从她法的招式来看,绝好人。“大师,这怎么说啊?”“这诅咒就是赵峰设计来的,而那个女的和赵峰肯定有非一的关系。”我刚想为苏笑嫣辩解,外就传来一阵笑声。呵呵,分析的不错”苏笑嫣一边拍着,一边走了进来。你……”我指着苏嫣,结巴的说不出来,因为在我的印里,苏笑嫣应该是女鬼才是,这大白的,竟然也能自由入。“韩源,你以我不是人,对吧!苏笑嫣没有生气,而笑嘻嘻的走到我边。我并没有否认不然第一晚上班的候,她给我的那些钱怎么解释呢?虽她救过我几次,但我对她还是有些畏,见她靠近我身边我连忙往郑道天那挪了一下。“小娃,你放心,她不是,修炼玄术之人,要弄些障眼法,很单。”这时旁边的道天出言解释了一,我这才反应过来看向苏笑嫣,她正掩嘴对我笑。“小娘,多谢你昨晚救一命。”“哼,我不想救你呢,要不看你帮韩源的份上才不管你死活。”笑嫣似乎对郑道天不感冒,直接怼的道天脸色难看,说出话来。过了好一,郑道天才冷声道“小姑娘,虽然你了我,但是你收去小娃子一魂一魄,何居心?而且你和峰究竟是什么关系”“臭老头,我和峰什么关系和你有系吗?我才不要和解释呢,只要韩源我就行了。”苏笑说完,眼睛眨巴眨的看着我。不知道什么,我很相信郑天,但是更相信苏嫣,最后不由自主点了点。“看到没韩源相信我,所以还是少管闲事了。“我才不爱管你这破事,不管你和赵什么关系,如果让知道你接近韩源居不良,我定不饶你”郑道天冷冷的甩一句,然后往摆放材那里面走去。“!”苏笑嫣对着他背影做了个鬼脸

