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勇士我在二战的故事
知名平台下载

勇士我在二战的故事
下载链接

玄幻  |  婕胭

斌子见她那可怜相就不说她了,而说张富贵,“张富贵啊,你新,可不要做什么出格的事啊,要然村委会是有纪律的。”张富贵呵呵地笑了笑,向斌子敬了个军,“尊命。。..”“嗯,这才差不多,”说着,他拍了拍张富贵肩膀,“好好干,你可是我一手拔的,可不要往我脸上抹黑,要然我饶不了你。”“是”张富贵然傻呵呵地笑着。斌子撇了撇嘴心里大骂,草你的娘的,老子都知道,你啥时候是傻的,啥时候聪明的,你说他傻吧,刚刚在办室那些话,着实让斌子刮目相看你说他不傻吧,瞧他那傻笑样,加上他居然肯帮玫瑰做事,不傻怪。“要不然,赵书记,和张富一起帮忙,刷刷墙怎么样?”玫见斌子还不走,就灵机一动。“,我还有事”斌子马上就说,接把公文包往胳肢窝里一夹,点了只烟,吸了一口,“你们忙,我走了。”说着斌子便向前走,但快又回过头来,色色地看着她,玫瑰妹子,什么时候请我到你们喝杯酒啊?”玫瑰一惊,这死胖说是到她家喝酒,八成是要占她宜,她有些不高兴,但又不能表出来,“好啊,哪天等正远从镇学回来,叫他陪你喝两盅。”斌一听等她老公回来,那还有什么唱,他苦笑了一下,“我只是跟开玩笑,好了,你们忙,我走了”说着,斌子气乎乎地扬长而去心里大骂,这个臭娘们居然不给子,给老子来这么一套,你给我着瞧。见斌子走远了,玫瑰扑哧笑。张富贵挠了挠脑壳,“你为么笑啊?”“呵呵,你瞧那死胖气得那样,还想打老娘的主意。“呵呵”张富贵瞧了瞧斌子的背,也觉得好笑,“腿好短,好肥!”“嘻嘻,没想到,你也敢在后骂他。”玫瑰对张富贵的赞赏增加了一分,村委会那些人不怕个死胖子,可张富贵就不怕,这跟她有点像。“怕他干嘛?我连…”张富贵本来想说,我连他老都干了,还当着他在家干的,但上意识到这话不能说出来,马上断了。“什么?”“没什么,那们开始干活吧!”张富贵马上叉话题。“好,你跟我来,我们回里面拿家伙。”“好的”张富贵着玫瑰又进了村委会的院子,此其他人走光了,就剩他们两个了两人一直往里走,到了最里面一门口,玫瑰说,“这是仓库,东就放在了里面。”玫瑰推开门走进去,张富贵也跟着走了进去。听玫瑰一声尖叫,扑入了张富贵怀里。张富贵顿觉一个柔轮的身在自己怀里颤抖,脱口而出“什情况?”“老鼠,有老鼠。”玫如受了惊的小鸟,紧紧地抱着张贵,让张富贵感到她身上传来的热和柔轮,特别是她胸前鼓鼓的西顶着他的胸膛,都被她给压扁。张富贵心里打起了冷笑,他要谢那只老鼠,让他又多一了一个遇,没想到一直以来高高在上的女主任,竟主动投怀送抱,太玄,张富贵认为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竟在他到村委会第一天上班时,发生了。