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神话版李白
软件升级版

神话版李白
介绍引导

玄幻  |  落凝

“这是午休的方。”方园长着一扇关着的门说。跟着方长走进去,杜琪看到了一个全不一样的世。小小的床、小的被子、小的桌子、小小枕头……就像雪公主看到七小矮人的家似,杜睿琪觉得吃惊了!床是通汽车造型的被子也是卡通,一切都是那可爱!这里的子真是太幸福!参观完了整幼儿园,方园把杜睿琪带到自己的办公室“来,杜老师茶!”方园长情地给杜睿琪来一杯茶。杜琪有点受寵若,接过茶杯不意思地说:“谢!”“杜老觉得我们幼儿怎么样?”方翩的脸上还是烂如花。“太了!我从来没看到过这么美的幼儿园,就一个童话世界”杜睿琪抿了小口杯子里的说。“喜欢这吗?”方鹤翩光炯炯地看着睿琪,似乎要她的脸上打捞什么。“喜欢太喜欢了!”睿琪难以抑制己的兴奋。“没想过来这里作!”方鹤翩眼睛是那么定地看着杜睿琪意味深长。“…”杜睿琪顿睁大了眼睛看方园长。“没想过,这里好离我比较遥远—”杜睿琪不看方园长的眼,她是一个村小的教师,和城最好的幼儿似乎根本打不边儿。“呵呵只要你愿意,来促成这个事!”方鹤翩开见山地说。“……我当然愿,能来这里工是我做梦都不想的事情!”睿琪感觉自己的是在做梦。好,那就这么定了!我来负你的调动!”鹤翩拍了拍杜琪的肩膀说。人正说着,从面走进来一个轻男子,高高瘦的,显得有弱不禁风。“。”男子对着鹤翩叫了一声“志华,我介你们认识一下这是杜睿琪老。这是我儿子志华。”方鹤站在杜睿琪和志华之间。“好!”丁志华过来握住了杜琪的手。“你!”杜睿琪有怯怯地说。“们聊着,我有儿事。”方鹤站起来朝外面去。房间里只下杜睿琪和丁华两个人,杜琪顿时有些窘起来,不知该么办?只得端茶杯喝水。“说杜老师的课得很不错,真去听一听。”志华打破了沉。“方园长夸,我觉得自己有很多不足。杜睿琪有些不意思。“杜老是在哪个小学书?”“画眉杜家庄小学。杜睿琪始终不直视丁志华的睛。丁志华却一直盯着杜睿看着。这个姑还真的像妈妈讲,不是很标,但是很耐看而且是越看越看的那种。尤是她全身散发来的那股朝气让人感觉很舒,和他之前交的那些女孩很不一样。“杜师下午有空吗要不我陪杜老去外面逛逛?丁志华说。“谢,我下午还赶车回学校去对不起。”杜琪不知方园长样安排究竟是用意。难道是…想到这个有能的后果,杜琪心里顿时紧起来。杜睿琪起来往外走,走到门口,正方园长从走廊那头走过来。方园长,我想回去了。谢谢!”杜睿琪说。“好,那让华送一下你吧志华,你送杜师回教师进修校去。”方鹤对丁志华说。志华跟着杜睿往外走。杜睿觉得很别扭,人之间没有什话题,就这样着很尴尬。丁华有一搭没一地跟杜睿琪聊,但是杜睿琪提不起兴趣。看就快到教师修学校的门口,杜睿琪停下,说:“我到,谢谢你!”杜老师下次过可以到我单位喝茶,我在县播电视局上班”丁志华说。好的。”杜睿收拾好自己的西,坐上了开画眉镇的公共车。一路上,睿琪都在琢磨方鹤翩的话,什么要给自己调动?为什么要让丁志华出在办公室?难把自己调过去是为了她的儿丁志华?可是丁志华的条件找一个像自己样的乡村老师该是很容易的为什么偏偏要上我?杜睿琪上眼睛,眼前是丁志华和方翩的样子。本这趟进修学习杜睿琪觉得自好像插上了翅的小鸟,感觉要飞起来似的可是想到这背的事情,杜睿的心里却很难静。再加上前久家里发生的件事情,杜睿迫切想走出杜庄,走进县城的渴望更加强了!现实告诉,留在杜家庄她丝毫不能改家里人的命运不能更好地保自己的家人!有走出去!可,自己走了,青云怎么办?园长能出面动她的关系为自搞调动,这里一定不会很简,如果不是为自己的儿子丁华,她犯得着么做吗?可是个丁志华在杜琪眼里,却丝没有吸引自己一点魅力。人得不赖,可就感觉缺少了点么。而且自己朱青云已经感很深了,难道说断就断?想这些,杜睿琪觉心里很乱。活还在继续,睿琪每天照例课,和朱青云一如既往地好。只是心里总个疙瘩似的,捅它似乎不存,可每当夜深静的时候,方翩和丁志华的就会出现在眼,想走出杜家的愿望就会是么的强烈!大过了一个月左,校长通知杜琪去余河县一听课,说是县研室点名叫去。杜睿琪来到河县第一小学发现原来是学的开放日。观活动结束后,研室主任李良把杜睿琪留了来。两人聊了会儿观摩课的题,李良田突问道,“上次过方园长的公,你觉得怎么?”“挺好的”杜睿琪心里忖了一下,笑说。“呵呵…”李良田听杜琪这么说,爽地笑了起来,杜老师啊,不你说,我这个同学找媳妇的光可高着呢!个县城里,多女孩子愿意嫁丁志华啊,可方园长就是看上。你啊,是唯一看上而且分喜欢的人,关键是志华上见了你之后,觉非常好。杜师,机不可失!你也知道,园长就这么一儿子,女儿已出嫁了,嫁给余河县一中校姚天明的儿子那也是家大业的主啊!方园的爱人是县广电视局的副局,这样的家庭件可是难挑第个啊。”杜睿笑了笑,没有语,这些她也就知道了。这的家庭条件,青云是无法和志华相比的。方鹤翩跟我说过两年她也要休了,现在幼园的副园长一一直空着,她是在等合适的机提一个自己要的人上来。样她就可以顺交接了。你要嫁给丁志华,途无量啊!”良田意味深长说。原来方园是想调自己过接她的位置啊杜睿琪心里更无法淡定了

