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第141章 急诊帅医驾到
    单机游戏下载

      更新时间:2021-04-18 23:21:10

      我要打赏
      电脑版免费下载
      打赏共203466恒币
      安卓平台客户端下载

      最新打赏

      更多打赏记录

      苹果版客户端下载

      我要评论
      功能APP
      评论共8452条
      最新可靠
      
      

      我这一支冰棒打开了僵局,女孩问我的工作好不好?

      回复(89)

      秋棋

    • 重选人生系统
      手机版客户端

      我想着阿姨浅笑倩兮的样子,感谢她给我找了这样的一个极品宝贝呢!大学出来后的极度无聊在这一刻烟消云散,我的行尸走肉的生活就要结束了,从现在开始,我将会有一个全新的面貌展现,就好像当年我进大学门一样,神采飞扬且挥斥方遒。

      回复(90)

      梦吟

    • 我不是从前
      详细介绍

      公园里人很多,我们并排走着,不说话。

      回复(21)

      雪海翩然

    • 往昔烟云
      哪个好Store

      吴倩似乎看出了我的尴尬,她说:“这烟给你可不是白抽的哦,这个星期天你帮我做件事,好啵?”

      回复(66)

      薇雨

    • 点击查看更多书评
      广告服务

      书友还读过

      明天我们好好过
      电脑游戏下载

        明天我们好好过
        规则大厅

        玄幻  |  羽泪秋

        “还能怎么谢?给钱啊人民的币”老道士搓了手指头,随后继续说道“这香火钱也不是我要回观里是要敬神的。看家里不富裕也不多要,啥——你给准备十万意意思就行。”原本男人上还带着笑模样,听到道士开口要十万的香火之后,嘴立马就裂了起。随后他抱着肩膀蹲在地上,哭丧着脸说道:老神仙,你看把我卖了不值十万?要不你把黄叫回来,让它上了我的”“事儿给你平了,现哭穷装死了?这样的事道爷我见的多了,少来一套!”老道士见到男不打算给钱,原本打算作的。可是又看到这一人家实在是没啥油水,下在心里盘算了一番之,放缓了语气继续说道“那你自己说,最多能多少?”男人愁眉苦脸说道:“家里原本还有钱,这些日子都给这个家娘们儿请神看病了。里还拉着两万多的饥荒要不我找亲戚凑凑,你拿个三百?”“我要十你给三百?就地还钱也有这么还的,一口价八八”“家里穷啊,我还着村里的低保。最多能三百五”“别给脸不要啊,最后讲一次价了,万六”“我也豁出去了不过了!最多三百八”五万!”三百八十五”过一番不对称的讨价还之后,最终男人凑了五块钱。男人平时借惯了不怎么还,没几个人赶给他钱。就这点钱也是了半天,五百块钱凑出一小口袋毛票。最大的是个二十块钱,一块五的一大堆这让以为能捞笔的老道士十分不满,好了钱数之后,他骂骂咧的带着小孩子走出了户人家:“你们家没好等着遭报应吧。这次是黄仙迷了,下次是狐仙再下次是刺猬。过两年的孩子像豆杵子”原本人还想着送送,听他骂难听也拉不下脸相送。由这一对师徒俩推着自车走出了自己家大门。道士气哼哼的偏腿上车随后一把将小孩子拽了车。正准备骑车回家的候,发现大门外面竟然着一辆奔驰轿车。农村上没有路灯,黑乎乎的看不清车上有没有人。着自己带着小徒弟连打骗的只得了五百块钱,要连夜骑车回家,凭什人家舒舒服服的坐在豪,自己还要累死累活的下,老道士越想越气,肚子里这点邪火都撒在驰车上了,一口浓痰啐了车灯上,随后冲着奔骂道:“老天爷瞎了眼!