罗尼的新世界
规则大厅

罗尼的新世界
下载游戏大厅

玄幻  |  染慕

可惜的是齐三泰的心思还没有草飞一半多呢,根本没明白草上飞意思,反而低下头在草上飞耳朵嘀咕道:“我说,咱还在这等啥?到底出不出兵啊?”“出个屁”草上飞阴声说道,“乐去你自去,回头我给你收尸。”齐三泰愣,本来自己还是好心问上这么句,没成想被草上飞给顶回来了心里可就有点不太乐意了。不过也知道,这草上飞是个人精,自这脑子和人家草上飞没法比,蝎子大哥平常有啥事还得和草上飞量呢,他说不出兵可能就有不出的道理。可话说回来了,这三更夜的在这山洞里坐着算个啥事?不成要躲到鬼子退兵?这边齐三和草上飞还只是小声的嘀咕,另边可有人坐不住了。“我说两位家,咱不能就这么坐着呀,好歹个主意,把王院监救出来呀!”起来的是个道士打扮的人,一脸焦急,“这半天了,说不定小鬼已把院监给……”他这么一说,后又有四五个道士站了起来,也纷的开口,只让蝎虎子和许三姑点拿主意。“王当家的,你可是院监喝过血酒的人,这时候不能死不救吧?”那道士只拿眼睛看蝎虎子,蝎虎子本名王大虎,虽现在他也是“穷党”的人,但穷毕竟不是什么正规的党组织,也有什么纲领,所以大伙称呼蝎虎的时候还是叫一声“王当家的”毕竟蝎虎子原初可是闾山里出了的马匪。“玄机子,你着啥急呀”不等蝎虎子说话,后面的草上先一指那道士,“一个出家人,这么沉不住气呢?那细沙河边是什么情况你不也看着了?就咱手这点人马刀枪,还不是送死啊?说还是人家曾家哥俩有眼力价,在连个鬼影子都见不着了。不象们大哥,起码还带着人过来了呢”玄机子已经快四十岁了,平常的确是个极稳当的人。可今天不,王院监被鬼子抓了,这“穷党一下子没了主心骨,玄机子和一道士的心里已经乱成了一团麻。来见蝎虎子和许三姑带人来了,以为王院监有救了。没成想,这虎子和许三姑来了秘密山洞之后就那么坐着却一言不发,根本没一丁点要出兵救人的意思。当然草上飞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不咋说,人家蝎虎子还来了呢,那常总跟着王院监的曾家兄弟现在就带着人没影了,这要是腿快的,现在都能跑到白河了吧?玄机叹了一口气。而且说实话,不光玄机子,这穷党里面的人就没有个不怕蝎虎子的。这蝎虎子今年三十二岁,却当了十五年的马匪,武艺高强、马术精湛不说,下狠辣、杀人如麻更是出了名的。初也不知道王道长是怎么和蝎虎说的,蝎虎子居然带着人马参加穷党,一门心思的跟着王道长打子,这实在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可打鬼子归打鬼子,这蝎虎子一的杀气却是骨子里冒出来的,平也就是王道长还能和蝎虎子说上句,其他人一看见蝎虎子全都绕走。现在玄机子虽然巴不得蝎虎能一拍大腿跳起来,大声嚷嚷着人去杀鬼子救人,可蝎虎子只是在那里不说话,玄机子却也不敢蝎虎子怎么样。想到这,玄机子试探着看了看许三姑,暗想许三肯定不能是来看热闹的。那白石的人虽然比蝎虎子的人马少了一,但许三姑可是西山出来的人,得不少正规打法,作风凶狠,打硬朗,并且抗日的作风非常坚决是个让鬼子极为头疼的人物。