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影后归来之后妈不好当
    软件下载中心

    影后归来之后妈不好当
      软件下载app

      玄幻  |  锦婳

      萧晋也动情的反握住她手,满脸疼惜地说:“好,少一分都不卖。”晋的话一出来,董雅洁差点儿傻了,茫然的眨眼,问:“你、你说什?”“我说少一分都不。”“为什么?你不是姐姐吗?难道你就一点不心疼姐姐吗?”董雅不甘心的还想继续感情势,萧晋却没了耐心,看表,说:“董姐,价的事儿,咱就甭纠结了不?说了不会降就绝不降,你要是再这么玩下,一不小心涨一毛可不我。”嗖的一下,董雅的手就缩了回去,屁股挪的离他远远的,一张脸冷漠如冰,哪里还有点刚才自怨自艾的样子“萧先生做事,真要这绝吗?”想耍猴却被猴了,她气的恨不得当场萧晋咬死。萧晋耸耸肩说:“做生意嘛!自然要追求利益最大化,董是女强人,不会不明白个道理吧?!”“好吧”董雅洁深吸口气,扭对方菁菁道,“去把东拿来。”方菁菁这会儿就被俩人刚才那番表演震懵了。自家老板在谈中利用性别优势耍手段样子,她之前倒是见过但像萧晋这样一边疼惜悯一边捅刀子的家伙,真是头一次见,三观都些被刷新。难道说,所成功的商人都是这个样的吗?看来,自己这辈估计也只适合当个助理。“菁菁,去拿东西啊”见她半天没反应,董洁又说了一遍。“哦哦我这就去。”方菁菁反过来,赶紧一溜小跑的了办公室,没一分钟,推了一辆小车回来。萧首先在小车上看见的是整匹白色的缎子,旁边着两个盒子,其中打开那个里面满是五颜六色丝线和整整二十套粗细一的绣花针,没打开的用说,装的应该就是图了。他走过去打开,果,里面放了五幅画,有,有水,有花,有树,有鸟鱼,都是刺绣中最见的图样。“既然萧先做事这么绝,那咱们就事公办。”董雅洁冷冷望着萧晋,说,“以昨那件红牡丹为准,七天五副天绣,有半副次品我就绝对不会给你超过角的价格,你同意吗?萧晋根本就不担心这个因为周沛芹说了,她的平在村里还算差的。点头,他说:“可以,不,如果五副天绣都达到你的要求,那么我希望一针一元的价格,董小就不要再纠结了。”董洁咬咬牙:“一言为定”“爽快!”萧晋笑着她搓了搓手指,说,“付款,两万,麻烦董小赶紧给我吧!时间也不了,我还得抓紧时间赶去呢!”啥都没拿来,说了几句话,一张嘴就两万,你当你高级陪聊?董雅洁心里暗骂,不也懒得为这点钱再跟萧掰扯,直接让方菁菁从险箱里拿出两沓钱丢了去。“大老板办事就是亮!”萧晋拿着钱冲董洁挥了挥手,推起小车走,到了门口忽然又扭头来,笑嘻嘻的问道:不知道董姐这会儿还喜喜欢我呢?”董雅洁啐一口:“想让我喜欢,把自个儿阉了再说。”晋哈哈一笑,扬长而去董雅洁气咻咻的坐回沙上,问方菁菁道:“菁,你确定查清楚了,这伙真的只是个支教老师”“查清楚了,他的籍、大学都跟昨天在咖啡所说的一样,”说着,菁菁的表情忽然气愤起,“就是相关单位的工人员太可恶,一个个尸素餐,档案管理混乱的行,一时半会儿还无法到他到底是去了下面哪县区。”