帅哥可不可以不撩你了
中文版下载免费

帅哥可不可以不撩你了
规则大厅

玄幻  |  凌枭

一九八三年,我在修河的时认识了王虎。王虎是北京人小名虎子。他成分不好,是资本家的家庭。家里人为了王虎有个好前程,就把王虎继给了滦县的贫农舅舅家,口这么迁过来,这王虎就也了光荣的贫农了。王虎那时还小,现在长大了发现,贫又有些不吃香了,现在大家开始追捧万元户了。修河的候,我和虎子是一个担子,俩一前一后抬大筐,从河底河岸上抬河沙,肩膀都压得肿出血,就为了挣那一天块毛的补助。一来二去,我和虎就熟了,中午吃饭的时候王虎就抱怨说:“你说我冤冤?当年要是不把我过继到村,现在我在北京也分房子。我家平反了,按照户口分房子,哥哥姐姐也都找到了作,有的当了教师,有的成工人。就剩我一个在这里修,我比他妈的窦娥都冤。”说:“我是社会主义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你这觉悟有问题了。”王虎说:“我得我适合当兵保卫祖国,怀着钢枪站在祖国的边疆,为民站好每一班岗。或者我可当个火车司机,凭什么我就这里修河啊!修河的人这么,不差我一个,我更适合有战性的岗位。我这颗火热的心在燃烧,你懂么?我急切想为国家和人民做更大的贡,你懂么?!”我笑着说:你就再把户口调回去呗。”调动户口哪里那么容易,当过继给舅舅,可是通过革委办理的正规手续。城市户口农村户口容易,农村户口转市户口想都别想。我从资本到了贫农,这才高兴几年啊现在风向又变了,资本家又香了。我想变回去怎么就不了?谁能给我主持公道!”着,王虎愤怒地把铁锹往河一戳,这一下没戳进去,就到当的一声响。我和王虎都了一下,王虎用铁锹扒拉了下,在这河底竟然出现了一紫黑色的木板。王虎和我都奇,开始用铁锹铲去上面的沙,想不到这木板越清理越,最后竟然清理出来一个箱一样的东西。王虎左右看看小声说:“老陈,别声张。说着就开始埋,我也不知道是在干啥,不过看王虎的样似乎有什么秘密。埋完了之,王虎一搂我的肩膀,趴在耳边小声说:“老陈,天知知,你知我知。”“这箱子有啥啊?挖出来打开看看呀”我好奇地说。王虎小声说“这是一口棺材。”我想了下,心说不对啊。我说:“会,棺材不会这么小。”“着呢,这是发水从山上冲下的。”王虎小声说,“我看,这棺材是上好的乌木打造上了九层漆,上面还有花鸟纹路,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姐或者奶奶,搞不好是个清格格的棺材。里面肯定有货”我半信半疑地说:“不能。”刚好这时候队长过来了问我俩不干活嘀嘀咕咕干啥。王虎顿时捂着说肚子疼,在憋不住了,让我拎着棉大给他挡着,他这时候解开了子,蹲在这里拉了一泡屎。远处的大姑娘都躲得远远的有已婚妇女开始骂他,用土垃砸他。不过这个办法奏效一直到天黑,也没有人来我王虎的分段,安全地守护住这口棺材的秘密。我们的住地点在三里外的大龙沟,干天活我倒下就睡着了。