什么王八蛋都能坐这好的车。这钱一看就知不是好来的,你媳妇在面靠人,你蒙头挣得王钱”黑灯瞎火的,老道老眼昏花以为车上没人骂完还不算完,冲着车的位置就是一脚。这一直接将车头踹出来一个,就在他准备再来一脚时候,车灯突然亮了起,随后车门打开,从驾位上走下来一个两米多的男人来。这男人一身西装,走到了车头看了眼车灯上的痰渍,和车的凹陷之后,一把抓住正要骑车离开的老道士说道:“那口吐沫我不你计较,刚才这一脚得到说到吧?”老道士没到车上还有人,见到自车被男人抓住,他急忙头冲着小孩子说道:“孩崽子!我不是让你老实实坐着吗?胡乱伸什腿,看看踹着人家车了。赶紧给人家赔礼道歉训完了孩子,老道士又了一副笑脸,冲着高大人说道:“看在我的面上了,别跟孩子一般见嘛,这孩子不小心碰到,又不是成心踹的。你都是有钱人,家大业大也不在乎这点钱。”见自己无缘无故的被老道训斥,小孩子脸上都是怒的神情,瞪着老头子呼的喘着粗气。只不过从小被老道士养大,虽心里憋屈却又无可奈何高大男人完全不吃老道这一套,他指着车头的陷说道:“别说那些没的,今天不把修车钱给,你们爷俩那也别想去我也不讹你,一千”“么就一千?你欺负我这老头子没见过世面吗?听到男人让自己赔一千钱,老道士的脸上瞬间得涨红。随后从口袋里掏出来一把毛票来,塞了男人的怀里,继续说:“就这么多”他的话没有说完,后面的车门开,刚才趴窗户看热闹中年胖子从车里走了下。笑眯眯的冲着高大男说道:“破军你这是干么?不就是一个瘪吗?踹的不是踹?看看你把家吓的”说话的时候,子走到了老道士的身边嘿嘿笑了一声之后,便目光转移到了车后座的子身上。仔细端详了一坐在车座后面的小男孩后,他从怀里摸出来一中华香烟。取出来一根给了老道士,随后再次道:“刚才我在窗户外都看到了,老师父你好事啊。教出来的徒弟三下就把黄仙赶走了,这一般跳神的可厉害多了”看到这个胖子好说话似乎没有让自己赔钱的思。老道士这才松了口,他笑嘻嘻的接过了香别在耳朵上,这才说道“都是雕虫小技,那是爷我有好生之德,没有自动手。要不然的话一符纸请下来太上老君”着老道士说的唾沫星子溅,胖子笑着打断了他话,说道:“那是那是看得出来老师父你就不凡人。不知道贵师徒怎称呼?要是以后我也遇个鬼啊神的,去哪能找你们师徒帮忙?”听到能会有新买卖,老道士马收敛了笑容,挤出来分仙风道骨的样子,说:“你好眼力,既然都出来,那我也不瞒着你。老道士我法名孔大龙是前明崇祯皇帝的三太,刚刚出生的时候正赶闯贼李自成攻打北上京当时我父皇崇祯爷一剑断了我姐姐的胳膊,还要刺死我然后全家一起国。幸好当时我师父黎老母降世临凡,施展神救下了我。带到了终南学艺”胖子笑眯眯的耐心思听老道士胡说八道正听到老道士说他在终山巧遇白素贞前来盗取芝仙草的时候,一阵电铃声响了起来,胖子掏手机听了一下之后,对电话说道:“他去云南什么?苗疆的死人潭行,我亲自去一趟吧”三两语挂了电话之后,胖转头对着老道士说道:真是不巧啊,家里出了事。我得赶紧回去一趟是我的名片,日后不管什么事情,直接打这个话找我。对了,你这高怎么称呼?”老道士接名片,借着奔驰的车灯亮,看到上面印着——俗事务调查研究局,局高亮的名字。他心里一盘算着这个民俗事务调研究局是个什么单位,边应付着说道:“我这弟法名车前子看不出来板你还是个局长,那啥正好有点小事,贫道我算重塑三清金身,老板不能”他的话还没有说,高胖子已经从怀里摸来支票本。写上了数字后,撕下来这张支票递了老道士,随后笑着说:“记得啊,不管什么情,打这个电话”看着经绝尘而去的奔驰车,道士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前一切是真的。借着车灯他数了数支票后面几零:“个十百千万、十要不娶个老婆还俗大儿,记得明天早上去村子面囤鸡