“继续查,花钱也无所谓,”董雅洁牙切齿道,“一定要找他手里的那些绣工不可”楼下,还不知道董雅已经想要对他釜底抽薪萧晋把东西搬上车后,让司机开车往回赶,在午两点多才到达了囚龙山外的青山镇。在进山路口,有两个汉子牵着头驴等在那里,萧晋让机把东西卸下来,自己上去挨个儿发了根烟,道:“等久了吧?辛苦位大哥了。”那两个汉是本家兄弟,都姓梁,纪大一些的名叫梁建国年纪小一些的叫梁胜利都是村里老实巴交的农,见到萧晋还有些局促拿着烟连连摆手道:“辛苦不辛苦,萧老师去里给俺们找财路才辛苦!”萧晋摆摆手,“这什么财路啊!一点小钱而已,举手之劳。”梁利比较机灵,一听这话眼睛就亮了,连忙问:这么说,萧老师这趟事,是办成了?”萧晋笑点头道:“成了,以后村里,只要是会祖传绣儿的,月收入就不会少三千块。”“三千块?爷呀!这可比出去打工的还多啊!萧老师你没俺?”“胜利哥,瞧你话儿说的,我要是在这儿上骗你们的话,以后怎么在村里混啊?”说,萧晋哈哈大笑。“那,那是。”梁胜利跟着起憨厚的笑。一旁的梁国也跟着笑,只是那表怎么看怎么别扭,有些妒,也有些郁闷。这时那边司机已经把东西都下来了,萧晋过去付了钱,就招呼两个汉子把西装到驴背上的筐里。看驴子比马和牛都小,起山路来却再适合不过几百斤的东西驮起来轻松松,吃的还不需要太细,简直就是吃苦耐劳典范。装好东西顺着小慢慢上山,一路上梁胜都跟萧晋有说有笑的,奋的心情溢于言表。没久,萧晋就发现梁建国不对劲了,就问:“建大哥,你是不是有什么想说?”梁建国吧嗒吧抽了好几口烟才艰难的口:“萧老师,这能挣的事儿,只……只有绣儿吗?”萧晋一听就明了,这位家里的婆娘如不是外村的,那小时候肯定没好好学天绣,以于现在好不容易碰上月入三千块的好事儿,却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郁闷才怪,估计回去拿带抽媳妇儿的心都有了“怎么会?挣钱的活计着呐!”这事儿萧晋进的路上就想好了,所以接就拍着梁建国的肩膀道,“我还想着让村里去打工的人都回来呢!有挣钱的门路怎么行?梁建国瞬间就精神了,动道:“真的?还有别挣钱路子?”“当然,萧晋用脚跺了跺脚下的,说,“我的最终目标就是让咱们村里所有的都月收入起码上万,不,要实现这个目标,就须修一条能走车的路,去我就跟老族长说,一一百块,建国大哥,你不干?”梁建国嘴唇都始哆嗦了,农村汉子啥没有,就是有一把子力,农忙的时候还好,农的时候,除了晚上在炕折腾婆娘之外,都没个泄的地方,现在好了,一天活就有一百块钱,个月下来也有三千块,傻子才不干呢!走在后的梁胜利要比他镇定一,开口道:“俺的娘咧咱村的壮劳力虽然只有个,可是加在一起,一光工钱就得八百块,一月就是三八二十四……千……两万四啊!萧老,你哪儿来的那么多钱”