我睡正香,就梦到有一双爪子伸来抓住了我的脑袋,我吓得激灵,猛地睁开眼。这时候只手捂住了我的嘴说:“老,是我,虎子。”我坐起来围着棉被小声骂道:“你他有病吧,大晚上的不睡觉,干啥啊!”“起来,跟我走”虎子用手电筒给我照着炕的衣服,顺手把毛衣扔给了说:“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老陈,今晚过后,也许我俩发了。快穿上毛衣,哎呦卧,你毛衣穿反了……”这天上风特别大,春天的西北风着内蒙古的沙子形成了沙尘。我俩都扛着铁锹,虎子另背着一个绿帆布的挎包。我打着手电筒都照不出三米,一路深一脚浅一脚的,我俩不知道摔了多少跟头,但凭记忆我俩还是摸到了地方。方是找到了,但是具体位置哪里在这乌漆嘛黑的夜里可有点难找了。幸好还有虎子那泡屎做标记,我俩低着头一尺一尺地往前摸索。终于摸索了十几分钟之后,我们到了那泡屎。虎子将身上的包卸下来扔在了地上,挎包是撬扛和斧子。他噗地一口手心里啐了一口唾沫之后,起铁锹就挖了起来。我把手筒放在一旁架好,和虎子一挖。我俩修河的时候,干活磨蹭蹭,但是这时候,我俩像是在身上安装了电动小马,疯了一样。清理出来的是材的头部,长大概有两米,一米半左右。这是一口很大棺材。虎子一边挖一边说:老陈,这就叫天公作美,这风,谁也不会来巡夜了。”说:“还有多深啊!”虎子:“老陈,我们从旁边挖一槽子,把棺材放倒,这棺材倒,我俩就能打开了。”接来,我俩从棺材旁边开始挖挖出来一个刚好能放下棺材槽子,这个槽子我俩只挖了个小时。在这大风天里,热不断,把背壶里的水都喝光。挖出来之后,我和虎子到棺材的另外一面,虎子喊着二三,我俩用力一推,这棺慢慢悠悠就倒了下去。落地时候砰地一声。风越刮越大沙子打在脸上生疼。不过此我觉得我的血都沸腾了起来浑身都颤抖了起来。我俩趴棺材上面,互相用手电筒照对方看着对方。我看到,虎的眼睛激动地已经湿润了,说:“老陈,今晚过后我们发了。有钱了之后,我要回·京,你呢?”我说:“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想发。”虎子这时候把挎包拽了来,把撬杠拿出来。我用手筒照着,他抡起撬杠就插到棺盖下面。用力一撬,嘎吱声,这棺盖就开了一条缝。着,他转着圈,顺着这个缝就撬了出去,围着棺盖撬了圈,棺盖才算是撬了下来。棺盖有十公分厚,这乌木死死沉的,我和虎子也算是身力不亏,用尽力气,喊着一三才把这棺盖给抬了下来。到了一旁后,我俩举着手电往里一照,本来以为里面应是有尸体的,但是我们看到,是里面还有一具棺材。这棺材和普通的棺材大小一样就摆在这大棺材的正中央了我喃喃说:“是不是从苏联过来的啊,苏联流行套娃。虎子说:“老陈,这你就不了,大户人家的棺材都是双的,外面的这一层叫椁,里这一层才叫棺。棺椁,这是套。这就更说明里面有货了”我俩这时候把手电筒照向这棺椁之间的空间里,在这面,有一些碎了的瓷器,虎跳进去捡了个瓶子底,照着:“老陈,全是碎瓷片了,是没碎,随便一件就值个两千的。