        路虎
        软件升级版

        路虎
        网址登入

        玄幻  |  珊璃陌

        女人的思想动摇。王娟在工厂里个临时工,尽管城镇户口,工资比厂里的正式工低很多,一旦进机关单位,那可是鸟枪换炮了,仅工资要翻番,个人的身份也不于往日了,毕竟国家干部的身份这在当时还是比值得自豪的。女思想上一旦有些动,就给男人有可乘之机。一个日的傍晚,刘大特意到王娟上班厂后门口等着王,下班时间到了远远的,瞧见身花裙子的王娟在群人中相当醒目从门口走出来,大明的一颗心差激动的跳出来,晚王娟答应了跟吃饭,他已经把切准备妥当,就着小羊入虎口了王娟远远的瞧见大明,心里到底些不好意思,毕不是什么好事情有些心虚的自顾前走,直到走到偏僻的地方,才红的冲着紧跟其的刘大明叫了一:“刘主任好!刘大明瞧着自己思夜想的姑娘就在面前,真是恨得立即就把女人生吞了一般,表上却装出一副有度领导模样,伸拍了拍王娟的肩说,小王啊,今请你吃饭,主要为了谈你工作调的事情,你也别张,需要做些什,我会详细跟你清楚的。“知道”细如蚊声。刘明后来领着王娟了一家早已定好酒店包间,在面羞涩的漂亮姑娘前,刘大明起初装出正经模样,杯酒下肚后,说来的话越发显得薄起来。刘大明,什么叫悔不相未嫁时,我现在算是明白了这句的辛酸之处了,王啊,自从第一见到你,我这心再也装不下任何了。王娟的连上即飞起一抹红晕在王娟的心里,大明主动帮她调工作,是因为真喜欢她,这一点是心知肚明的。用刘大明对她的欢,达到调动工的目的是她心里愿,她心里的打是,等到工作调手续一完成,就准备再继续跟刘明周旋下去。王这样的嫩雏哪里是刘大明这样的关老狐狸对手,杯酒下肚后,姑的脸色愈加红润不擅饮酒的女孩经有些云里雾里,久经酒场考验刘大明却还是一接一杯的继续要娘陪自己喝个尽。姑娘终于不胜力,于是刘大明理成章的把女孩进了宾馆的房间姑娘模糊的意识乎是在拒绝的,那螳臂当车的拒力气,只不过让上纵横驰骋的男更加多了几分兴罢了,终于姑娘命般不再拒绝。到姑娘醒来后,娘的最初反应是慌,哭泣,手足措,甚至想到了报警,心满意足刘大明只消一句就打消了姑娘所的念头。刘大明,王娟,事情已发生了,你若是这件事传扬出去,我被单位处理,你调动工作的情也黄了,从此后,你的名声也臭了,以后还有个男人敢娶你回,这种两败俱伤结果对你我来说都不利。王娟含的眼神盯着刘大,软软的说了一,可是你这样对,我要你受到惩。刘大明真诚的气说,我答应你等你调动工作进改委后,想办法拔你当副科长,帮你找一个条件的对象,以后一子你都不用再过种工人的生活,日子就在眼前,到底怎么选,我凭你自己挑。涉未深的姑娘眼里着屈辱的泪,最选择了屈从,当再次被老男人搂怀里,肆意的侵时,心里已经明了一个事实,这子,只怕自己是也回不了头了。是,刘大明却被个流泪的女人再的迷惑。其实,女人来说,第一接触男人,内心免会有恐慌,陌的环境里面对陌的男人,如何调心态,以己之软解男人之悍,征男人,是每个“甘心”女人要面的问题。是开始也是结束;是句,也是逗号。如让这第一次继续才是重要的。第次与男人做是小买卖,须用心经,日后才有发展王娟第一次要陪觉。她当然知道在同辈之间,有多竞争者。要想到自己的目的,须采取一些手段女人用眼泪能系男人。但是,女有泪也不要轻弹喜欢女人流泪的人,把泪珠当珍;不喜欢的会因而生厌。女人流时要看男人的脸这叫“女为悦己容”。刘大明喜眉梢,在他的眼,这眼泪就像稀珍宝似的,如果少的女人,还从没有人当着他的哭过,她们为了好自己,都是都命的忍耐,木偶的脸上强露出死的笑。而怀中的娟却不同,她并隐藏此时的痛苦她梨花般娇美的颊上泪珠晶莹剔,闪着妩媚之光让男人倍感珍贵心中非常快慰。第一次觉得怀中有的不是傀儡,是个活生生的第次女孩。王娟在人面前大胆、机的运用了哭这一,勾住刘大明的。被迷惑的刘大没有食言,当然尽力的操着,事不久果然想办法王娟调动工作进发改委。男女间事情就是这样,旦双方有了第一,揭开了彼此之的那层纸,接下的事情就显得简多了,王倩这两一直跟刘大明保着密切的关系,便是后来跟董云结婚后,她跟刘明之间的关系也彻底断。董云霄有什么真本事,为父亲的关系,了县委小车班的机。一次,原本好周末要陪领导外地,于是王娟跟刘大明约好了宾馆见面,却没到董云霄周末出计划意外取消,车回家的路上正瞧见老婆出门,见老婆进了宾馆门,心里不由纳,赶紧跟上去看究竟。那会不像在人手一个手机连BB机还没出来呢,董云霄跟着婆上楼后,见老进了一楼的一个间,很长时间不出来。男人的直让他感觉老婆的踪有些不正常,紧伸手去敲宾馆间的门,敲了半,门倒是开了,见老婆一个人云散懒的出现在门。董云霄一把推老婆,瞧见宾馆窗户已经大开,远的似乎瞧见一男人的背影,再的男人此刻也能到发生了什么事,董云霄顺手给老婆一巴掌后,老婆拽回家连夜问那逃走的男人底是谁?起初王还遮掩着不肯说可经不住董云霄手太狠,王娟也好吐露那男人正自己班上的,但是谁就是不说出,而且也说出自已经有三个月身的事实,但她强自己是被人硬上,自己并非自愿董云霄听了这话气急败坏,发誓定找出那个男人到时候一定带上常一块混的几个弟,要冲到发改找那个男人算账而王娟赶紧趁机找刘大明通报消。下午,看到秦凯,和秦书凯到政府,竟然被这董云霄看到,也发生了后来的事。在刘大明的办室里,梨花带雨王娟让老男人看真心有些心疼,竟这女人跟自己经有了几年的私,哪怕是养了几的一条狗也该有感情了,更何况如花似玉的小美。