      又是一年秋风渡
        特色版本演示

        又是一年秋风渡
        电脑游戏下载

        玄幻  |  聆冬

           我是个自由职业者,其实就是个没职业的人。  我的日过得很自在,睡觉睡到自然醒,钱数到手抽筋是我一直的追求与想,可惜的是数钱的日子从没过,睡到自然醒倒是常有的事。 这样的日子在我大学毕业一年后告结束,我的老爹在走了百十个路后,终于把我塞进了一家机关  这是市里农业口的一个下属关,严格来说,属于自收自支单。因此,我的主要工作,就是想一切办法为自己工资打主意。 两个月后,我连这点想法都灰飞灭了。因为年的问题,我出校门张毕业证也没有。由于本身底气足,在单位我也就只能做个小小勤务员,每天为领导端茶倒水,人鼻息苟延残喘。  极度无聊后,我小姨要给我介绍个女朋友  她是个个体户,我自然是有轻蔑。虽然我不是什么大人物,竟我是吃国家粮的人。那年头,国家粮的人,有两种。一种是像们这样上班的人,另外一种就是在牢房里的人。  我第一次见就晚去了大约一个小时。其实也是我故意晚到,我是在去的路上到了当年的一个老同学,站在大上吹了半天牛皮。她倒是十分的耐心,一直等到我姗姗而来,我进公园拐角的第一个凉亭里看到安静地靠在栏杆上逗着水里的金。  小姨热情地做主要我们去走,我摸摸口袋,满脸的羞惭。才上班三个月,我每月的工资就七十大毛多一点,我每天抽一包郴州,一个月就要花去我三十大,吃饭在机关食堂,扣了伙食费口袋里也就只有布贴布,形象点,叫一无所有。  小姨看出了的窘迫,善解人意地拿了五十毛我。  我的小姨是个美女,大蒋晓月,比我老娘少将近三十岁是我外婆捡回来的。    外捡回来她的那年我刚好出生,因,我小姨经常跟我一起抢我娘的头。我们一左一右跟着我娘睡了年,外婆最终还是把她带了回去声称她是自己最少的女儿,所以必须管她叫阿姨。  公园里人多,我们并排走着,不说话。 走了一会,我看见有个买冰棒的就跑了过去要了一支。我把冰棒给女孩,她轻轻的一笑,宛如一冰山雪莲。  我这一支冰棒打了僵局,女孩问我的工作好不好  我笑了笑,说了句话:“饿是饿不死,就是发不了财,也做了官!”  女孩灿烂地笑起来“做不了官不要紧,发不财就是题了。你想不想发财?”  “然想发财!”我脱口而出。  个世界上不想发财的不多,发不财的却是太多了!  我说:“到哪里发财啊?做生意没本钱,也会做,连个捡一分钱的机会都没,哪里有财发啊?”我感叹着掏盖郴州说:“我要是发财了,首买条盖白沙抽抽!”  女孩抿着嘴巴笑,把手塞进我的臂弯里,着。这样我们就像热恋中的情人样。  女孩名字很好听,叫吴。如果一块砖头扔出去砸死十个吴的女孩,有五个一定叫这个名    我们咬着冰棒出了公园吴倩在公园边的一个烟摊子上给拿了一条盖白沙。  