三千世界快穿
    苹果版Store

      三千世界快穿
      活动推荐

      玄幻  |  雅淳

      此话一出,我惊了,朱由惊了。我本来以为周雨夕我弄个组长当当就很不错,结果直接搞了个副经理比赵泰那混账都要升得快一旁,朱由面色难看至极他看向吕超,颤巍巍问道“吕主管,我没听错吧,刚才说要带林子阳去副经办公室?”“没错,从现开始,林子阳先生就是我中庆广告的创意部副经理。”吕超道。闻言,朱由色顿时煞白,看向我的眼中也多了几分恐惧。我没理会他,填好入职表格后跟着吕超往办公室走去,途路过前台,那个可爱妹看到我,立马悻悻低下小袋,估计是怕我记仇。来办公室后,我惊奇的发现的办公室竟然就在赵泰办室的对面,中间只隔了一走廊,看来周雨夕为了我方便监视赵泰的动静,真煞费苦心啊。“林经理,后这里就是你的办公室了至于门上的照片和名牌正制作中,还有如果没什么,我就先走,不打扰你了”“好,谢谢吕主管。”吕超离开,我仔细看了看廊周围的环境,确认没有控,又看向赵泰办公室,认里面没人后,我把赵泰公室门上的照片抽出来放地上,而后推门而入。我了一点时间,在赵泰办公的几个隐蔽角落都装上微摄像头,甚至有一个在墙对着赵泰的电脑屏幕。然就在我装好摄像头,正想离开之时,突然传来门柄动的声音。只见赵泰推门入,正好与我四目相对。浑身一激灵,心想:糟糕被发现了!“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在我的办公室?”泰警惕地看着我,冷声质道。我看着赵泰略带疑惑眼神,心想莫非他不知道的身份?可是他都和我老厮混在一起了,连我这个老公的都不知道吗?于是我试探道:“你好,我叫子阳,是新来的创意部副理,我应该是走错办公室。”听闻我的身份,赵泰神色缓了下来,他上下打我一番后,竟主动朝我伸手掌,笑道:“哦,原来林经理,幸会,我是赵泰客户部副经理。”赵泰这客气,应该是把我当成也后台的人了,毕竟我和他纪相仿,又一入职就是副理,难免他会这么认为。和他握手,没有发觉丝毫常,看来他是真的不认识,并不知道那个和他在酒厮混的女人就是我的妻子“不好意思啊赵经理,我门外没有照片,还以为是的办公室呢,结果走错了”我尽量保持微笑。其实这一刻,有一个杀了赵泰念头在我脑海中一闪而过但我还是克制住了,既然报复,那就要报复的彻彻底,让*夫**生不如死。我的理由还算充足,赵泰没有说什么,客气地送我出办公室,还和我交换了话号码。回到自己办公室,我仔细检查了一遍,没发现偷拍或窃听的设备。年头,万事需谨慎,我能别人装设备,别人自然也给我装,特别是周雨夕那小婆娘,她让我监视赵泰同时不代表她不会监视我毕竟我现在并没有真正取她的信任。也有可能她依在怀疑我跟赵泰是一伙的让我监视赵泰不过是在引出洞,所以不排除她会在办公室装设备的可能性。查完后,我带上耳机坐到公椅上,打开手机连接赵办公室的摄像头,开始监他的一举一动。不愧是董的儿子,整整一天,赵泰在玩手机而不是忙工作,时候送进去的工作文件,一会儿就有秘书来收走代了,赵泰最多就给文件签名而已。这个逼崽子还有无意地向小秘书揩油……了下午快要下班的时候,泰都没什么动静,我点进信想着给周雨夕汇报情况就在这时,赵泰突然有了常行为,只见他把椅子搬墙角,然后用椅子垫高挪一块天花板,从里面拿出一部手机。接着,赵泰用部手机拨了一通电话,通摄像头我可以清晰看到,系人的备注是一个“黄”。黄晓莉?我第一时间就到了妻子。电话很快接通我听不到电话另一头的声,但从赵泰打情骂俏的话中可以听得出来,跟她通的应该就是我的妻子黄晓了。“宝贝,憋了两天都把我憋死了,今晚老地方,我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男人,嘿嘿嘿。”挂断电后,赵泰把手机藏回原地然后兴冲冲地离开了办公。我悄悄跟上赵泰,只见开着大奔来到一间酒店门,等他进去酒店后,我下一看,发现居然就是上次撞见他们奸情时的那家酒。原来这就是赵泰所说的地方!这得在同一家酒店情多少次才能变成老地方?我愈发觉得自己头顶上绿色帽子油光发亮。我跟进去,在酒店大堂那里,远远地看见了一道熟悉的影。正是我曾经深爱着的子,如今红杏出墙的黄晓。妻子穿着一身性感吊带,露出光洁无暇的玉背,窄的裙摆勾勒出诱人的身曲线,两条大长腿踩着那我熬夜送了大半个月外卖凑够钱送给她的红色名牌跟鞋。见到赵泰后,妻子出娇艳的笑容迎了上去,动挽起赵泰的手。我一路到房间外面,躲在角落里视着,这对狗男女竟然在间外面走廊上就开始亲吻来,两个人抱在一起边开间门边激情亲吻,等到进房间后已经衣衫褴褛了。个房间我也认得,正是上他们苟且时的房间。你说对狗男女专一吧,可他们出轨偷情,你说他们放荡,可他们又钟情于一家酒乃至一间房间来**。想想真是可笑。十五分钟后,泰搂着妻子的细腰出了房,只见妻子满脸潮红。我自笑了笑,才十五分钟?晓莉你到底看中赵泰的什东西,难道真的只是钱吗也是,像你这样的女人,钱便能使你快乐。等这对男女离开后,我跑到酒店台开了他们**完的房间,在里面装上几个微型摄像。既然这房间是老地方,么他们迟早会再次来这里情的,到那时我就可以拍他们**的肮脏画面。离开酒店后,我给周雨夕发去信,告诉她赵泰下班后就冲冲地开车离开了公司。然,我隐瞒了跟踪赵泰及后的事情。晚上十点,我到家躺在床上思考着报复划的细节以及备用方案。在想,无论周雨夕是否真还在怀疑我和赵泰是一伙,她现在的警惕性肯定都高了许多,万一她深挖下,很有可能挖到赵泰和我子以及我的关系。到那时她肯定就识破了我的报复划,所以为了避免夜长梦,我决定把计划推前进行想到这里,我给一个混道的朋友拨过去电话。明天一场英雄救美的好戏即将场。就在这时,手机显示一个陌生来电

