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论异界生存指南的存在意义
指导和帮助

论异界生存指南的存在意义
玩法信誉

玄幻  |  沐涵

“爷爷,你次说事儿能能不打我了你这手太重你看看我脑上这包,好一个又多了个,吃不消。”“怎么?我打你不该吗?”不爷爷力气大就怕爷爷本大,蓝昊靠洪赚钱呢,头的事儿是敢再犯了,点的和小鸡米似的,蓝这才捋捋胡回到了吊坠。张琦扭过不看蓝昊,蓝昊不好意,可他一直没憋住笑,不是捂着嘴就出声了,见过的老人少,这么教孙子的真不。“张琦你我是不是不人情呀?”声憋回去,琦才敢出声“做好事是做,我老爹着的时候就诉我帮人迁是积德行善事,所以我接了老爹的艺,不过也什么事了,德行善把自搭进去也划来。”好话话都叫张琦个人说了,于一句话没,决定权还蓝昊手里,办法蓝昊只听蓝洪的,虎庄冒险。色渐晚,去庄已经来不,出去买点,两人吃了后月亮也升起来,张琦睛抹上牛油又开始了心胆战的活儿昨天不太适,今天虽说里还有点恐,但缓和了少,看到来纸钱、香烛灵人敢说上句话了。蓝对这种小生全凭张琦做,卖了纸钱在铁桶那烧,给钱的方五花八门,让张琦去集捡钱的、有张琦去文玩捡漏的,能能兑现张琦不敢保证。过蓝昊也不急,纸钱花了多少钱,现了就是赚,兑现不了赊账,有钱再兑现。一上进账七八钱,蓝昊最重的还是文店那对麻核,有点来头“张琦,我明天就去找宫将军的骸,顺便去文店看看那个妇说的准不。”“她说核桃带着原盒子呢,表上看盒子挺通的,但盒内藏玄机,子下有一块在盒子底儿玉牌,玉牌带着名号呢具体什么名贵妇没有说可单凭麻核和玉牌就赚发了。”想好东西,蓝就没睡着,早的就叫张起床,张罗出发去虎庄半路来到了玩店。店面大,上前一物件,价钱肥的,蓝昊大部分时间吃素的主,到耳朵里差没噎着。“板,你这的件太贵了点,每件都是价,谁买的呀?”蓝昊上老板一句“两位怕是玩古董,穿够素的,古这东西真的得好价,反来讲,价低就不值得收,你们要是好物件卖给,我也给你好价钱。”板几句话,蓝昊和张琦的什么话都不出来了。老板有见地贵姓?”蓝心里有了点算。“我叫武,看上了么我给你拿”蓝昊指指落里的黑色子,袁武笑,取过盒子道:“我店就这盒子里麻核桃便宜八千块你拿,我也没看来是什么年的,赔了赚都是你的。袁武并不知黑色盒子内千秋,蓝昊做一副很为的样子拿出六千块放在武面前。“千块不少了袁老板这对核桃个头可太大。”买物件得挑毛,即便是没病也要找出病来。麻核放在店里已三年多了,的时候花了千块钱,一都没有人买袁武今天觉碰到傻子了可不能错过机会:“虽我亏了点,我也要用钱饭呀,六千六千。”“可不能反悔,而且我以有什么好物都到你这来明告诉你我玩收藏的。蓝昊以后能多少好物件自己都说不,不过一定多,得找个手的对象,武是精明人有好物件他得花钱。“要有好东西尽管给我打话,只要在头城保证一时内上门收,名片你收了。”名片给蓝昊,六块钱袁武赶捏在手里,走时候交代武他这人低,上门大可必。东西到,袁武也成蓝昊的出货象,这次出收获颇丰,着张琦出了玩店。“张把盒子收好,我们现在虎庄,赶紧还能赶上公车呢。”蓝穷习惯了,钱从来都是打细算,能便宜就占便。张琦摇摇,自己掏腰打车去虎庄虎庄这个地张琦以前来,帮别人迁,一天的时找骸骨返回家祖宅不太能,迫不得在虎庄开了天的房。到房间蓝昊对琦没什么隐,打开黑色子,翻出垫下的玉牌放张琦面前:看到了吗?去我们就把牌卖给袁武贝勒爷的贴玉牌怎么也值个三五万。”“那贵说是又玉牌只是没想到这么好的货,能值五万一个贵妇就这好东西,南宫将军的软岂不是更钱,我们赶带着工具走。”张琦现可比蓝昊积,帮人挖了年的坟,赚钱少的可怜现在转运了睡觉都成。阳似火,两可不怕什么辣的热,一打听到了虎的鹰嘴峡,圆两公里内没有人家,河边倒是有钓鱼。“这老哥钓多少了?”蓝昊前闲聊。“天只能来这鱼两小时,没看到外面着来者止步字样,你们敢来?”钓的人好奇蓝他们来做什,鹰嘴峡可个危险的地。“我们到来看看是不有真的老虎天生的爱冒,知道这有虎就想来拍张真的照片回去在朋友前特别有面。”钓鱼的开始收拾渔了,不再和昊说话,蓝问他怎么了他跑的更快一边跑一边:“你们疯!疯了!”时张琦已经蓝昊旁边学了老虎叫,刻之间钓鱼人已经窜出峡谷,蓝昊张琦捂着肚笑了半天。别笑了,你宝贝带了吗”蓝昊盯着琦背来的箱。“放心吧哥,我每次坟都带着这金属探测器迁坟后我都复查一次,果有宝贝我能赚一笔,这么多年来气不佳。”昊招手,让放下箱子把属探测器给出来,张琦金属探测器出来,调到测铁器的频,南宫岩的骨带着佩剑找起来比较易。张琦拿探棒,蓝昊着仪器跟在边,从鹰嘴口慢慢的向处走,路可那么容易走两人这腿没多远就酸了“蓝哥,鹰峡可五六公呢,我们这探过去就得这睡了。”怕什么,有爷爷在,老出来就办了。”蓝洪是昊的底气,力就不用说,只要能拿钱,什么危艰难统统都是事儿,什东西都没赚重要。心一,身上就来了,两人一起探了三公的路程,不一点没有收,一把生锈镰刀头看的琦都想哭了“蓝哥,我顶着太阳来,没必要披戴月呀。”不想披星戴也没用,你已经月明星,说点人话,别整那一一套的,今晚上就在这夜了。”天了,肚子也了,准备吃东西,他们子饿了,鹰峡还有其它西也饿了,声吼叫,蓝和张琦手中干粮都掉地了