“……许当家的……”玄机子试探问道,心里在想着应该怎么说动三姑去救人呢。“道长不用多说”许三姑到是很和气,可让人奇的是,她虽然嘴上在和玄机子说,眼睛却一直盯着蝎虎子,“虽我不是穷党的人,但毕竟大伙都打鬼子抗日的武装力量,我许三今天来,自然不是来看西洋景的”当说到“打鬼子抗日的武装力”时,许三姑仔细的看着蝎虎子果然看到蝎虎子的眉头微微一皱许三姑暗中咬了咬牙——看来传是真的。也不等玄机子再说话,三姑已经继续说道:“只不过,鬼子我不怕,就怕有人在背后捅子。”“啊?”玄机子一愣,他是没听明白许三姑的话。许三姑只是看着蝎虎子:“王道长的老我亲眼看过,明堡三十六,暗堡十二,别说是同昌城里的鬼子全,就算是从锦州城再借两个大队,想要无声无息的把牵马岭老营下,也根本不可能。可今天,王道居然说被抓就被抓了,要说这头没有点猫腻,谁信那?”“啊…”玄机子这才领悟过来。其实三姑说得一点错都没有,玄机子一众道士也想不明白,怎么鬼子打之后,就专打李白脸却不往牵岭上放一枪一炮呢?而后王老道然就被抓了,还有老营里的七八个兄弟一个不剩,全被鬼子给活了。玄机子等人要不是在后山巡的话,估计现在也是鬼子的俘虏到现在玄机子也没弄明白,王老咋就被抓了?老营咋就被鬼子给了?而现在一看许三姑的眼睛只直直的盯着蝎虎子,玄机子的心一下子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可他然不太敢相信那是真的:“王当的……你……你真的……”“玄子,听你这意思,是说我蝎虎子降了鬼子了?”蝎虎子可不理会许三姑那杀人一样的眼神,但却能不理玄机子的话,“那我还上来干嘛?我直接带着鬼子把这山抄了不就行了?”说着还铁青着瞪了一眼许三姑,那意思明显是,到时候连你许三姑都跑不了。就是……”草上飞也不屑的说道“从加入穷党到现在,我们虎爷手宰了二十二个鬼子,和鬼子那不共戴天的,咋能投降鬼子呢?听草上飞这么一说,玄机子也一的疑惑。“那虎爷能不能说说,啥这鬼子把李白脸打得鸡飞狗跳可偏偏对你的鹰嘴岩一枪不发呢”许三姑的问话可要比玄机子老得多,“我今天来是看在江湖同的份上,王老道我不能不救。可一我要是带着人和鬼子拼拿,这嘴岩上要是捅出一把刀来,不是我躲都没地方躲?我许三姑要是在鬼子手里,大小算是个抗日英,这要是死在汉奸手里……”“说谁是汉奸?”蝎虎子一下子就不住了,顿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姓许的,看你是个娘们儿,老不搭理你,你别给脸不要脸!老是收了周青皮的钱,可没投降鬼……”后面的话没说出来,蝎虎一下子闭上了嘴,没成想一时冲,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说出来了“大哥!”便听有人大喊了一声可不是蝎虎子身后的草上飞和齐泰,声音是从洞口处传来的。众扭头看过去,却见李白脸正三步作两步的冲了进来,而让人奇怪是,他的身后还跟着一名年纪不的小道士。“故以扬汤止沸,沸不止,诚知其本,则去火而已矣”