这盖白沙在我的手上就象烫手的山芋一样男人固有的自尊让我脸红了起来  吴倩似乎看出了我的尴尬,说:“这烟给你可不是白抽的哦这个星期天你帮我做件事,好啵”  我点了点头:“没问题,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调着说:“星期天正不知道去哪里呢。”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双休,可就是一天的休息我都常常不道该怎么打发。  吴倩浅笑起:“你还没问我要你做什么呢,就答应得那么快?”  我挠挠脑勺说:“只要不是杀人放火,行!”  吴倩很认真地看着我说:“如果真叫你杀人放火,你敢敢?”  我伸伸胳膊,不好意地说:“你看我这身板,还能杀?人家不杀我就万福了。”  倩就肆意地大笑起来:“难怪你姨说你善良。”  我阿姨原来了一个男朋友,是个政府机关的白脸,要钱没钱,要官没官,光也就如现在的我。派头却足得狠可怜我毕业后就成了游民,他比早两届毕业,在机关虽然是打杂却也算个正当职业。于是就经常嘲热讽我,阿姨说了他几句,他然指着阿姨叫嚣。阿姨当着我的甩了他一个耳光,从此就再也没见他在我家出现过。  后来我姨父是阿姨的初中同学,一个一就一次探亲假的部队小连长。   我对吴倩说:“星期天我去里找你?”  吴倩问我有不有机,我说没有。她就拿出一个拷给我说:“我呼你。”  拿着机我还真有点欣喜若狂。年在我内地,能拥有拷机的,都是非富贵的人。现在这个玩意已经退出历史舞台。当年我如果要买个拷,得一年不吃不喝。  “能不透露一点信息做什么吗?”我问“你又买烟又给拷机,我阿姨不我骂死才怪。”  “管她晓月么事?这是我们两个之间的事,是吗?”吴倩对我动不动就拿阿说事有些恼火:“你告诉她,不人,不放火,有钱赚,是好事,道我还会把她的外甥拐卖掉啊。  我嘻嘻地笑。老天啊,你终掉馅饼下来了!哈哈哈哈,我在里狂笑。  一个美女,还能带发财,这天大的好事,是我前几修来的?  我想应该给阿姨打电话,我得向她汇报。  我想阿姨浅笑倩兮的样子,感谢她给找了这样的一个极品宝贝呢!大出来后的极度无聊在这一刻烟消散,我的行尸走肉的生活就要结了,从现在开始,我将会有一个新的面貌展现,就好像当年我进学门一样,神采飞扬且挥斥方遒  凌晨三点吴倩打我拷机,听蜂鸣声我特别的兴奋。  从床爬起来,拉开窗帘,外面黑蒙蒙一片。就像漫天泼了一桶墨,又像遮天避地盖了一张黑布。天上个星星也没有,以至于我怀疑是正处在混沌初开的时代。   我房间里没电话。  我住在单的一个小房子里,据说以前住着老右派。老右派子女都去了国外他坚持技术报国,一个留在国内无亲无故。  老右派曾经写信子女归国,写了几年,只言片语未收到过。于是在某个雷雨交加晚上,一条裤带把自己栓在了窗上。  到现在我半夜醒来,总仿佛看到他坐在窗前读着古书。 我并不怕他,甚至想与他探讨下生活的本质是什么,可惜每次起身过去,窗台前除了我养的一半死不活的水仙花,连根毛的影都见不着。  我下了楼找了两小街才找到一个公用电话。我很业地把拷机放在晕黄的灯泡下看,一个一个键地按着吴倩的号码