签到百年,绝世剑仙
怎样

签到百年,绝世剑仙
功能APP

玄幻  |  问九烟

周毅按照萧逸的办法很快就生产了一批中的汽水,把这些汽水之前生产好的放到了起,为了打开市场,毅还特意让人把每个销商要的货的中奖率提高了一点。这次周也是拼了,直接对经商放出话,非但不需经销商先结货款和押,还承诺只要半个月没有销售出去的汽水他分文不取。这个消一出,业内的人都沸了,很多人认为周毅是做最后的挣扎,很人都在看他的笑话。也无形之中给做了一广告,萧逸并没有闲,他对于周毅还没那自信,想要把亲自看市场反应。假如周毅经销渠道实在烂的不,他只能另外想办法,好在情况看起来还错。“狗蛋,你今天么这么大方,想要请几个喝汽水啊”“这热的天气,我请兄弟喝个汽水怎么了。”狗蛋,你这大方真是年难得一遇啊。不过天狗蛋是真的不错”狗蛋是不是发财了啊面对众人的追问,狗很是得意,刚才本来想买一瓶汽水解渴,知道小卖部的老板和说八一汽水能中级,气好的话可以开出再一瓶,狗蛋半信半疑来了一瓶,结果狗蛋运气好的爆棚一连开五瓶来,结果只花了块钱。看着狗蛋嘚瑟样子,小卖部的老板实在看不下去了:“蛋你嘚瑟个毛啊,你么不说说,这么多瓶水是你花了一块钱买啊,只花了一块钱就了这么多瓶,还好意在老娘面前嘚瑟。”快说说怎么回事?”人顾不上狗蛋的尴尬围着老板娘问,实在一块钱能喝到这么多水太有诱惑力了。“了,中了,再来一瓶很快人群中就不断的来不断再来一瓶的惊叫喊声, 场面很是火爆。全市各个地方都上演着类似的一幕。哥,神了”三宝看着爆的场面,眼睛都直。“老周这次一定要我拿够足量的货,昨你这汽水一下子就卖了”“周厂长,我要万块钱的货”“对,们也要货”“.............”天不亮的时候就有不经销商排着对在等拿,把看门的大爷吓了跳,自从厂子成立以还没有出现这么火爆情况。八一汽水彻底了,仅仅用了半天时火爆全城。连萧逸都想到居然会搞出这么的场面。全城仿佛一子只剩下了八一汽水大家只买八一汽水,他的都不买。刚开始多经销商一脸懵逼,应过来之后自然蜂拥来。“萧少,真是神,一夜爆火啊,照这的趋势干下去我这厂牛大发了”“周厂长趁着热度加紧生产,到时候看着钱拿不到”“这个萧少放心,已经安排好了。”周整个人状态也不一样,看起来很是自信。有萧逸知道这种火爆场面持续不了多久,快就会出现模仿的。有一点技术含量,这是出奇制胜。“厂长不好了不好了。”“慌张张的像什么样子看不到我这里有贵客”“对不起,厂长真出事了,外面打起来”“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周毅听到打起来脸色都变了,刚有点色就出事了。萧逸也了皱眉头。很快周毅萧逸到了,要不是大都克制着,说不准真出大事了,就这样还两个人倒在地上。“家静一静,我是厂长什么事情可以和我说“你是厂长来的正好你们凭什么这么欺负啊”“就是,这不是负人么,大家伙不答”“对,不答应”场有点混乱了,周毅看激动的人群,脸色苍,这是要出大事了啊萧逸看着周毅吓呆的样,知道要是再不采措施的话,要出大事。“都静一静,别特吵了,要是再吵,谁别想拿到货”萧逸站了周毅面前,让人群算是安静了下来。“谁啊,这里有你的事吗,让周厂长出来,们要听周厂长的”“管我是谁,我说的就周厂长的意思”“对,萧少的话就是我的思”周毅赶紧顺着萧的话,几百人的场面在是太吓人了,他自掌控不了这个局面。先说说怎么回事?”你们这是欺负我们这做小买卖的啊,为什先给他们拿货,不给们呀”“对呀,凭什呀,难道我们这些人不是客户。别以为你的汽水火了就看不起们,我还告诉你们,是没我们你们喝西北去吧”人群中有两个一直挑动着众人的情,很多小经销商也跟起哄,希望可以早点到货。萧逸看着这两人,直觉告诉他这两人有问题。不过现在是追究的时候,主要如何把场面控制住。怎么回事?”“萧少你别听他们胡说,就再给我个胆子也我也敢啊,周厂长都再三调,一定要按照流程事。他们来的最晚,想早拿到货,所以才.....”库管知道萧逸是周厂长的贵客,敢怠慢赶紧告诉了事的经过。萧逸用冷冷眼神盯着闹事的人,些人被萧逸的目光触到,忍不住低下了头“不能听他们的一面词,谁我们也排队了。根本不是他说的那,你们就是欺负我们些做小生意的”刚才事的人装着胆子大声喊着。“事情到底怎样肯定会查清楚,乱哄的,还怎么做事。能因为你们的事情耽大家伙,这样大家谁拿不到货”“对啊,们是来拿货的,不是看戏的”“赶紧把问解决了,我们着急拿”大部分人都着急拿,这不瞎耽误大家伙夫嘛。“为了不耽误家的功夫,对厂里面规定不满的可以派两代表,这样既可以解问题,又不耽误大家”“对啊,这主意好周厂长听到萧逸的话眼前一亮。“就你俩”萧逸嘴角露出一丝容,对着刚才闹得最的两人指了指。不等人说什么,就被萧逸扯带拉的拽到了一边很快事情就搞清楚了果然是有人故意捣乱“王八蛋,就见不得一点好啊,快乐汽水是**裸的报复,他们一直想要收购我们厂我不同意,没想到居用这么卑鄙的手段”毅听完后破口大骂,逸倒是觉得没啥,商如战场,用什么样手的人都有。只是这手太低劣了,有样学样好吗,非得要这样。快乐汽水厂也成不了气候。“这件事给我提了个醒,接下来肯还有各种各样的事情周厂长要做好准备”只要有萧少在,我这里就有底了”周毅对逸倒是很有信心。这事之后,又过了两天场上终于出现了同样来一瓶的汽水,而且止一家。萧逸对此很就预料到了,只有周还傻傻的觉得凭这个他的厂子就能做大做。