贫道要下山还俗
游戏中心下载

贫道要下山还俗
推荐

玄幻  |  烟寒若雨

等人群都散去之,季幼青才走出荫,朝学校大门去。“杨主任。季幼青主动喊道杨主任脖子上还不知被谁抓的抓,听到季幼青的音,他暂停了与警丨察的交谈,头看过来。“季师?”他注意到幼青走来的方向问了句,“你是从医院回来吗?季幼青走到他面点头,同样也和边的丨警丨察打招呼。和杨主任话的两个丨警丨,就是今天一大来学校给她录笔的两位。他们刚学校离开不久,附近派出所了解况,就听到学校案说文秀岫的母带了记者来学校事,所以又跟着出所一起出警了“季老师是去医看文秀岫?”那女警眸光锐利的季幼青身上打量季幼青心中无愧也任由她打量。是的。”“文秀现在情况怎么样”女警紧接着问他们原本打算去派出所后,就去院的。关于文秀现在的情况,不丨警丨察在意,校也很在意。杨任也跟着问,“老师,你问清楚同学是为什么自了吗?”在三人待的眼神中,季青遗憾的摇头。她虽然醒了,但一直不肯说话,绝和外界交流。不起杨主任,我么都没问出来。听到这个答案,主任说不失望是的。但是,他也道这不能怪在季青身上,只能反来安慰道:“没系,这也不怪你”两个丨警丨察视一眼,心中有决定。女警道:既然这样,我们先去医院看看,许我们能问出点么。”杨主任眸一亮,感激的道“如果是这样就好了!希望两位警丨察同志能早调查清楚,还我学校清白。”两丨警丨察没有再什么,告辞之后就开车朝医院的向去了。杨主任季幼青一起走向校,杨主任问,季老师,你还有他办法让文秀岫口吗?”季幼青路上已经想过了此时也不担心杨任追问。“我先她班上了解一下再和她的老师谈,看看能不能找什么突破口,等学后,再去一趟院。”杨主任一听一边点头,“也行。那一切,拜托你了,在这事上你有什么需帮助的话,可以接找我,或是找长。”“谢谢杨任。”季幼青真道谢。在去高二学楼的岔路口,幼青想起了文秀的母亲,便问杨任道:“文秀岫亲那里……”一到这个人,杨主的眉头都皱得打了。季幼青继续:“我去医院的候,听管床医生她去上班了。但,她却出现在了校门口,还找来记者。”后面的测,她一个字没,她相信杨主任猜得到。果然,主任脸色变了变对她道:“好,件事我知道了。老师你去忙你的剩下的事我来处。咱们两个及时通,我的联系方咱们教师群里就。”季幼青点了头,目送杨主任匆离开。等杨主离开之后,她才续朝前走。回来路上,季幼青有信息请林璇帮她了一下高二三班课表,也就是文岫所在的班级。在这个时间,是上第三节课刚上高二三班正好是育课。操场在高教学楼的后面,幼青绕过了前面教学楼,穿过一小花园,就看到正在操场上跟着育老师上课的同。文秀岫的事,校里根本没办法锁住。她是在学厕所里自杀的,护车、警车都来,众目睽睽之下已经上高中的学们,又怎么会猜到发生了什么?幼青走到操场边看着高二三班的生,他们的课业没有因为这件事受到影响,但是理上呢?离季幼站着的位置不远树荫下,有两个生坐在椅子上,着操场中的同学小声的说着话。为过来人,季幼立即就反应过来们为什么没有上。想了想,季幼朝两人走了过去“你们好。”季青走到两个女学身边,主动的打呼。正在小声交的两个高二三班生,突然听到有说话,立即抬头向季幼青。在看季幼青长相的时,她们怔了一下便想起眼前的人是学校新来的心老师。这学期开后,已经给他们上过两次课。“老师。”“季老好。”两个女生由自主的站了起,神态拘谨。“用起来,坐吧。季幼青对她们笑。她的笑容一向人很温和,亲切感觉,也让两个生放松了紧张的情。操场上,传吹哨的声音。三都抬眸望去,高三班的同学们,经开始按照体育师的要求,围着场跑了起来。两女生坐的椅子很,足够容纳三个坐下都不会拥挤季幼青主动道:不介意我在这坐会吧?”两个女连连摇头。这可学校的老师,她怎么敢介意?季青笑着坐下后,目看向她们道:怎么样?肚子很吗?要不要去医室?”“不用不,其实也不是很,就是做不了剧运动。”其中一女生忙道。另一女生也跟着点头季幼青道:“嗯这种感觉我很懂”说完,她还冲人眨了眨眼睛。俏皮的一幕,顿拉近了三个女生间的距离。季幼顺着她们这个年比较关心的话题她们聊了起来。操场上的跑圈结后,上课的同学行到下一项运动时,季幼青才把题一转,问两人“你们和文秀岫悉吗?”两个女都摇摇头。她们反应很自然,也放松,没有丝毫瞒和迟疑。如果幼青一上来就问于文秀岫的事,怕两人会因为紧,而下意识的隐一些有用的线索而不是像现在,然主动的配合季青。“季老师,秀岫性格很闷,班上基本上都不话。”“是啊,觉她像隐形人一,没见到她和谁得近。”两个女挽着手臂,对季青道。季幼青问“她一直都是这吗?”“是的。其中一个女生点。另一个女生倒认真的想了想,回答:“高一的候,她偶尔还会几句话。可是到高二,她几乎都和人接触了。有候老师叫她站起回答问题,她说的感觉也怪怪的”“怪怪的?”幼青敏锐的抓住这个点。说话的生点点头。“就……我也说不太来。反正就是觉,如果是女老师她回答问题,她算正常。但,如是男老师叫她,就会很紧张,而大多数都回答不来。”“会不会她刚好碰上了自不会的题,所以张?”季幼青猜。可是,两个女对视了一眼,却齐摇头。“不会!有些题很简单。比如就像教语的龙老师,叫她读课文,她都紧得开不了口。”生很积极的举例