张富贵以为自己是在做,于是双手悄悄搂住了她又细又的腰肢,他轻揉了几下,暖暖的柔柔的,这才让他相信这不是一梦,而是真的。玫瑰也许并没有现他的双手搂着腰,她的身子仍抖着,瑟瑟地说,“老鼠走了吗”“哦,走了”张富贵本性傻善他竟说了实话。玫瑰这才往后退一步,脸色红得如熟透的苹果,着头说“不好意思,我怕老鼠。张富贵看着她娇羞艳丽的模样,里在骂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老实,送上门的便宜怎么就这么快没了但灵机一动,来了灵感,他忽然了声,“又来一只,好大啊!”瑰一听又有一只,她哪管是真话还是假话,再次不顾一切地扑入张富贵的怀里。这次张富贵早就好了心理准备,双手赶紧搂紧了的细腰。手心感受着温热和柔轮胸膛感受着她的柔轮和饱满,闻她沁人心脾的女性幽香,张富贵始迷失在她的温柔里。时间仿佛顿了两三分钟,惊魂未定的玫瑰子抖动着,不经意地细摩着他的躯,让张富贵丹田不禁有一股冲。“怎么,老鼠走了吗?”玫瑰瑟地说,她不知道她的身体已经动了张富贵的敏感神经,一根火的棒子竟贴在她的大腿内侧,但似乎被老鼠吓得没注意到这点,的两只小手像紧绷的松紧带一样紧地搂紧着张富贵的腰,两个火的身体顿时隔得近得连空气也没停留。张富贵显然学聪明了,他自己说,如果这么好的机会,他懂得珍惜,那他还是男人吗?想这,张富贵忙说,“娘的,一家小都来了。”“什么?一家老小”玫瑰一声惊呼,俏脸也埋进了的怀里,小嘴都贴紧了他的脖子了,顿时她的小嘴的热度和温存他脖颈上迅速传遍了他的全身。对,有大的,有小的,有公的,母的,怎么不是一家子?”“哎,你还说,我全身都起鸡皮疙瘩,张富贵,快,快赶走它们我好。”玫瑰惊恐着,吓得把他抱得紧。张富贵心里在打冷笑,这女居然这么怕老鼠,这把她放在乡,可有的她受的,她老公在镇上书未回,儿子也在他爸教书的那学校上学,真这不知道她一个人上怎么敢睡。嗯,这点激起了张贵的求知欲,但显然现在还不到的时候。“快呀,你还愣着干嘛”玫瑰在他怀里催促着。“别吵它们正往这边过来呢。”“不会!”玫瑰一下子静了下来,眼睛闭上了,身子还在瑟瑟发抖。张贵尽情地呼吸着她的清香,感受她的身体带给他的温热和柔轮,静地,静地连一根针都能掉在了上。不知过了多久,玫瑰从惊恐回过神来,这才感到了她的大腿部被一根东西顶着,虽隔着衣服滚烫滚烫的,她是过来人,当然白那是什么,她一惊,立马使劲开,却发现她居然推不开他,原张富贵正紧紧地抱着他,她抬头看,这张富贵居然闭上了眼睛,起来,已陶醉了,她又羞又恼,老鼠的事抛之脑后,此时是一个人吃了豆腐而气恼的女人,她抬小手,“啪”地一声打在了张富的脸上。张富贵猛然惊醒,猛得开双眼,“你打我干嘛?”玫瑰道,“快放开老娘,你占老娘的宜。