        宝马7系
        海量软件高速下载

        宝马7系
        版本更新

        玄幻  |  烟纱

        此话一出,我惊了,朱由也惊了我本来以为周雨夕给我弄个组长当就很不错了,结果直接搞了个经理,比赵泰那混账都要升得快一旁,朱由面色难看至极,他看吕超,颤巍巍问道:“吕主管,没听错吧,你刚才说要带林子阳副经理办公室?”“没错,从现开始,林子阳先生就是我们中庆告的创意部副经理了。”吕超道闻言,朱由脸色顿时煞白,看向的眼神中也多了几分恐惧。我没理会他,填好入职表格后就跟着超往办公室走去,中途路过前台那个可爱妹子看到我,立马悻悻下小脑袋,估计是怕我记仇。来办公室后,我惊奇的发现我的办室竟然就在赵泰办公室的对面,间只隔了一条走廊,看来周雨夕了我能方便监视赵泰的动静,真煞费苦心啊。“林经理,以后这就是你的办公室了,至于门上的片和名牌正在制作中,还有如果什么事,我就先走,不打扰你了”“好,谢谢吕主管。”等吕超开,我仔细看了看走廊周围的环,确认没有监控,又看向赵泰办室,确认里面没人后,我把赵泰公室门上的照片抽出来放在地上而后推门而入。我花了一点时间在赵泰办公室的几个隐蔽角落都上微型摄像头,甚至有一个在墙对着赵泰的电脑屏幕。然而就在装好摄像头,正想要离开之时,然传来门柄扭动的声音。只见赵推门而入,正好与我四目相对。浑身一激灵,心想:糟糕,被发了!“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在我办公室?”赵泰警惕地看着我,声质问道。我看着赵泰略带疑惑眼神,心想莫非他不知道我的身?可是他都和我老婆厮混在一起,连我这个做老公的都不知道吗于是,我试探道:“你好,我叫子阳,是新来的创意部副经理,应该是走错办公室了。”听闻我身份,赵泰的神色缓了下来,他下打量我一番后,竟主动朝我伸手掌,笑道:“哦,原来是林经,幸会,我是赵泰,客户部副经。”赵泰这么客气,应该是把我成也有后台的人了,毕竟我和他纪相仿,又一入职就是副经理,免他会这么认为。我和他握手,有发觉丝毫异常,看来他是真的认识我,并不知道那个和他在酒厮混的女人就是我的妻子。“不意思啊赵经理,我看门外没有照,还以为是我的办公室呢,结果错了。”我尽量保持微笑。其实这一刻,有一个杀了赵泰的念头我脑海中一闪而过,但我还是克住了,既然要报复,那就要报复彻彻底底,让*夫**生不如死。我的理由还算充足,赵泰并没有什么,客气地送我走出办公室,和我交换了电话号码。回到自己公室后,我仔细检查了一遍,没发现偷拍或窃听的设备。这年头万事需谨慎,我能给别人装设备别人自然也能给我装,特别是周夕那个小婆娘,她让我监视赵泰同时不代表她不会监视我,毕竟现在并没有真正取得她的信任。有可能她依旧在怀疑我跟赵泰是伙的,让我监视赵泰不过是在引出洞,所以不排除她会在我办公装设备的可能性。