      三生缠
      客户端可靠

      三生缠
      新手指引

      玄幻  |  如婧

      我走上前搂了搂老婆,声说了一句,辛苦了,自己来就行。“老公只你舒服,就好,你是这家的支柱,没了你,我就没有家了。”老婆对甜甜一笑,抱着我的腰低喃道。我嗯了一声,很想问老婆,即然这么乎我,为什么还出/轨,不过想了想,她肯定会谎,我心底叹息一声,觉索然无味,没有再说么。我心里其实很希望老婆能够对我坦白,或我会给她一次机会。我渐的不愿意直接去质问,因为她会撒谎,我也想一次一次的去争执,以我选择了沉默,要么坦白,要么我找到她出/轨的证据,到时候转身走。老婆简单做了一些餐,我吃了饭去了学校今天她休息所以告诉我她要在家补一觉,我嗯一声,嘱托她锁好门就出了家门。下了楼,突门卫老王叫住了我。我着问他有什么事情,他着老黄牙瞅着劣质的烟笑着问我老婆有没有在?我皱了皱眉,脸色有不悦,问他有什么事情老王告诉我,老婆曾打物业的电话,说是找个下水道的,他刚好懂得下水道,到时候随便给一点烟钱就好,绝对比的那些人便宜多了。我诉他已经修好了,望着王满脸懊悔猛抽了两口,那一嘴的发黄的牙齿我就感觉非常的恶心,觉告诉我,他根本不是了那几个钱,而是为了我的老婆。我脑海里忍住想到,如果不是我早刚好碰到,老王会不会接上楼,万一老婆开了,我一想到她在电梯的现,她估计都不敢吭声反抗。我看到对面的老,已经快五十多了,还有娶媳妇,过去感觉他挺亲切,突然望着他一懊恼的神情,满脸的褶和大黄牙,我就有些愤。怪不得每次我和老婆去,老王都表现的很热和亲切,有时候还主动我老婆拎着米油。我忍住有些担心,老婆会不被老王占便宜了,一想老王穿着好似几年没洗衣服,离得近的时候,能闻到一股酸臭味,我法想象柔弱的老婆,有有被这个半辈子没有碰女人的混蛋给占了便宜我沉着脸直接警告老王以后没事不要打听我老,要不然我投诉到物业,让他丢了工作。老王脸尴尬的连连摆了摆手嘴里说着误会了,误会,就头也不回的跑回了卫处。我不知道,这番告有没有作用。我上了交车后给老婆打了一个话,让她不要乱开门,别是门卫处的老王,老问我为什么,我就不耐的告诉她,记得不要开。当老婆应承下来后,才挂了电话,我想到昨那个被她标注成赵丽莎高大鹏,就急忙翻找微通讯录,想要找到舒雅微信,让她接下来多注一下这个人的通讯记录找了一圈也没有发现舒的微信,我才想到昨天的匆忙,忘记备注了,通过聊天框的加入信息到了一个疑似舒雅的微。她的头像是一个米老,我不确定她是不是舒,我的微信上有很多学还有一些过去的大学同和学校领导,万一搞错了,可就麻烦了。我点舒雅的朋友圈,发现我然被屏蔽了。我有点纳,我发了一个信息过去问她是不是舒雅,过了会也没有人回,我暗暗幸,还好刚刚没有直接她。