余生尽欢
    日志指导

    余生尽欢
    玩法信誉

    玄幻  |  白柒雨

    刘大明面对吴龙的不满很自信地安慰说。自从道贾仁达回来吗,上次后和贾仁达联系上,刘明心里就一直高兴,听吴龙的汇报,心里就暗道,这群东西,看我怎收拾你们,到时候有你哭的时候。“几个人这做,明显的就是让我们看!”吴龙很生气地抱说,心里却在恨跟错了,跟着张富贵,说不定和秦书凯一样提早享受职胜利的成果了。下面几个月又是怎样,但愿要虚度光阴。“不要灰!”刘大明看到吴龙很快乐的脸色,知道吴龙里的感觉,就安慰说。有主任做后盾,很有信!”吴龙知道该说什么只要巴结好刘大明,到候请他出面和单位的余局长说几句好话,加大自己联系村的扶持力度胜利果实才有指望。“龙,不要多考虑,我会你负责的。”刘大明说“不过以后咱们要勤沟,关键时刻一定要互相持,互相补台,咱们是荣俱荣,一辱俱辱,这点不说你也明白,没听家说吗?政界,成功的一经验就是团结,教训是不团结。你看看,起讧的没有几个好下场。刘大明知道,要控制好龙,语言上的敲打是不少的,关键时候也要帮他做点实事,有甜头,么下属才能听话,整天口说白话,没有人当回的,即使说的人真的想,听的人也会把它当成放屁。“局长,不管什时候,都会为你是从,打折扣!”后来,刘大就问跟踪张富贵的事,底有没有结果?难道张贵几个月的时候就没有牛小娟**过?都是过来人,刘大明很不相信这的结果,男女之间有了种事,有几个能忍的了年的。吴龙不知道如何答,为了应付,就说一跟着张富贵,天气冷了张富贵出去就少了,也没有跟踪,下面肯定会在心上,仔细观察,就信抓不住把柄。后来,龙又叹了口气,很无奈说,以后更难跟踪张富了,因为他已经知道了件事。刘大明就问,到是怎么回事?吴龙就把年前跟踪,最后被张富贵现,被警告的事都说了遍。这么说,不仅为去的跟踪无果找到了解释也为今年的所谓跟踪打伏笔。刘大明听了吴龙话,感到很吃惊,原来富贵已经知道了吴龙跟的事,就要当心,否则张富贵哪一天把这件事个理由向领导汇报,说有用心的派人跟着他,抓住他的把柄,那么就大了。领导人认为,你让人跟踪张富贵,就能踪我,那么名声也就完。官场,名声比脸重要很多领导都不要脸,做男娼女盗的勾当,但是很不能不要名声,那是官场混事的关键,刘大也不例外。刘大明就说张富贵既然知道了,再踪一定要小心,不能让再次抓住证据,否则,们就别想混了。后来,大明就问,张富贵和刘娟那天在宿舍**的事除了你和秦书凯看到,还什么人看到?吴龙想了很久说,除了他和秦书,其余没有人能够有此眼,可是,秦书凯是张贵的人,肯定不会说出件事,证明这件事,否,根本就不用这么花费间和精力。刘大明想了久说,秦书凯这个野小,其实很好对付,他这人看好的就是眼前利益没有长远的眼光,典型有奶就是娘的人。就说富贵,如果不帮助秦书从市交通局找到关系铺,秦书凯肯定不会如此跟着,整天如狗一样,以,给点好处,秦书凯会如狗一样听我的指挥。吴龙就很不信的看着大明,心里想,如果有事,秦书凯肯定会如狗样听刘大明的话,因为单位,刘大明是他的领,两年回去了还是领导聪明的秦书凯肯定考虑这个问题,出现现在的面,唯一的理由就是刘明不是一个很有用领导下属可以不把他当回事刘大明没有理会吴龙的光,继续说,秦书凯的,以后我会处理的,过会你到房间看看秦书凯没有回来,没有回来就秦书凯打电话,让他有到我房间,有事要谈。来,刘大明又说,吴龙你上次对我说,你和对都在农业局很多地方很方便,想把对象调动工的事我最经考虑了,认你说的很有道理,关键你的对象想到哪个单位?,吴龙那次随刘大明陪县里的一个局长喝酒饭后回来的时候刘大明绍说这个局长和自己是中同学,关系很不一般如果吴龙有什么事需要助的就说一声。吴龙当就趁着酒气,说了和对同在一个单位不方便的。吴龙说的时候,根本有当回事,工作调动对导来说那是很小的事,没有背景的人来说,那是天大的事。刘大明能助,那就是无形中占了个大便宜,不帮助,自也没有什么损失,只当酒话。听刘大明这么说赶紧回答说:“好的单也不想,说的过去就行目的就是希望结婚了夫别在一个单位,在一起很不方便!”吴龙时刻得,夫妻在一个单位那相当得不好。人不都说离产生美,小别胜新婚么的么?本来每天下班面对同一个人,日子久多少都会觉得无聊,这是小时不离不弃的,那可以用痛苦来形容了。别是男人,有时候想和友一起出去坐坐,连个口都没得编。“这么说就好操作了!”那天,大明和吴龙难得的取得前的团结。刘大明看着龙走出房间,心里就在下一步如何操着吴龙对工作调动的事,这件事好了就考虑如何控制秦凯,刘大明已经想好了制秦书凯的由头,只要作好,刘大明很有信心年后,刘大明按照和一手田主任约好的时间,往主任办公室。主任的公室在七楼的东边,到门口看到办公室的门开,说明田主任已经来了于是先探头和一把手打招呼,人也就随之进了。“新年好,给你拜个年!”“老刘啊,新年,快进来!”田主任很情的打着招呼,刘大明来后,自己倒了杯水,后在办公桌前面的椅子坐了下来,两个人就如常一样,天南海北的吹一会,话题从慢慢的转正题。刘大明就把自己驻村挂职联系村的实际况,当前最需要解决的题汇报了一下,最后请主任什么时候带人去考一下。以前,刘大明也田主任汇报几次,他都以单位资金比较紧张等由推辞了。这次,刘大知道田主任肯定会安排金对提出的问题给与解的,说话就很有底气。大明很有底气的和田主说话,和他遇到老同学仁达有很大关系。春节,刘大明知道现在是时到贾仁达那儿谈自己事的时候了。于是,给贾达打个电话,说老同学有件事想请你领导帮忙不知道行不行?贾仁达大度的回答说,如果有不和我商议,那也就不老同学了,说吧,什么?