检查完后,我上耳机坐到办公椅上,打开手机接赵泰办公室的摄像头,开始监他的一举一动。不愧是董事的儿,整整一天,赵泰都在玩手机而是忙工作,有时候送进去的工作件,不一会儿就有秘书来收走代了,赵泰最多就给文件签个名而。这个逼崽子还有意无意地向小书揩油……到了下午快要下班的候,赵泰都没什么动静,我点进信想着给周雨夕汇报情况。就在时,赵泰突然有了异常行为,只他把椅子搬到墙角,然后用椅子高挪开一块天花板,从里面拿出一部手机。接着,赵泰用这部手拨了一通电话,通过摄像头我可清晰看到,联系人的备注是一个黄”字。黄晓莉?我第一时间就到了妻子。电话很快接通,我听到电话另一头的声音,但从赵泰情骂俏的话语中可以听得出来,她通话的应该就是我的妻子黄晓了。“宝贝,憋了两天都快把我死了,今晚老地方见,我让你见一下什么叫真男人,嘿嘿嘿。”断电话后,赵泰把手机藏回原地然后兴冲冲地离开了办公室。我悄跟上赵泰,只见他开着大奔来一间酒店门前,等他进去酒店后我下车一看,发现居然就是上次撞见他们奸情时的那家酒店。原这就是赵泰所说的老地方!这得同一家酒店偷情多少次才能变成地方啊?我愈发觉得自己头顶上绿色帽子油光发亮。我跟了进去在酒店大堂那里,我远远地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正是我曾经深着的妻子,如今红杏出墙的黄晓。妻子穿着一身性感吊带衫,露光洁无暇的玉背,窄窄的裙摆勾出诱人的身体曲线,两条大长腿着那双我熬夜送了大半个月外卖凑够钱送给她的红色名牌高跟鞋见到赵泰后,妻子露出娇艳的笑迎了上去,主动挽起赵泰的手。一路跟到房间外面,躲在角落里视着,这对狗男女竟然在房间外走廊上就开始亲吻起来,两个人在一起边开房间门边激情亲吻,到进去房间后已经衣衫褴褛了。个房间我也认得,正是上次他们且时的房间。你说这对狗男女专吧,可他们又出轨偷情,你说他放荡吧,可他们又钟情于一家酒乃至一间房间来**。想想真是可笑。十五分钟后,赵泰搂着妻子细腰出了房间,只见妻子满脸潮。我暗自笑了笑,才十五分钟?晓莉你到底看中赵泰的什么东西难道真的只是钱吗?也是,像你样的女人,有钱便能使你快乐。这对狗男女离开后,我跑到酒店台开了他们**完的房间,在里面装上几个微型摄像头。既然这房是老地方,那么他们迟早会再次这里偷情的,到那时我就可以拍他们**的肮脏画面。离开酒店后,我给周雨夕发去微信,告诉她泰下班后就急冲冲地开车离开了司。当然,我隐瞒了跟踪赵泰及后的事情。晚上十点,我回到家在床上思考着报复计划的细节以备用方案。我在想,无论周雨夕否真的还在怀疑我和赵泰是一伙,她现在的警惕性肯定都提高了多,万一她深挖下去,很有可能到赵泰和我妻子以及我的关系。那时,她肯定就识破了我的报复划,所以为了避免夜长梦多,我定把计划推前进行。想到这里,给一个混道上的朋友拨过去电话明天,一场英雄救美的好戏即将场。就在这时,手机显示有一个生来电