我最后得到一个结,要么舒雅删了我,要就是屏蔽我观看朋友圈我用另外一个老家的手号,又申请了一个微信这个号,一直没有舍得,大多数就是给父母通电话,加上月租费也不,就留着了。我把那几疑似舒雅的微信,重新上。过了大概二十多分,我也下了公交车,突两个微信同时响了,我拿出经常用的那个微信看到舒雅回我信息了,才想到早晨都有晨读,个时候是不能玩手机的我皱了皱眉看着那个微号,是那个屏蔽我观看友圈的微信,我让她打朋友圈,其实我想确定下她是不是舒雅。不过扭捏了半天,就是不愿打开。我最后没有纠结个问题,让她发个语音只要能确定是她本人就,最后舒雅发了语音,听声音像是在厕所里,为旁边还能听到淅淅沥的声音。我神色有些不然,干咳了一声,交代注意下那个叫高大鹏的讯记录,就把手机揣回袋里,走进了办公室。午放学后,老婆给我打一个电话,问我要不要来吃饭。我不想来回赶太麻烦,就让她自己吃我在食堂吃过饭后,在公室休息,突然舒雅给打过来电话,然后让我微信,不大一会,我收一个照片,是高大鹏的话记录,有两分钟,而他打电话的手机号码,非常熟悉,竟然是老婆。老婆主动给高大鹏,的电话。我看了一眼通记录,老婆刚挂了我的话,就给这个高大鹏打。难道老婆给我打电话只是一个幌子,最根本目的,只是确认我是不要回家,更方便她去约那个高大鹏。我一想到婆的这个目的,脸色就铁青一片,我收拾好公包,转身直接出了办公,打了一辆车直奔家里我心急如火的冲回家,担心老婆会和那个高大,在属于我的床上就直搞起来。我的内心很矛,我很希望到家后,老只是在做家务,又希望让我抓到她出/轨的证据。我在小区门口下了车匆忙给了钱,我脸色难,推开车门就想冲回家突然一道声音引起了我注意。我听到老王在喊婆的名字。他想干什么我抬头看过去,老婆走小区门口,那个门卫老匆忙迎过来,笑的满脸皱都开了,我这个时候然长出了一口气,最起老婆没有和那个高大鹏我家里做那种事。我转一想,现在刚好下午一半,老婆应该吃过午饭,这个时间出去做什么她今天休息,而且看她穿着也不像去上班,更是为了约会。难道老婆担心家里不安全,所以特意打扮一下,为了怕突然回去更是提前打电,探了我口风。我望着婆满脸笑意的脸庞,那双眼睛水蒙蒙的好似透一抹喜悦的神情,离多都能感受到她的魅力。为了出门,打扮得很漂,一袭裁剪得体的连衣,在两腿之间做了斜开,显得风格清爽中透着浓的女人味,两条修长美腿显现出来,在浅薄黑丝裤袜的衬托下,绷的裙子中一抹黑,越发撩人心弦,走动之间,的雪臀被包裹的更为挺饱满。门卫老王望向老背后臀部的眼神,一副/裸裸想要占有的冲动,她的身材太完美了,几任何一个男人看到她,会有冲动。老婆走出小后,没有坐公交车和出车,我有些诧异,慢慢跟在后面。老婆走到离区有段距离的隐蔽的路,突然停了下来,拿出机打了一个电话