    亿点生活
    收藏回复

    亿点生活
    游戏活动

    玄幻  |  竹娴

    我笑了笑,走到她背后,双手抱着她,疼爱地道:“别怕,我在,没有什么可担心的!”阵巫山云雨,两人都感觉到特快活,几乎是一起到了最高巅。穆婉兰虽然欲.望强烈,但是很容易到点,这一点让我倒是满意,我最喜欢看女人被征服那种愉悦到极点,以至于显得点魂不守舍的样子。半晌,我了看表,道:“呀,不早了,得回去了,省的家人看我不在回头要问东问西的,兰姐,你没有其他事情,要有你去办事我先走了。”穆婉兰在椅子歇会,已经喘匀了气,脸的红霞渐褪去。这时她站起身,提丝,将裙摆垂下,拂了把凌乱的发,眉宇流露着幸福快乐的神,嘴角洋溢着风情的笑容,吐如兰的说:“嗯,一起走吧,送我的宝贝弟弟回家。”我推道:“兰姐,不用了,你忙你事情,我自己打个车行了。”潇.湘会馆出来,穆婉兰拉着我坐了她的车,非要送我回家,不想在外面拉拉扯扯的,坐了。在路,我打量了神情专注开的穆婉兰,问她道:“兰姐,不是说你没结过婚嘛,哪来这大的女儿啊?”没想到,这句貌似说到了穆婉兰的伤心处,脸色沉了下来,黯然地叹了口,沉默良久,凄然一笑,一摆说道:“小泉,都是过去的事了,别问了好吗?”我见她神黯然,知道戳到了她的痛处,忙换了话题,笑呵呵的说道:兰姐,那我给你讲个笑话吧。穆婉兰幽幽的叹了口气,她知我是在缓和气氛,嘴角扬起轻,柔声的道:“好,你说呀。我点了一颗烟,咂了咂嘴,道“嗯!以前有一对情侣,有一两个人闹了矛盾,准备要分手女的说,你把我送你的东西都给我,男的一听气坏了,说可啊!那你把我的东西也还给我你次生病,我还为你输血了呢你也要还我。那女的一听,二不说,只见她往自己裤子里一,掏出一条卫生巾丢给那男的说这是首付,以后每个月我分都还给你。”穆婉兰听了立时面绯红,在我的胳膊掐了一把咬着嘴唇说道:“小泉,这个话也太下流了吧?你怎么这么呢,讲的笑话都是这么露骨的”说归说,但一路从车厢里不传出的咯咯娇笑,知道穆婉兰我逗得开心极了。幽默和诙谐天生的,我在学时泡了那么多孩,不光是因为长得帅气,和孩子在交往,几乎全靠着伶牙齿,没想到这一招用在小少丨丨的身,原来也挺管用。到底年轻,我身体恢复的很快,经几天的休养,我又精神抖擞的新回到了工作岗位。周末的下,我跟方正源、宋嘉琪约好去望英阿姨,顺便一起去山里打兔玩的。可没想刚到英阿姨家鞋子都没来得及换……“小泉志兵和建伟他们来找你玩了。宋嘉琪清脆的声音在窗外叫了来。我“哦!”了一声,又转打开了门,吴志兵在门外与方源正说着话,一旁还站着两个轻人。我没有打扰说话的吴志,亲热的和其一个高瘦青年拍拍肩膀,拥抱在一起,笑道“伟,好久不见了,怎么也不来我?还有汪昌全,你小子的眼还没有摘掉啊?”韩建伟和汪全都是我初时代的好友,吴志和我的关系反而没有那么密切只不过都是同班同学,现在都经工作了,见面关系也亲热许。“得了,庆泉,我们还以为当了机关干部后眼睛只看天了听志兵说了,才知道你回青阳。这下好了,咱们几个老同学可以经常在一起聚一聚了。”