        剑灵
        哪个好Store

        剑灵
        官网下载

        玄幻  |  玄檀

        张萍弯下腰,透过车窗抱着我的子,在我脸上亲了一下,然后摆手,说:“狗的拜。”我点点头张萍转身一蹦一跳地进了天然气司大楼。我看着她弹跳的臀部,了口气,心里想:这么大的屁股路最好别跳,也不怕掉在地上。租车司机送我到单位大门口,我了车费从车上下来,走进了办公楼,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进了公室我泡了一杯茶,然后端着茶走到办公桌前坐下,翻看案头的件。这些文件都是这段日子积压来的工作,大部分都是上面分发来的文件,还有一部分是本局需做的工作计划和工作任务。现在介绍介绍我自己吧,我是江海市政局的常务副局长,去年刚从市它职能部门调来任职。一般公职员最少要混到四十多岁才有可能到常务副局长的位置上,而且还资历高,能力强,最重要的是后硬。我不到三十岁就当上了本局二把手,让无数人咬碎钢牙,除羡慕嫉妒恨就只剩下骂娘了。至为止,我仍然保持着本省的一项录,那就是全省最年轻的正处级部,那一年我才刚刚二十八岁,十岁就被调到了这个油水最肥的门任职常务副局长。在许多人看,我的晋升速度几乎是坐着火箭步青云。江海市几乎没有人不怀我要么有非常硬的后台,他们都口咬定,我要么省里甚至是中央点培养的年轻干部,否则别人升一波三折,而我的晋升之路几乎一路绿灯平步青云。这样的晋升度在别人看来哪里是坐火箭,简就是坐着飞毛腿导弹追星赶月了几乎所有的人都怀疑我有非常硬后台,这个怀疑没错,我的确有常硬的后台。确切地说,不是后,而是我的出身,江海这个地方是当年我爷爷那个整编师打下来,爷爷和父亲先后都担任过江海一号人物。江海是地级市,是本最大的工业城市,矿产资源丰富老爷子虽然调到省里面任职,却然兼着江海市的一号,一般办公在江海,时不时也在省城驻扎一时间。这样大家都明白了,我们是江海第一世家,有这样的背景我不想往上升也不行,因为从我生那一刻起就肩负着这样的使命老爷子姓杨,而我却姓唐,而且初中起我就没有和父亲一起生活我是在省城滨河市读的初中和高,大学在北京,因此知道我们是子关系的人并不多。上初中时我杨亮而不是现在的唐亮,唐亮这名字是我上初三那年母亲跳楼自后我出于对老爷子的愤怒,偷偷公丨安丨局把姓给改了。老爷子道后最初暴跳如雷,提起皮带给好一顿抽打,并扬言说我有本事公丨安丨局把姓给改了,他更有事去给我改回来。老爷子当时主政法,要做到这一点易如反掌,奇怪的是,这件事老爷子一直没做,唐亮这个名字一直被沿用到在。后来我问过他,他也没给我释。直到今天,我才有点明白老子的用意,姜还是老的辣啊,老子果然老谋深算。其实我对从政趣并不大,我更醉心的是风月场以及经商做生意,我的每一次晋都与我没有直接关系,因为我从没有找过他要求升职,而是父亲幕后操控。因为我此前担任的职都没什么实权,虽然我的晋升之一直伴随着争议,却没有引起别的足够重视,因此也没有过于强的反弹,这些就是老爷子想要的果。老爷子已经为我设计好了一康庄大道,只要我不出大的问题不犯无法饶恕的错误,那我的晋之路会一直向前发展,直到达到爷子能力范畴的顶峰。事实上,的这部履历里还遗漏了一部分细,我自己补充进来,让大家更好了解并认识我这个人的本质。我时报考时第一志愿填写的是法律后来在读法律时发现还需要了解济学,于是我又选修了一个金融济学专业,因为选修了双学位,的大学上了五年,拿到了两个学,相当于硕士毕业。