        影视制造师
        客户端下载
        
        

        影视制造师
        哪个好Store

        玄幻  |  白柒雨

        让我们记住这一个刻吧,这个让赵慎翻天覆地的时刻,他一辈子都念念不的时刻!一把手的公室自然是豪华宽的,郑焰红因为时中午不回家在办公午睡,所以她的套里有一张很舒适的床,此刻借着大院灯火辉煌的路灯,里还开着一盏柔和小灯,再加上赵慎在黑暗中站了半天目力非凡,自然看清清楚楚的在那张床上,有一团雪白辗转蠕动着。他的巴都快要掉下来了看的越来越投入,的也越来越血脉贲,他身子原本在门,仅仅把脑袋伸进去**,可不知不觉间就整个人都顺着掩的房门走进去了一走近他看的更加楚了,在床上翻滚的不是别人,居然是那个平时冷冰冰、高高在上的一委主郑焰红!此时此,这个女人浑身不寸缕,那一头老太般的发髻散落了下,居然长长地披散一整个枕头,黑黝的把她的脸衬托的么白嫩,那个黑框镜丢在床头柜上,睛紧闭着。在柔柔灯光下,她的脸蛋红,嘴唇更是嫣红爱,此刻正微微的开着,露出雪白的齿,丁香般的小舌焦渴的舔着嘴唇,让赵慎三血脉贲张声音正是从这个鲜莓般的小嘴里发出的。赵慎三再也没到他一向视为中性的女领导居然这么丽,他的眼睛渐渐飘忽到了那女人的体上,女人雪白的颈下面,两个深深肩窝把锁骨显示成美的轮廓,下面却到极处的闪现出两雪白的丰隆,那上两点小小的、樱桃的、闪着粉红色光的小点点如同激光瞬间穿透了赵慎三神经!他着了魔般越来越走近了床边眼睛发红贪婪的看床上那具魅惑到极的身体。郑焰红也尚在醉中,居然丝没有察觉到床边有个她平时根本连留都不曾留意过的男属正贪婪的盯着她赵慎三再也没想到自己的领导居然还有这么一副好身材平时穿着刻板的正,可是丝毫没有察到她也能跟人间**扯上关系,可现在里还能跟平常那个男人划上等号呢?在赵慎三正值身强壮的时候,因为妻生过孩子之后,也知道是因为照顾孩分了神还是身子没养好,对男女之事是显得十分勉强,他的要求能推就推不能推就满脸的不烦死鱼一般躺着不,让他就算是要了也寡淡无味,跟吃少油没盐的菜一般受。看着床上这个度需要男人的抚慰女人,赵慎三忽然记了这个女人就是平时畏惧如虎的、一言确定他成败荣的领导,在他的眼,此刻这个女人就一个可怜到极点的弱女人,而他,正以跟扶危济困的大客一般帮她一把,她畅快淋漓的尝到人的味道。酒精的量跟床上女人的诱这双重作用让赵慎彻底的失去了理智他色胆包天,昏头脑的、手忙脚乱的忘乎所以的扯下了子,连上衣都没来及脱就扑上了床,话不说就占有了她…云收雨住,赵慎就算是再强壮,也由得浑身汗湿,丢卸甲的坐倒在了沙上,女人就保持着刚达到顶峰的姿势倒在老板桌上一动动,仿佛还在享受尚未消退的幸福。