瘦的韩建伟脸色有些发红,显是有些兴奋,矮个子眼镜也是奋得只搓手,“庆泉,不回来啊,好久不在一起,咱们哥们个感情都要生锈了。”“呵呵你们吃饭了没有?没吃在我家吃一口,我去街买几个熟菜回,方便。”老同学来看自己,的心情也一下子好了起来。“们在外面都吃了一些东西,今是周末,咱们干脆还是去厂俱部的舞厅玩玩?”吴志兵也插道:“你也好少回来,农机厂边大概都生疏了吧,要不我们转转?”韩建伟道:“好久没玩了,那里现在还有人玩嘛?要去了冷冷清清的没意思了。“什么呀,里面热闹着呐,人的是。”汪昌全扶了一下眼镜神色诡秘的道:“咱们还是去厅吧,叶庆泉,说不定你在那还能遇见孔香芸呢。”听得汪全又把孔香芸扯了进来,我有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己自从大之后,很少看见孔香芸了,这家伙以为自己和她还有什么关不成?架不住几个同学起哄,只得和英阿姨他们说了下,一人便往舞厅走去。在路,我也了一下韩建伟的情况,韩建伟老同学面前也没有好隐瞒的,在农机厂锅炉房的工作那真不人干的,苦、累不说,工资也高,但他只是专生,现在能有正式工作不错了,他也只能先着。农机厂舞厅的面积不小,备也相当不错,几个镭射转灯间一个大型滚灯正随着音乐匀转动,映得整个大厅有些眼花乱的感觉。但农机厂这舞厅有点和社会舞厅不同,是里面的光较为明亮,不像社会的舞厅里面黑黝黝的,像是单纯为一人泡妞提供方便的。吴志兵指舞厅门前停着的一辆黑色别克越轿车,说道:“咦!这好像周伟的车?”汪昌全歪着头看一下车牌,眼睛里的艳羡之色厚实的眼睛片都挡不住,点了头,道:“嗯!是他的,这小这两年可发了,平时很少回来大部分时间都在青州市待着,少回咱们农机厂,连青阳都难踏足。”“哦,难怪,周伟的,听说他混得不错,不知道这家伙怎么会弄那么多钱?”我点头,周伟自己要高两届,是子弟学校的刺头之一,不过他个好老爸,现在厂里二把手周阳是他父亲,听说一毕业没多到农机厂设在省会玉州市的办处里,但没多久不干了,到底干什么自己不清楚了。汪昌全低了声音,道:“怎么弄钱?!他弄钱还不容易?他爸在厂负责基建,前几年厂子红火的候,他经手的基建工程还少啊”“汪昌全,小声点,别让其人听见。”吴志兵和韩建伟脸都是羡慕不已,同时也怕被外听见他们的议论。我们几人踏舞厅时,一眼看见了周伟,他躇满志的坐在当的座位,一群朋狗友们也都在一旁趾高气扬倒是周伟反而表现得克制,似是在等什么人。我们几人的出也一样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吴志兵和韩建伟他们算不什么但是我一走进来,气质与厂里人子弟的味道截然不同。在我看见周伟的同时,他也发现了的到来。我们两人以前并不同级,所以也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但因为在学校里都算是风云人,彼此都颇为了解。出乎我的料,周伟看见我之后,居然站身来走了过来,招呼道:“唉叶庆泉,今儿个怎么想起回来?咱们有好几年没见面了吧?