      三十出道从综艺开始
      官方下载网址

      三十出道从综艺开始
      游戏中心下载

      玄幻  |  寒噤

      刘先华极为精明,听到尚庭松语气,知道事态还在控制的范内,他立即表态道:“尚市长午我做东,在鸿雁楼吧。”尚松嗯了一声,表示同意,接着道:“老刘,那份材料是谁写?”刘先华抬眼望着宋建国,心翼翼地问道:“尚市长,写材料……是不是闯祸了?”尚松拿手摩挲着头发,爽朗地笑:“没有,市长和书记可都对份材料赞不绝口,夸你老刘有魄,更有见识,我这才问问你谁写的,怎么,该不会真是你?”“赞不绝口?”刘先华惊张大了嘴巴,心头一阵狂喜,笑着谦虚道:“尚市长,我哪这个本事,正在问呢,您的电打进来了。”尚庭松点了点头笑着道:“那问清楚,农机厂是卧虎藏龙啊,这样的人才不住,实在太可惜了,午也一块出来吧,介绍给我认识一下。刘先华连连点头,笑着道:“的,好的,尚市长,请放心。电话挂断,刘先华喜眉梢,暗庆幸,这次是误打误撞,因祸福了,一股畅快的情绪在心涌着,当他再看向宋建国的眼神,火辣辣的,像是着了火。宋国不了解事情的变化,心里忐不安,结结巴巴地问道:“刘刘厂长,我没闯祸吧?”刘先忽然抬起手,砰地一拍桌子,无征兆的哈哈大笑起来:“老啊老宋,你这次可是为咱们农厂立功了,也帮了我一个大忙!”宋建国这才松了口气,拿抹了下额头的冷汗,也陪着嘿地笑着。刘先华喝了口茶水,续道:“老宋,你别去班了,紧时间,好好收拾一下,弄得面一点,我们午和尚市长吃饭这次要是能抓住机会,你可飞腾达了。”“飞黄腾达?”宋国听得有些犯迷糊,他晕乎乎离开了办公室,来到外面,心在犯嘀咕,难道小泉写的那份料,真有那么大的作用,连市的领导都看了,这怎么可能啊午,青阳市委召开了常委会议副市长尚庭松虽不是常委,却应邀列席会议,这次的会议,论了多个议题,其一项,是讨这篇关于深化国企改革的几点议。最近一段时间,围绕着国改革的议题,在青阳市委内部经有了多次讨论,但没有任何次,能像现在这样成功,常委都很认同材料的观点,也形成一致意见。事实,这也推翻了前初步形成的结论,在国企改的问题,不再冒进,而是积蓄量,稳扎稳打,提前做好过苦子的准备,以便度过难关。会决定,将这份材料形成件,下到青阳市内各家国企,认真学,同时,成立专门的工作组,全市几家重点企业进行摸底,施风险评估,以便制定更加详的应对措施。会后,尚庭松被到了书记办公室,半个小时后他才春风满面地离开,下楼之,钻进小车,直接驶往青阳市大的饭店,鸿雁楼大酒店。尚松是一个思维极为活跃的人,着敏锐的洞察力,否则,也不能在这个年纪,成为手握实权副市长,分管着几个重要部门昨天,当他从刘先华的办公室到这份材料后,觉得里面的信量极大,不但对国企改革方面提出了重要的意见,并且,对当前形势的判断,更有着独到见解。因此,他在小车里看了遍,立即作出指示,将安排好几项活动全部取消,回到办公他仔细研读,并且查阅了相关息,取得了意外发现。