魅魔君主
推荐

魅魔君主
平台下载链接

玄幻  |  琉西

背后胸的锁扣被我食指拇指灵巧的一捏便打开,或许是两具身体拥抱太紧,孔香芸并没有意到自己的另一道防线已被解除。想到那胸罩.杯下玉笋般精致滑腻的鸽,我禁不住快乐得想要声歌唱。我双手很有耐的在对方光滑的脊背抚着,一点一点的向着目移动,直到我巧妙的将己身体和孔香芸的身体开一定距离,这才果断下手采摘胜利果实。孔芸终于意识到自己现在处境了,但是现在她已欲罢不能。我富有技巧撩.拨将少女隐藏了二十年的感情彻底燃烧起来她知道自己处境很危险但是却有心无力。当我指探入孔香芸裤衩下时孔香芸再也控制不住自,一下子蹲在了地,带一丝哭腔,叫道:“不,庆泉,不能,我们不在这里……”孔香芸的叫让我顿时冷静了不少手指刚刚探及女孩那神禁地带来的快.感却挥之不去,我深吸了一口气温柔的将她扶了起来,替对方扣了胸,给了她个短暂的蜜吻。“对不。”孔香芸抬起泪眼朦的粉靥,然后扑在我怀泣起来。当我和孔香芸新回到图书馆时,孔香已经恢复了平静,除了睛因为哭泣稍稍有些红之外,再也看不出两人间发生过什么,但是我感受得到其间的巨大变。孔香芸言语间流露出的亲昵神色与往日截然同,举手投足间的一些动作也暴露了我们之间越了普通同学那种关系虽然还达不到热恋情.人那种境地,但是初恋的芽已经在孔香芸的心迅发育起来。“刚才那个人是谁?”我突然问道还沉浸于幸福之的孔香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怔的问道:“嗯?哪个人?”“是那个光屁股现在我们面前的女人。我诡秘的笑一笑,道:当然,不是说你。”俏顿时变得绯红,孔香芸恨的用力捶了我一拳,起嘴巴不理睬我,我也说话,只是悄悄地用手探到孔香芸的腋下,轻挠了一下。孔香芸怕痒一下子笑了起来,绷紧脸也松了下来。“说真,看不出分管你们的苏还喜欢玩野战这个调调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可斗量啊。”我笑着道“也不怕自己身体吃不得消。”孔香芸有心不搭腔,却又怕我嘴里冒更不堪入耳的话来,图馆虽然没有别人,却还个管理员在呢。“那个人是厂里播音员,叫王梅,原来是装配车间的人,去年才被调到播音的。”我微微撇了一下巴,道:“嘿嘿!怎么机厂里尽出这种狗屁倒的事呢?她刚才说的老熊是不是单海雄?徐万不是我们大两届的徐姐?怎么,她也是靠单海的关系调到保卫部的?孔香芸无言以对,在劳科她虽然也听闻一些风风语,不过都没有人敢正式场合说起,但隐隐约也知道这些事情,只不涉及到自身,她都装不知道。但是今天这一,的确给了她很大的冲,她有点为这些女人感悲哀。一个女人要想获一个更好的环境,竟然惜出卖自己的身体,想苏超和单海雄那丑陋的体骑压在那些女工们年的身体,她恶心得想吐看见孔香芸脸色不大好我轻轻拍了拍对方手,声的道:“好了,别想些恶心事儿了,晚你干么?”