男人总是比女人干好多,赵慎三的快就已经结束了,酒也更加随着汗水一消散了,他坐下来后仅仅得意了一两钟,马上,理智就到了他的脑子里,一恢复可就把他吓浑身冰冷,魂不附了!“老天爷!刚我这是鬼迷心窍了?这下不死也要脱皮了!”赵慎三在里暗暗叫苦,他一头看到自己已经丢卸甲的物件依旧丑的垂在外面,更是得浑身颤抖起来,紧扶着沙发背艰难站了起来,跟脱的候一样手忙脚乱的起裤子掩盖好了罪的证据,偷眼看着板依旧躺在那里不,长长地头发从桌垂了下来,她好像旧闭着眼睛。“看她依旧醉的不轻,天爷保佑,让她别!”赵慎三暗暗祈着,轻手轻脚的准溜走,谁知道就在转过沙发抓住卧室门把手的时候,一他无比熟悉又无比怕的、冰冷冷的声说道:“站住!”慎三一听到这个平发号施令的时候就这种口吻的声音,时吓得腿肚子转筋想要夺门而逃又迈动步子,心里更是争气的只想求饶,哆哆嗦嗦的停住了子,听天由命般的对着已经在桌子上的稳稳地了的女领。“呃……郑……郑郑……郑主任…您……您您……您我?”赵慎三不单是声音吓得颤抖着更是从头发梢一直到了脚趾头,裤裆刚刚收起来的本钱刻也是又湿又凉,他难受到了极点,时倒是对那根惹了的东西痛恨不已。你是小赵?”郑焰刚刚在神魂颠倒的候,似乎已经看清了那个胆大包天的人是谁了,但是不确定,因为赵慎三她的印象里,什么候都是一副窝窝囊的平庸相,跟在她上奋力驰骋的形象差太远!可是她看被她一声“站住”吓得浑身发抖,话说不利落的样子,又把那个胆小如鼠男人跟眼前这个人合到一起了。赵慎听到领导居然认出他,更加魂不附体,他低着头嘟囔道“嗯……郑主任,……我来……我来看您是不是需要我您回家……”郑焰却已经彻底的放下来了!刚刚她朦胧遭到侵犯,非但不叫反抗,反而顺势受了一番,当时固是畅快淋漓,可高消退之后,理智瞬让她也出了一身的汗!想到自己居然一个平时窝囊到极的小杂碎给玷污了她心里显然是窝火极的!那么该如何理这个色胆包天的伙呢?报警显然是明智的,那样身败裂的可不仅仅是那男人,她立刻会被沫星子淹死的!就赶走他假装什么也发生倒是一个不错选择,可如果这个人从此之后借这件要挟把持她可怎么?她在烦乱之中试的叫了一声,谁知慎三马上就承认了他,这就好办了!这个胆小如鼠的男,今晚也不知道什壮了他的胆子,让敢对她行使了男人威猛,看他现在就成了这样子,只要不追究他就会觉得天爷照看了,还怎敢反过来要挟她呢唉!吵嚷出去吃亏大的不会是这个死子,就算是他被丨丨察抓走了又管她么事?可她立刻就成为大众的笑柄,辈子抬不起头来!了罢了!只当被鬼了一次吧,把这个巴亏吃了算了,现最要紧的是如何安住这个混蛋不让他去乱说,至于日后么处置他,反正他她的眼皮子底下放,要他扁要他圆还都在她一念之间?去给我倒杯水来,渴了!”郑焰红放之后就恢复了威严跳下桌子一边慢条理的穿好衣服,一吩咐赵慎三。“哎…哎哎哎!我马上给您倒水,郑主任”赵慎三听领导话的意思,好似也没怎么怪罪他的意思登时如蒙大赦,屁屁颠的跑去倒水