明皇传奇
ios下载平台

明皇传奇
最新可靠

玄幻  |  安小茶

众人的眼神点全都聚集秦书凯和孙的酒杯上,科长关切的神看着秦书说,小秦今已经喝不少,我建议就四杯,事事意吧!秦书对邱科长的时挡驾,心很感动,他着邱科长报无所谓的微后,端起就站起来,冲孙平说:“主任这么看起小兄弟,很感激,不单位的几个导都在这里喝一碗是不太让领导小我们发改委部的作风,在不是都流说,酒风就作风,酒量是能力!”到这里,很领导就吃惊一时猜不透书凯到底想整什么花样在众人疑惑目光里,秦凯让服务员两瓶酒过来直接打开,给孙平一瓶,要喝就要出咱们发改干部的作风水平来,来孙主任,每一瓶,小兄就先干为净。说完,不任何人多言就把一瓶酒咚的喝了下。此刻的秦凯心里不由起一句话,我一个支点能翘起地球用在这里,以转换为,我一次机会我能把不服的人全部喝。众人带着异看着秦书把酒喝完后立即鼓掌,后把眼光转孙平。酒桌,没有仗义人,都想看人的笑话,像牌场上没好心人,都赢别人的钱孙平别无退,这场面原就是他主动衅才有的,着这么多领的面,哪怕拼了这条命孙平也得把瓶酒喝完,惜孙平的实太差,一瓶喝到一半的候,整个人经滑落到了桌底下。在人的哈哈大声中,原本要让秦书凯洋相的孙平自己倒是成众人眼里最的笑话。其人看到秦书一瓶酒下肚,居然面不色,说话逻清楚,没有再敢挑战。主任瞧着秦凯的表现,里很高兴,不到单位还这么一个人,早知道就用为每次上领导来检查酒问题伤脑了。田主任想,这个小子,工作干很不错,很才气,喝酒这么牛逼,可惜,呆在改委这么长间,自己居没发现,这真是埋没了才。要为机领导最头疼是什么,那定就是饭局,既然有人请,必定有缘故,上了局后,必定喝酒,喝了还要去唱歌唱完歌可能要继续喝酒在这个时候一个领导身要是能够有个能喝酒的才,那是多的重要,甚比学历、文、甚至工作验还要重要田主任今天有心想看看书凯酒量到有多大,意开口说:“小秦后天就要村做挂职干,大家一定把他的酒陪!”田主任里的内容很确,来的人陪秦书凯喝了。邱科长其他一些副任都不是傻,知道这个候就是表现时候了,领看一个人是忠诚,最主的就是要看关键时刻,下这帮人是是都能一马先的执行自的指示。酒上考验每个真功夫的时到了。又有站起来,主提出要跟秦凯喝一碗,书凯还是那话,要喝就一瓶,喝一实在是小儿,要么就不。听着眼前年轻人说话然如此的牛,激起了很人的斗志。天晚上,几副职以及邱长都放胆和书凯喝了一,结果有两当场吐了,个跟孙平一,滚到了桌底下。田主看着,喝倒有对手后,旧斗志昂扬秦书凯,笑说,今晚的就到此为止以后有机会喝。这次的局结束后,主任心里也高兴,原来己的身边还这么一个人,只可惜已因为刘大明缘故被选派乡了,否则话,对自己说,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助手。邱科看出田主任心思,凑在边低声说,年的下乡时很快就过去,田主任要看好小秦,时候提拔重也不迟嘛。主任有些暧的眼神看着科长,那意,还是你最我的心思。局结束后,主任就说下的节目他不加了,希望位都玩的尽,当领导的知道要想底人玩的痛快就必须适时让,再说了刚才在包间,邱科长趁跟他说话的候,伸手悄的捞了一下的两腿中间这让田主任点酒后乱性冲动,所以赶紧奔赴下个战场才行瞧着田主任走,底下一人顿时像解枷锁的囚犯种重获自由冲动,有人议说,今晚公款消费,玩白不玩,玩就玩点高的。这句话说完,引得人哈哈大笑有质疑的声说,怎么着你之前玩的是低档货?是一阵哈哈笑后,秦书随着一帮同往前走去。后洗浴也是两年才有出的休闲活动一些领导干吃饱喝足后酒桌上的情继续往下延,总得有个适的场所,是洗浴成了多人不约而的选择。头次走进高档洗浴中心,书凯更多的好奇,单位有几个经常来消费的领,一进门就熟悉的小姐拉到一边了秦书凯还在装潢的富丽皇的洗浴中大厅啧啧称的时候,有风韵犹存的年女人走到身边,柔声道,帅哥长可真是一表才,我可得你找个配得您这气质的姑娘过来陪。秦书凯刚要开口说,不用找人陪话没出口,洗浴中心的场袅袅婷婷走出来一个八少女。姑的容貌立即秦书凯想到色天香四个,实在是太了,淡淡的叶眉和眼影鲜艳的嘴唇标准的鹅蛋型,皮肤白透红,水嫩让人忍不住要上前掐一。还有那身,该瘦的地瘦,该圆润地方也很圆,这姑娘当是难得一见精品美女,王娟倒是有之而无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