“待在家里看电呗!”孔香芸随口道。眼珠子一转,笑着道:要不我们去河边散散步”“不去,你想的美!孔香芸立即觉察到我的良企图,面孔又有些发。今天发生的事情对于来说实在太快了,这让有些难以适应,她不是个随便的女孩,需要一时间考虑来冷静一下。耸了耸肩,道:“那好,我打电话给韩建伟他,叫他们一起游泳去。游泳是一种很好的锻炼式,我很喜欢游泳。长江这一段水域水深浪大船行如飞,连寻常小船只有选择下游几公里的缓处渡江,一般人都只在沿河三十米之内水流稳处游泳,而我却不在,往日喜欢在浪急波高江击水。高超的水姓和悍的体力是我敢于在长江心段戏水的底气,连建伟和吴志兵他们也只在离岸五十米左右处收,再也不敢往江心游了我却无所顾忌的在江逆击水,看得江边众多游者惊叫不已。岸边传来惊叫声将我注意力吸引过去,似乎是出了什么况,起伏的水波和江众的人头,让我无法看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过我知道多半不是什么事。“庆泉,好像有人冲进江心了!”还没有到岸边的吴志兵赶紧向江这边游了过来。“在哪?”我跃起身来想要寻。“在那边,看见了么那个穿红色泳衣的,马下来了!”吴志兵大声道,他显然赶不及了。努力让自己身体在激流持平衡,然后重新跃起望,一抹红色身影映入帘,是个女孩子,好像被水流带进了江。女孩即使有再好的水性,在江心根本都发挥不出来在江心游泳全靠体力,其是在下游数百米处由特殊地势形成的巨大漩更是危险,一旦被冲进涡,那可真的危险了。不得多想,我双手并用快速向江心划去,江心流相当快,仅仅是耽搁这几秒钟时间,那个红身影已经冲过了我平行位置。连续深呼吸让自身体潜能最大限度发挥来,我全力猛追,终于冲下去一百多米后追了道在水起起落落的红色影。当我一把揽住对方肢时,那个女孩子大概再也支持不住了,一下昏厥在了我怀。原本想助女孩子划向岸边的我自叫苦,这女孩子一昏有些麻烦了,全都要靠己一个人不说,还得注她不被江水呛着,而再去一段是长宁江著名的水涡了,自己一个人也没问题,但是再带一个可难说了。唯一的办法抢在进入回水涡之前脱激流区,只要进入岸边十米内,水流流速剧减那基本安全了。我已经久没有这样累了,在救之前体能已经消耗得七八八,现在又得承担起一个人的安全责任,好多年的锻炼为我积蓄了沛的体能,让我勉强支到了岸边。我已经没有量去抱这个女孩了,只夹着她的身体将对方拖,随手将她放在岸边沙,这里距离自己入水处少有四五百米之遥,岸来接应的人一时间还没赶到。喘.息了几口气之后,我才将女孩子翻了来,鲜红的红色泳衣很体,白净的胸脯在泳衣压制下仍然凸起一道魅的弧线,若隐若现的乳.沟相当诱人。俏丽的鸭脸竟然和宋嘉琪有几分像,但是对方看样子才六七岁,我虽觉得这女有些面熟,但却想不起哪里见过对方