    亿点生活
      ios版可靠

      亿点生活
      更新日志

      玄幻  |  萧未倾

      但是,这次的挂职干部优提拔,可是给自己机会啊陆长生进办公室后,先把科长的公文包放在办公桌,然后又忙前忙后的帮邱长倒水,一副卑躬屈膝的才模样,引的小冰冲着陆生不停的斜眼睛。秦书凯感觉陆长生的表现有些过,大家都是老乡,陆长生样的表现,让他心里也感有些没面子。他低头从口里掏出一盒烟,从中抽出根来,伸手拿起桌上的打机,往办公室外的走廊走。抽烟的习惯是在下乡的段时间里养成的,每到了晚,乡里没什么娱乐活动张富贵,金大洲会各自从献出好烟来,大家一起分,一边抽烟,一边讲着官的笑话,谁谁谁当初是什模样,现在倒也混到了一级别,刚当上领导,不知很多规矩,闹出来多少笑。谁谁谁尽管才华横溢,因为个性不屑于向权贵折,导致仕途相当不顺,终闷闷不乐,一事无成。每说到这些熟悉的人名时,书凯往往会一边陪着兄弟笑着,心里一边诧异,在的眼里,张富贵和金大洲及的领导名字都是高不可的,却没想到每个人背后有不为人知的一面,看来这当官的跟普通人也没什差别,也有犯错的时候,有背地里干坏事的时候,有玩别人老婆被抓个现行时候,也有贪欲太大,被委逮住小辫子的时候。琢透了这一点,秦书凯感觉己再看到发改委的田主任领导的时候,心里不再慌,不再对权势有种说不出心理压力,心里更多的是记的是,怎样搞定田主任座堡垒,实现自己的仕途想。在乡下转了一圈后,彻底明白了自己眼下在发委的处境,像自己这样一没有任何背景的穷光蛋,了靠自身努力,没别的好法,在这种情况下,自己须向金大洲教导的那样,踏实实工作,用实际行动引领导的眼球,有合适的会一定不能放过,熬时间熬资历,总有一天会熬到上自己想要的位置。但是该争取的还是要争取。一接一根的抽了一会烟,感心情平缓后,他才走进办室,又在邱科长的指示下安排了一点小事,上午的作时间就没了,秦书凯正备收拾东西下班,却被邱长叫停了。秦书凯有些疑的眼神瞧着邱科长,邱科说,秦科长,你稍微等一,我有件事想要跟你单独谈。邱科长这话一说出口办公室里另外两个人赶紧趣的拎包离开,小冰临走时候,还冲着秦书凯挤眉眼了一番,那意思,领导谈话,能有什么好事?小为上吧你。秦书凯在头脑搜索了片刻,自己回到发委后,上班时间并不长,管是从工作上,还是其他面,都没有什么毛病让领可以抓,邱科长找自己单谈话,究竟会为了什么事呢?几分钟的功夫,办公只剩下邱科长和秦书凯两。秦书凯瞧着邱科长低领服洼处露出的半球,心里由想起众人传说邱科长是主任老想好的话,这事情是真的,邱科长必定功夫得,否则的话,又怎么能拨起田主任的兴趣呢?谁知道田主任前两年离婚,了个美丽的小老婆胡丽娟邱科长瞧着秦书凯的眼神的方向不对,轻轻的从嗓里咳嗽了一声说,秦科长知道我把你留下来是为了么事情吗?