        一人之下之毒仙
        建议推荐

        一人之下之毒仙
          游戏下载

          玄幻  |  顾云都

          余成都还有个外号叫余专家送仙桥里好些个商贩都是他粉丝,从侧面也证明这个余都有两把刷子。他祖辈是开铺的,家里藏的东西不少,小耳读目染,倒有些眼界。见余成都一口道出这烟杆的代,众人也有些惊奇。这当,余成都看着烟杆上那JB两个英文字母,不由得咝了声皱紧眉头,摸着下巴自言自。“JB!?”“捷豹?!”“结巴!?”“劲霸!?”咝……”“这个是啥子意思?”“明明烟嘴跟烟杆包浆差不离,铜绿铜锈也是老的烟嘴年代至少也得有一百年……”“可……这JB又是个啥意思?”“难道是烟杆的子?”余老板身边的几个跟小弟凑趣的讨好接话。“鸡牌烟杆!?”余成都回头就一巴掌,怒道:“鸡扒个锤。”“你才是个鸡扒。”“听见过有叫鸡扒牌的玩意没?”挨打的跟班捂着肿起老的脸,嗳嗳嗳的苦笑着,满苦相。周围的摊主和路人们由得哈哈大笑起来。余成都着光秃秃的脑袋,眼睛眯成条线,皱眉苦脸,似乎已经了进去。“难道谁叫JB这人!?”“嗳,我说,这烟杆卖了多少。”何猴子比起了个手势:“一千。”“呃…一千块!?”“倒也不算贵也不离谱。”余成都点着烟,曼声说道:“我出一千五给我包起来。我拿回去慢慢磨琢磨。”听到这话,何猴顿时眉开眼笑,不住点头。余老板就是大气。”余成都也不客气,挥手叫人拿来手,开始数钱。何猴子则转向子墨,呵呵说道:“美女,好意思,对不住,这烟杆人老板要了……您……”曾子怔了怔,娇声说道:“何老,这烟杆你要卖两个买家吗”何猴子呆了呆,嘴里啊啊声,灿灿笑说:“这不是…不是……”“人余老板那个…”“嘿嘿……对不住您了…”曾子墨紧紧的抿着嘴,鼻轻哼。余成都嗯了一声,了起来,满脸横肉堆在一块色眯眯的打量着曾子墨,咂嘴戏谑叫道:“怎么?”“女你也想要这烟杆?”曾子看也不看余成都,对何猴子声说道:“何老板,做生意的诚信,我先拿到的烟杆,已经付钱,你这是什么意思”何猴子面色难堪,嘴里打哈哈。余成都却是色色的笑说道。“要我说,这样的旧什还真不适合你这样的黛玉纸……”边上的人全都哄笑来,看曾子墨的眼神中充满猥亵和欲望。曾子墨玉脸一红潮涌动,杏眼水雾蒙蒙,恼异常。红扑扑的脸蛋在阳下更显娇嫩,都快滴出水来胸口起伏不定,那高高的连应在众人眼底,无数人暗地吞着口水。余成都粗鲁不堪话语令自己羞愤难当,自己个天之骄女何时受到过这样调戏当当中侮辱。莲藕般的轻轻颤抖,更显苍白。没有点犹豫,当下就要丢了烟杆这时候,一只黑乎乎的手握了曾子墨的玉臂,轻声说道“你不放手,谁也拿不走。金锋的话语传入曾子墨耳内不知道为什么,曾子墨的心下子就平静下来。侧首看看锋,轻轻嗯了一声,将手里烟杆握得紧了些,丝毫不在自己的手臂就在金锋黑乎乎手里握着。余成都哦了声,不经意的扫扫民工打扮的金,鼻子里哼了一声,满是轻。“哎呦喂,美女出门还带保镖的啊……”“电影里都道士下山,我看你倒像是个棒子下山……”金锋瞥了余都一眼,冷冷说道。“吃了便记得要刷牙!”。余成都容顿时凝结,盯着金锋,嘶叫道:“小子,你想搞事是?”一脸肃容的金锋清冷说。“我看上的东西,没人能走!”眼神中的那股豪情aa如高山般伫立。余成都面色森,冷笑说道:“巧了。我看上这个玩意了。”“我今还就非得把买了。”金锋淡说道:“你买不走。”余成冷冷说道:“你试试!”金静静说道:“你试试!”虽金锋这个男人穿着打扮就像个民工,甚至连民工都不如但脸上那股子精气神却是有目空一切的感觉。金锋看自的那股子眼神令余成都很不服,嘶声叫道:“我今天还就买定这烟杆了。”余成都一出,身后那些个狐朋狗党小弟们齐刷刷的站出来,冷迭迭望着金锋。周围的人微变色,不约而同的往后退。这架势,估计要开片的节奏。曾子墨有些发慌,低低拽金锋,轻声说道:“不买了我们走吧。”金锋却是不不所动。余成都占尽天时地利满脸嚣张,极尽蔑视扫扫金。“跟袍哥斗。作死!”大叫道:“不是我瞧不起你,子。在哥的眼里,你就是这……”“跟我斗?!”“哥钱堆起来,比你还高。”“子,你这烟杆喊价多少?”猴子瞪圆了眼睛,摊开手来五指张开。余成都大叫一声!冷眼鄙视金锋,轻描淡写说道:“五千就五千!”“,不还价。”“袍哥人家不钱!”“这个**烟杆,我拿回去慢慢研究!”何猴子大过望,双手伸出去就要从曾墨手里拿烟杆。曾子墨挨着锋站在一起,玉臂与金锋的在一起,丝丝酥麻。“怎么?”“我有钱。我们跟他抬吧。”金锋转头看了看曾子。“我说过,你不放手,没能拿得走。”平平静静的一话,曾子墨却在金锋眼中看了一股从未有过的豪情。一间,曾子墨的心都在颤栗。怎么样?没话说了吧?”“子,告诉你没钱就别装。”现在这年月,比的就是谁的多。”“你,现在没话可说吧。”“猴子,把烟杆给哥过来。”何猴子嗳嗳应承,手就要抢曾子墨的烟杆。面余成都和何猴子的步步紧逼金锋此时此刻,上前一步。声一字一句说道。“规矩,要不要?”何猴子顿时间心咯噔一下,浑身僵硬,双手在半空。慢慢抬起头来,摊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弟……”这一幕出来,令在的人都愣住了。余成都猖狂极,大笑说道:“什么规矩”“你给我讲规矩!?”“钱多,我就是规矩。