七尊传
下载游戏大厅

七尊传
功能客户端

玄幻  |  荒城夕照

“收住?好吧,你着办。”吐逊张了嘴,想到努尔对张的评价,也再未出。张凡他们已经来院两个月了,工资一个月一千九。奖两月发一次,一个八百多一点。午的候努尔把陈启发喊他的主任办公室,门对他们两说道:这两个月我们干的错,手术量还可以我们要齐心合力的工作干去。”前面句是对两人说的,面一句明显是对陈发说的。然后拿出两个信封,分别递两人,“这是两个的耗材费,一人九,我们三个人都是样。”耗材费是各器械的回扣。以前科重一点的外伤手转院了,自从张凡科后,创伤手术被包圆了,虽然多了个人分钱,可手术去了,钱也多了一,老陈也高兴。夸县属天山北麓,进十月后天气开始极降温,到了十月底处的山峰开始变白张凡从肃省带的都单衣,这几天的温坚持不住了。归拢一下两个月的收入共,自己用去了一多,剩下五千多。时先不给家里打钱等妹子考大学后再。夸克县城不大,心的大十字稍稍繁点,出了十字都是乡结合部。现在工了,而且天气也冷渗人,必须卖点体保暖的衣服了。张骑着李辉的自行车了一千多从到下置了一套。张凡买衣后没几天,下了一雪,而且是大雪。个晚积雪有十厘米。在边疆下雪等于冲锋号,各个单位须提前半小时班扫。肃省的冬天虽然冷,可也没夸克县种冷法。穿羽绒服外面转半个小时,接冻透,怪得不这的人大多都穿着皮克。陈启发现在和凡关系不错,他知自己明显不如张凡意的接近张凡,而凡又很给他面子,人现在是琴瑟和谐“张大夫,冷吧,边羽绒服不顶事,是要穿皮夹克。带帽子。现在还不是冷的时候,最冷的候零下二十多度,叫冷呢。”晚下班张凡让古丽堵在了口,“弟弟,今天们家过宰冬节,姐我邀请你去我们家客。”边疆的少数族每当下第一场雪时候开始宰杀牛羊储备冬天的食物,慢的形成了一个节,宰冬节。过节的候要邀请亲朋好友家里做客。古丽的经过张凡的治疗,经不疼了。真拿张当自己的弟弟对待少数民族大多数人豪爽,对你认可以是可以交心的。这天过宰冬节的多,请张凡的不少,见的大鱼大肉,气色刚来的时候好多了夸克县大雪连续不的下了四天,屋子面已经是素白一片周末,李辉和张凡个人也没地方去,宿舍看看书聊聊天李辉女友王莎值班他也成了孤家寡人在张凡洗漱完毕后备床的时候,手机了,一看是院长巴的电话,“院长,“张凡你在哪,快医院急诊科。”张话没说完,被打断。“我在宿舍,我过来。”雪大路滑巴图的侄子醉酒后小心从三米多高的给掉了下去。幸好起的人多,急急忙的给送到了县医院人已经休克了,拍子一看股骨粉碎性折。巴图第一时间让医生纠正休克后坐着往市区赶,结大雪封山出不去,折返回来了。外二正好是陈启发值班巴图看着陈启发一要死的样子知道他不下来。“现在怎办,你是骨科医生你要拿出办法来。巴图大声的对陈启吼道。“不行让张生看看?他从大城来,见多识广,”启发也是死道友不贫道,话没说完。图转身去打电话了他也有点后悔,一急把张凡给忘了,顾着往市区赶,这来回耽搁了不少时,希望没有耽误治吧。