秦书凯猛然收眼神,有些错愕的表情摇说,不知道。邱科长冲他了一下,满嘴雪白好看的齿露出来,给人眼前一亮感觉。邱科长说,我知道你这次下乡跟县委的金大在一块,你们两人关系还好,所以金大洲才会不止次的跟我提及,请我多关你,有合适的机会提携你事情。秦书凯心里不由一,回城后,他几次跟金大一块喝酒,却从未听他提过此事,看来这位大哥对己的确是关心备至啊。邱长又说,可能你也听说了息,发改委最近有一次人调整,我们科室要提拔一人到另外科室当科长,要,周主任说的话,我原本该给面子的,可你想想看你从乡下上来后,已经直提拔了副科长,这才没多时间,就提拔当科长,显是不合适的,你说是不是秦书凯不出声,不是他不说话,而是他不知道这种候,自己到底该说些什么邱科长却以为他这是有些高兴了,于是继续解释说这几年,陆长生在科室里向工作认真,副科长又做好几年了,这次也该给他个说法了,所以,我想提跟你沟通一下,咱们都是个科室的同事,这次的机就给陆长生,你反正比他轻,以后还有的是机会,说是不是?秦书凯抬眼看邱科长,邱科长的眼神不自主的有些躲闪起来,秦凯心里猛然意识到,只怕件事并不像邱科长嘴里说这么简单,金大洲既然已帮自己说话了,说明他的里是有谱的,要是不合适事情,金大洲不会无缘无跟邱科长打招呼。现在邱长是摆明了心里想要提拔长生,又担心得罪金大洲所以才会找自己沟通,只自己同意了这样的安排,到金大洲面前也有个交代可自己不是傻瓜,金大洲在背后帮自己运作到这份了,自己为什么要把机会给别人呢?秦书凯低头思了一会说,邱科长,我被拔为副科长,那是下乡挂驻村的人都有的待遇,可果提拔为科长的事情,可发改委领导对我工作的认,这可是两码事,还请邱长别混为一谈。邱科长显没想到秦书凯竟然会说出样有条理的话来,在邱科的心里,秦书凯依旧是以的愣头青形象,有什么心话就憋不住要向自己倾诉把自己当成是知心大姐一,正因为如此,她才会主找秦书凯谈话,准备把这事按照自己的意思处理好在秦书凯面前碰了钉子,科长的脸上露出几分不悦,她皱眉说,秦书凯,好陆长生也是你的老乡,有事情也得顾忌些老乡情面是吗?秦书凯见邱科长一的只是帮陆长生说话,索冷着一张脸说,邱科长,和陆长生都是你的下属,们又同是副科长的职位,说,我可是挂职干部,有先的提拔使用权,你要我动放弃竞争,成全陆长生这是不是偏心的有些过于显了。邱科长不由目瞪口,直到此时,她才感觉到坐在自己面前的秦书凯早脱胎换骨,他已经不再是年前任凭自己摆布的愣头了,他心里的弯弯道恐怕不比自己少。一想到,秦凯背后有金大洲在撑腰,科长勉强一笑说,秦科长既然这件事你有不同意见那咱们稍后再商量,事情有解决问题的办法,你说不是?时间也不早了,咱都各自回去,以后再说吧邱科长先走了,偌大的办室留下秦书凯,静静的坐,他一边从身上掏出一根,一边拨通了金大洲的办室电话