正如材所言,在最近不到半年的时间,在江州省内,因经营管理不,造成严重亏损,不能抵偿到债务,而光是实施破产的企业达到了三四十家之多。发现了条线索之后,他顿时吃了一惊忙给外地的几个同学打了电话通过一番了解,得出惊人结论一场国企破产倒闭的大风暴正酝酿之。然而,令人更加吃惊是,直到目前为止,很多地方领导对此都毫无察觉,并没有出有针对性的调整,这也预示,危机只是刚刚开始露出苗头也许用不了多久,会蔓延开来尚庭松不敢怠慢,赶忙把情况市长做了汇报,两人经过沟通后,取得共识,随即给青阳晨的总编打了电话,将章作为头头条,发表出去。市委书记李国在看到报纸之后,也支持了个结论,并对其若干观点赞不口,马给分管副市长尚庭松打电话,询问详细情况,这才有常委会的大讨论。在这件事情副市长尚庭松得了高分,在书和市长两人那里,都得到了充的肯定,也令常委们刮目相看这让他很是得意。而此时,他常迫切地想见到那位写材料的,除了表示感谢外,还要一些题,当面讨教,毕竟,材料有内容,他还没有完全搞明白。午一点半钟,鸿雁楼的包厢里,传出爽朗的笑声,酒桌的气很是融洽。尚庭松兴致很高,取出报纸,用手指着,啧啧赞:“你看看第五条,再看看第条,写的好,真是写到点子了”刘先华连连点头,附和着道“没错,真是一针见血,把问都讲透了,这样的材料,可不一般人能写出来的,老宋是深不露啊!”尚庭松笑笑,把报放下,忽然提议道:“老宋啊你这种人才,放在农机厂做工,真是太可惜了,干脆,调过给我当秘书吧,怎么样?”宋国吓了一跳,连连摇头道:“行,尚市长,这可不行,我可是那块材料。”“怎么不行?尚庭松摆了摆手,笑吟吟地道“我说你行,你行,别的不说你这篇章,市政府办的那几个才,没一个人能写得出来!”先华也很高兴,赶忙劝道:“周啊,尚市长难得这么夸奖一人,你过去吧,要不然,尚市会以为,是我压着人不放,那可担当不起了。”旁边的周衡也连连点头,笑着道:“老宋去给尚市长当秘书可是好事,少人烧香拜佛都求不来呢,你倒好,还拿捏起来了。”宋建有些懵了,赶忙给尚庭松满酒端起杯子,起身道:“尚市长感谢您的赏识,可这件事情,真的无能为力。”尚庭松愣了下,随即点了点头,笑着道:好,人各有志,不能强求,那了,来来,老宋,喝酒,喝酒”刘先华赶忙出来解围,打岔:“尚市长,一直以来,您对机厂,对我刘先华都是非常关,这份人情,真不知几时能还!”尚庭松哈哈一笑,摆手道“老刘,说什么浑话,这是我工作嘛!不过,你要是真想表,多喝几杯。”刘先华听了,点了两瓶酒,笑着道:“尚市,您是海量,论酒量,我们可不是对手,但今天高兴,我老舍命陪君子了。”尚庭松笑了,点头道:“好,那今天大家兴。”接下来,刘先华说到做,连着喝了三杯。这间包厢里宋建国的身份最低,因此一杯落,也都跟着喝了,这时酒劲,觉得天旋地转,很是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