张凡三分钟跑了急诊科,走廊里全是各科的医生病的亲属不少,毕竟院长的家属,能来医生几乎都来了。过张凡没见努尔的子。“必须马进行术,病人还在出血光靠补液休克纠正过来。”张凡看过子和病人后对巴图道。“有把握吗?巴图靠近张凡悄声问道。“手术有难,但是可以做。”凡坚定的说。“需什么,你现在口头医嘱,我们全力配。现在一切归你指。”巴图影像科出,医学是个及其专的学科,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来做这是巴图几十年的验。张凡的语气也了巴图希望。“抽测血型,准备ml血浆,麻丨醉丨科准,我、石主任、陈师先进手术室刷手备。器械科准备好板。”张凡也没推,开始下起口头医。手术开始,粉碎骨折倒是好处理,有个较大的动脉破,医院也没手术显镜,只能接扎了事石磊也是第一次和凡手术,听说不如眼见到,当看到张熟练而专业的手法,石磊内心都奔溃,“他才多大啊,术尽然能做到这种度,和他一我的岁都活到狗身去了。巴图侄子的手术难在股骨碎的有点厉,生命体征不稳定已经进入到休克状。老陈不敢接手,好了是应该,如果意外死在手术台,惹了大祸。巴图家在夸克县势力很大公检法都有亲朋好。老陈除了胆小、眼小以外也算一个人,进入手术室以主动的去做术前的备工作,让张凡去究X光片。石磊以前还对张凡带着点副任的架子,手术进到一半,石磊看着啥大问题了说到:张老师在夸克县生还习惯把,这边吃羊肉较多,那天我我老婆在家做顿红肉,咱哥几个好好两杯。”石磊能以治的资历超过吐逊副主任,是会做人张凡听副主任叫他老师,愣了一下,忙说道:“石主任能叫我老师呢,我都红了,让嫂子下哪太麻烦了把。”麻烦啥,你嫂子爱个饭,怕做的不好张老师真是客气的你在大学的时候特优秀把,我在省院进修过,那边的博我觉得也没张老师秀,你能来我们医真的不容易啊。”实习的时候带教老敢放手,锻炼的机多,我那能和人家士。”石磊夸的张一阵阵脸发烫,都好意思张嘴了。“大夫,你有对象没我看其他的大学生是一对对。你是一人来的。”马丽华着手术较顺利也开调侃起张凡了,谁张凡是萌系的葩呢“马姐,我单着呢还不着急。”这是凡心的一个痛,大的时候,青春萌动曾追求过一个同在生会勤工俭学的姑。刚一表白,人家张凡,有开房的钱。从那以后,张凡熄了成双成对的想了,人家虽然说的薄但却是大实话。我给你介绍一个吧我有个堂妹妹,今考到法院了,长得别漂亮。怎么样认一下?”“那先的问问我们小张老师以会不会偷吃猪肉啊哈哈”张凡还没说,石磊这样一说大都开始笑了起来。丽华一想,也对。跟着笑起来了。手室的护士长一看大有说有笑的气氛不,说明手术很成功她悄悄的出了手术。巴图在手术室外陪着他的哥哥和嫂还有一帮亲戚,没班的科室主任陪着图。大家都没怎么话,特别是巴图焦的走来走去。他心不好,大家也不敢他霉头,都站的不不近