      一条路不好走
        演示说明

        一条路不好走
        指导和帮助

        玄幻  |  苎葩

        刘大明就说,小轻,就这样混,不行的。听说,近经常和朋友去酒,上个星期还张富贵等人一起饭店吃饭,和大联系感情密切联是很好的,但是要分清对象,和富贵等人吃再多饭,也解决不了么实际的问题。龙无法理解刘大是怎么知道这件的,就解释说,大娟和秦书凯的象胡丽丽是高中候的同学,她们一起聚聚,秦书就顺便把张富贵金大洲叫上。心却骂道,***,老东西,跟着你么都没有得到,能自己找出路,则,在乡下就是呆了,什么都不能混到。要知道今天的结果,你妈跪着我也不会你后面混。刘大就说,我知道你张富贵等人喝酒定是有原因的,是一条道上的人在一起就是喝再的酒也没有用,逢知己千杯少,是朋友喝酒也没价值。后来就说吴龙,你的余副长我昨天给他去电话,告诉他如不尽快有项目资到联系的村,吴帮扶的实绩可能全县最差的,到候丢的不是吴龙面子,而是农业的面子。吴龙就着刘大明,不知下面的内容是什,看着溜达舔了嘴唇,赶紧倒了杯水递了过去。大明接过来,喝一口,心里很得的看了吴龙一眼心说这样的水平自己玩,太儿科,于是继续说:余副局长听了我介绍后,当天就你们的局长做了报,研究决定今年底前给万左右资金扶持,扶持么项目等明年再!”吴龙不知道大明说的是真是。刘大明走后,龙赶紧给单位的副局长打个电话问问真假?这件对他来说很重要余副局长听了吴的问话后,回答:“这件事真准让人通知你,让和联系的村沟通下,以什么方式单位的万块资金他们!”吴龙感回答说,今天就联系的村,和村导协商这件事,快给局长回话。谁都知道,机关事不能拖,一拖会出问题,哪怕个夜晚发生的事可能让领导改变定,一夜之间改决定的事太多了挂了电话,吴龙在想不通刘大明么做的目的,他己联系的村都没任何进展,为何么热心的关心自,目的究竟是什?真实目的,只刘大明自己知道他听乡政府的人看到吴龙和张富等人在浦和的饭吃饭,感到很吃。吴龙和张富贵人一直不是一个上的人,怎能坐一起把酒言欢?大明回到房间,在床上不得不想多。在码头镇的人,明眼人都知分成两派,一是张富贵为首的秦凯金大洲三个人一派是以刘大明主的吴龙两个人这样的状况一直明显的存在,虽张富贵为首的三人占了优势,但也不能怎么样刘明他们,毕竟不在实际的利益控。刘大明很想这状况继续存在,外人看到自己还有人追随的,关时候如果吴龙倒,那么光杆司令日子将很难混下,只要形成了局就很难改变,于刘大明就想要想法尽快改变这种况。吴龙面对突而来的喜悦,又始摇晃了,到底面跟着谁混呢?龙知道,和张富已经没有和解的地了。原因很简,跟踪张富贵的,竟然被张富贵场抓个正着。自刘大明帮助吴龙农业局的余副局联系,介绍几个职人员联系村的际成绩进展情况,余副局长不得为单位的名声考,经过局长同意了村里万元的资扶持,为吴龙解了很实际的难题知恩图报,这是国人的美德。吴按照刘大明的吩,继续如以往一如小偷一样悄悄监视张富贵,每把眼睛睁得如牛,很希望能抓住么张富贵和刘小现场男女进出的据,或者其他的么不能见人的把,到时候就可以成刘大明的任务以后张富贵就会狗一样听话,一在官场上混的男,被人抓住了把,就等于被人抓了家伙,想猛烈挺也没有那个胆。那天晚上,张贵晚饭后关了门出了宿舍,早就房间盯着张富贵举一动的吴龙立也悄悄的关了门就如狗一样悄悄尾随在后面。夜黑得像一个无底深渊,四野没有点儿亮光,四周片沉寂,只有那尽叶子的树枝,风中发出窸窸窣的声音。俩人先出了镇政府大门吴龙就发现张富今晚的行踪有点正常。他站在大后,很警惕的向周看看,确信没什么可疑之处后慢慢的走到镇政前门的大路上向和县城方向走去每走一会都会回看一看,如此的心说明很不正常吴龙就偷偷的跟,心想暗暗地高,苍天不负有心,跟踪多日,看好戏就要上演了过了黄河桥就是和的县城了,到黄河桥下面广场吴龙发现张富贵然就不见了,赶睁大眼睛到处搜,无果后就有点急了,好不容易能抓住什么的机怎么能失去。吴当时就如狗一样伸长脑袋到处张。就在吴龙很失的时候,感觉到人从后面拍了自的肩膀,把吴龙了一跳,疑惑的过头,很吃惊的到张富贵正站在己身边看着自己很大声的问:“龙,你在这儿干么,鬼鬼祟祟的”说话的时候,睛盯着吴龙手里相机。然后继续,“扛着相机拍景啊?看不出来还有这个兴趣,,继续拍,不过伙子拍照的时候有点眼色,弄不拍了什么不该拍,被人扔进黄河不知道是什么原。”看着张富贵失的身影,吴龙泄了气的轮胎,有了一点的精神什么都完了,好容易请张富贵吃饭建立的一点点系失去了,把张贵狠狠的得罪了他肯定已经知道己在跟着他,否,后面就不会说样的话,想到假真的有一天,被富贵找人从后面一次,死都不知如何死的。那天吴龙一个人坐在河广场上想了很,想到明天见到富贵该如何解释又想到假如不听大明的话,假如天牛大娟不到市去学习,如以前样到码头镇来,许就没有了今晚事……吴龙为了够忘记此事情,天晚上走进了娱中心,找了一个姐……回到镇政宿舍,吴龙看到面的灯亮着,很惑的开了门,看牛大娟正在里面看到自己进来很迎接上来,焦急问:“去了哪儿这么晚,打手机不接,我还以为什么事?”原来大娟学习结束后下午特地从市区了过来,作为有男人滋润的女人知道那种乐趣,果突然中断了肯不适应,有时间肯定会过来找男享受一次。有人,女人总是平时男人色,关键时又嫌男人不色;人总是平时嫌女骚,关键时候又女人不骚。是同个道理。吴龙就释说,按照刘大的要求,继续去踪张富贵,后来把这件事被张富知道的事说了一,说现在自己很闷,以后张富贵定会到处找自己麻烦,以后在码镇的日子肯定更好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