          异能世界之最强异能人士
          介绍演示

          异能世界之最强异能人士
          平台ios下载

          玄幻  |  苎葩

          得,我这饭还没吃呢就得回去。无奈之下站起身抖了抖有些发的双腿,然后朝着学走去,我刚到学校时正好快上课,老班看我一眼,啥也没说,没问我作业情况,只说可以进去上课了。朝着老班点了点头,到自己的座位上,不意间撇了一眼,发现伟也回来了,这狗日无精打采的眼神,一都是上网包夜去了,不知道怎么来的实验。等到下午放学的时,李婉儿照常没有理,背着书包就走了。也没继续管她,我中还没吃饭,到现在还着肚子,而学校内的商店也因为市里来领检查而暂时关闭了,放学就直奔食堂买了水饺先填饱肚子再说随后,又回了趟宿舍此刻室友们还没回来我整理了下我那两三没动的床铺,拿着充宝就奔向教室,等着自习的到来。我们学在校生是不用上晚自的,原因就在于有的生离家比较远,等到二高三学习压力更大,放学晚的话,学生夜路也不安全。出于点考虑,我们学校还不错的。但是住校生不一样了,在学校里也没啥远近这一说,此住校生必须上晚自。由于住校的人并不,老师方便管理,就隔壁班级和我们班级住校生安排在一个班上晚自习。在等着晚习的时候,我百无聊地打开了一部叫《gantz》的电影,看完后正好开始上晚自习原本以为今天的晚自和往常一样,但是今却让我见到一个人,我十分惊讶,还惧怕人。修志明。虽然他认识我,但是他的大我可是知道,高一三班霸,平时也不读书仗着家里有点钱,来校就是玩的,他虽然是住宿吧,但是基本宿舍都没回去过,在面住,更别说晚自习。我看着修志明走了来,他还搂着个女的我心都快提到嗓子眼,说真的,要是不怕才怪呢,修志明可不谢伟和陈亮那伙人一道个歉赔点钱也就算,他和秦良属于一伙,但是比秦良更牛逼有钱有势,就算捅出子来,有他家长替他屁股。不过,幸运的,修志明只是从我身经过,看我一直盯着,只是淡淡的看了我眼,便不再理我了,在我身后不远处的一空着的座位上。然后他把腿放在桌子上,了指腿,旁边的小弟了,很有眼色的替他着腿,而修志明自己是和他之前搂着的那女的亲亲我我,摸摸腿,隔着衣服又摸摸啥的,旁边的小弟看眼都直了。我也不知为啥他突然来了,但跟我没关系就行,我自松了口气,晚自习,除了隔壁修志明那班几个学生在玩手机外,其余的都在认真习,我也不例外,赶今天落下的作业。等晚自习结束的时候,整理了下书桌上的课准备出教室时,由于室过道太挤,不小心到了修志明。“你他没长眼睛?”在我碰修志明后,他还没说呢,身边一个小弟推我一把,骂骂咧咧的道。“对……对不起”这么多人注视着我身边还有他不少的小,我有些害怕了,低头不敢看他们。那小还想继续骂我来着,志明却是笑了笑说,算了,这位同学又不故意的,今天心情好就不与他多计较。”小弟听完后,谄媚的了点头,然后冲着我腿踢了一脚,疼得我牙咧嘴的。“还不谢明哥开恩?”那小弟毫不管他用多大力气还很嚣张的跟我说话“谢谢明哥开恩。”志明没理我,看都没过,然后抱着身边那女生走了,他那样子我火大,目中无人,当时心里就在想,要周围没他那些小弟的,我早就把他揍趴下就他这样子还想追求儿呢,不过只是玩玩了吧。修志明让他的弟打听过我的名字,没见过我,因此我也了不少麻烦。回到宿后,洗漱一番也就躺上睡觉了,但是由于酒吧房间睡了半天的故,怎么也睡不着,在床铺上脑子里想的是今天和林灵儿发生事情,这些事情在我在看来还如同做梦一不真实。第二天一早在食堂吃过早饭后,也没什么朋友玩,也什么事可干,直接去教室,让我奇怪的是婉儿今天来的特别的,她看起来心情不错带着耳机还哼着歌。是一看到我来后就不歌了,打开了个动漫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她这样弄得我有些尴,已经一天没怎么和说过话了。“婉儿…”本来,我也就是试叫叫她,被她无视那多次,这次再次被她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很让我惊讶,她耳机取下来,转过头我干嘛。她竟然回我了,让我很是惊喜,些激动的坐在座位上备和她聊两句的时候却不曾想我的凳子不何时已经不再我屁股面,而我也没注意到直接“扑通”一下,倒了地上,屁股摔得疼。“扑哧——”婉看到我出糗的模样,然笑了起来,笑的很心,说实话,我已经长时间没有见过婉儿自内心的笑容了,这刻,我看到她的笑容就像得到了全世界一,内心也是很愉悦的我愣住了,修志明怎突然找我干嘛,在班众人的注视下有些不所措,我不知道该不出去见他。但是我又到这个传话的男生眼还带着幸灾乐祸的模,指不定没安好心。坐在位子上不动,组陈亮从旁边经过,他了我一把,说:“修明让你出去见他呢。我瞥了他一眼,没理,坐在位子上瞎翻着装作一副正在学习没出去的模样。“草泥的,李玥,你不出来吧?行,有本事你丫在教室里窝一天。”志明在门口探出头指我喊了一句,然后走。我知道之所以修志不进来的原因就在于在是第二件课大课间间,这个时候年级主会来回视察各个班级况,他是整个年级的把子,老师也认识他他要是乱来的话也是一些小麻烦的。他走后,本来心里挺高兴,但是现在却又乱作团。众多同学都以一看戏的眼神看着我,幸灾乐祸的。修志明才喊我出去的时候,儿也听到了,我偷偷了她一眼,她面色如。“李玥啊李玥,你真够窝囊啊,丢咱班的脸,你至少也得骂家几句吧?”之前那传话的男生揶揄说道“没啥事儿,我是实班的学生,不跟他们些差生一般见识。”也就是嘴硬罢了,在儿面前不想落下面子这样说的。谁知道,不说差生还好,一说生,班里几个学习不的同学脸色都一变,待我的眼光都充满了恶。我心里叹了口气这时我才明白我说错了,得罪这些学习差同学们以后肯定没我果子吃。“啧啧,你天被秦良他们打趴在上的时候可没还还手,现在还在那吹呢?那个男生一脸不屑的完这句话,转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