施主稍等请留步
app下载平台

施主稍等请留步
    稳定版下载

    玄幻  |  夕颜

    我很感激她的用心,竟然把复的号码都给标注好了,我起来就省事很多,我找了一,也没发现老婆的号码,这我长舒了一口气的同时,也不住皱了皱眉。没有老婆的码,说明这条线索已经断了我仔细看了看另外几个号码还没开口询问舒雅的,她就一告诉我了。这个机主经常电话的号码,有三个,一个电信的,两个是移动的,电那个号是一个叫高大鹏,通记录最为频繁,剩下两个移她就没办法查出来了,毕竟妈妈做的是电信的工作。我过那张A纸走到旁边的电话亭,打通了两个移动的手机号,拨过去之后,冒充认错人,确定了这两个号码都在外,应该和老婆没太大关系。下的那个叫高大鹏的电信号,我打过去之后,一直处于音中。我把最后的希望锁定仅剩下的那个电信号码上,要能找到高大鹏,就可以找给我发信息的那个人是谁,后再逼他说出,关于老婆的切,整个问题就解决了。我通了这一切后,就把A纸放进了包里。“徐老师,这些能助你吗?”舒雅小声问道。舒雅太感谢你了,对了,我你吃个饭吧。”我感激道,着舒雅有一些忸怩的表情,忙是拍了一下脑门,她是我学生,请她单独吃饭明显不适,我想了想拿出了一百块给她。“徐老师你这是做什?”舒雅退后了几步,不解看着我。望着周遭望过来的神,我被当成了一个拿钱诱小女孩的坏人了。我忍不住些埋怨,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吗?我没好气的说了一句,师又不是坏人,你怕什么。雅摇了摇手,嘟囔了一声,也没有听清楚到底是什么,不顾她的反对,直接把钱塞了她的手心里,因为推让的系,我的手臂不小心碰触到她的胸口。我感受到那上面饱满和柔软,眼神忍不住扫一眼,估计刚刚来的时候,跑的太快,领口开了忘记扣,一件白色的胸罩包裹住两已经颇显规模的小馒头,还一道略有深度的沟壑。舒雅在了那里。我心里竟然有一害怕,如果舒雅喊非礼,在校附近如果被抓住,我别说正,估计实习期都要提前结,到时候一穷二白,没有工,估计老婆更能明目张胆的其他男人在一起了。“刚刚是不小心,老师的为人你是道的,不要太在意,不小心触一下,在日常生活中也是正常的。”我干咳一声,一正经的说道。舒雅哦了一声默默的低下头。我出于内疚又多给了她一百块。我突然觉自己像是嫖客一样,脑海忍不住浮现出学校的一些传,听说有些高中生为了期末数,被一些老师占便宜,有还会献身。我脑海里浮现出个怪怪的念头,只是一闪而,我并没有放在心上,舒雅我眼里,也只是一个好学生已,当然我也不是那样的人为了以后方便交流,我向她微信号码,原以为很正常不的事情,不过看舒雅好似很情愿,在我的强求下,她不不愿的给了微信号,确认通之后就把手机揣进了口袋里随后让她注意那几个号码的话记录,嘱托她早点回家,扭头直接打车也回去了。等走之后,舒雅的脸色红红的迟疑了一下,翻弄出来手机接屏蔽了我,让我无法看她朋友圈,才转身上了公交车我一到家老婆就准备了丰盛晚餐,有我最喜欢吃的红烧和炒土豆,老婆接过我的公包,问我怎么电话也不接,来这么晚。我随口应付了一,在开会,手机没电了。“公你是不是最近太累了,过你每次回家都会抱着我,现都不理我了。”老婆从后面着我的腰,有些撒娇道。“许是最近工作太忙了吧,你知道,我实习期快结束了,准备转正的事。”我皱了皱,我很想告诉她,是因为你出/轨,你的不坦白,才导致今天这个局面的。“那你可注意身体,来,先吃饭吧,然都凉了。”老婆颇为体贴善解人意,帮我拉开椅子,我坐下,帮我拿过来拖鞋换。“对了,我的手机没电了有个电话我需要现在打过去你的手机让我用一下。”我着对老婆道。老婆没有怀疑把手机解开密码后递给了我我接过手机有点激动,如果的手机里有那个短信男的号,几乎可以证明她和那个人实发生过关系。等我把号码完之后,并没有显示短信男号码,随后扫了一眼通话记也没有那个人,心里稍稍安了些许。我想到早晨老婆接秦主任的电话,我搜了一下主任的名字,很快那个号码现,对照了一下,发现短信的号码和秦主任的完全不一。还好,秦主任的也是电信码,我默默记住号码。在我放下手机的时候,我抱着试试,把那个有舒雅从短信男信记录中,提取出来的叫高鹏的手机号码,输了进去,想到竟然显示了出来。上面注的名字并不是高大鹏,是个女人的名字,赵丽莎。我了皱眉,难道老婆故意用女的名字混淆视听,其实这是男人。我突然想到会不会发信的男人,也在老婆手机上只不过没有备注,通话后就除了记录,所以我才搜不到。我一想到老婆偷偷的和这男人联系,我就一阵的愤怒一个秦主任,一个短信男,有这个叫高大鹏的男人,这个男人到底和老婆有什么关,一个正经女人怎么可能会这么多男人有联系。老婆疑的问我怎么没有打,我摇了头告诉她,忘记了手机号码我把手机还给了老婆,心里阵心烦意乱。吃过饭老婆在锅,我坐在沙发上望着厨房忙碌的老婆,看上去确实非的贤惠,如果能如同过去那快乐的生活在一起那该多好可惜,这一切随着她的谎言她身上的谜团越来越多,渐的已经远去了。老婆收拾好西后,擦了擦手走到了我身,笑着道:“老公,你等着我给你泡泡脚。”不大一会她端着一个洗脚盆走了过来她用手试了试水温,然后就我脱掉袜子,放进了洗脚盆“老公舒服吗?”老婆帮我着脚,笑着仰头问道。我嗯一声,告诉老婆挺舒服的。的脚被老婆的双手揉着确实舒服,平常我是不会让她这服务我的,不过我今天却没抗拒,一是我心烦懒得说话二是我想看她是怎么服务人。她的按摩非常的到位,我觉到脚心的穴道好似都被照到了,让我感觉非常的舒服水桶里的水轻溅扬起有一些在她的胳膊和脖颈上,她每用力微微弯腰的时候,领口双/峰都会同一时间跃然出现在我的视线里。老婆今天穿是黑色的胸罩,一抹深深的壑,在黑色的映衬下极尽迷,饱满的白皙雪峰有一大部,显现在我的眼里,那惊人沟壑任何一个男人看到,都心跳加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