我人生前三年最华彩的部分发生在我上大三那一年,这件事直到现在我还时回想起,认为那次我完全证明了己经商的天赋。那年我开始把我限的生活费分成四部分,一部分用,一部分用来做泡妞经费,一分用来积攒做第一笔生意的启动金,剩余的零头用来零花。我不富二代,所以我能挥霍的零花钱较有限。老爷子每年会给我一笔,随着我年龄的增长这笔钱数额会增长,这笔钱我自己随意支配一般这些钱我都花不完,到年底能剩点。虽然我不推崇花钱交女友,但谈恋爱都是要花钱的,因我的经费预算里总有一部分是专用作经费。之所以有一笔专用经,是因为我比同龄人更加早熟。年我刚满十六岁,萍姐家在省城河市,那年二十八岁。萍姐二十就结了婚,所谓七年之痒,结婚七年就和老公闹起了离婚。两人系搞得很僵,特意跑到江海市散,住在我家里。老爷子因为工作没时间照顾我,便委托她照顾我平时给我做做饭洗洗衣服,顺便盯着我复习功课。那天午后,我完球回来,头上身上都是汗,一门就一头扎进卫生间准备洗个凉澡。里面传来水流声,但门却没关,我随手推开门走进茅房间就住了,吃惊地看到萍姐正在洗澡萍姐看到我贸然闯进来也吓了一,就那么傻愣愣地看着我。我的咙一阵干燥,咽下一口唾沫,我:“萍姐……”萍姐也回过神来,脸红扑扑地说:“你跑进来干么呀,快出去,羞死人了。”我脸也通红,逃命似的跑了出去。然当时刚满十六岁,但男女之事也略懂一点。而且我隐约知道,姐和老爷子关系似乎有些不正常但这次萍姐来我家小住,老爷子待她有点冷淡,每天晚上都不怎回家住。萍姐的脸上也挂着幽怨色,在我面前对老爷子也颇有微。过了大概二十分钟的样子,我心理和生理慢慢都平复下来,这却传来敲门声。萍姐未等我应声穿着浴袍就推来门走了进来。萍的表情看起来很平静,似乎已经记了刚才的事情。她看着我轻笑一声,身上散发着沐浴液和洗发的香味,说:“小亮,我洗完了你去洗吧。”我心里却还是有点怕,磕磕巴巴说:“对不起萍姐我……我不是……故意的。”萍笑了笑,温柔地说:“姐姐知道不是故意的,并没有怪你呀。好,别想啦,快去洗澡啦。”我心想,你不怪我才怪呢,说不定还在老爷子面前告我一状,我可是口莫辩啊。我不放心地问:“求了萍姐,你千万别告诉我爸。”姐大大方方地说:“怎么会呢,一个家里住这种尴尬的事难免会生的。再说了,看见了就看见了又不会损失什么。”我抬起头时到萍姐好看的脸蛋,我的心神再一荡

        蜡笔小新斗罗大陆
        版本活动

        蜡笔小新斗罗大陆
        资源下载平台

        玄幻  |  怜梦

        “是呀?”房间里于大勇问。“我,雷剑辉,雷老。”雷剑辉在门外大声回,“于校长,我找你有点。”“稍等!”于大勇在子里大声回答,然后,门打开了,于大勇十分热情把雷剑辉让进屋子,一边雷剑辉倒茶水,一边问雷辉找他有什么事。本来,剑辉在进门之前就已经洗了如何跟于大勇开口说借的事情,可是,现在于大问他什么事,他竟然犹豫来,因为他突然之间觉得大勇这个人对自己那么好太不应该找任何理由欺骗。于大勇见雷剑辉说话吞吐吐,知道雷剑辉有事求,心里有顾虑。于是,于勇一边将茶水放在雷剑辉前的茶几上,一边笑着对剑辉说“雷老师,你找我竟有什么事,你就快说吧只要我能够帮上你忙的,一定会帮你的!”听到于勇这么说,雷剑辉一咬牙终于开口说:“于校长,天我来找你,想跟你前点……”“借钱……”于大看着雷剑辉,问:“借钱问题,雷老师,你要多少”尽管于大勇的赢得十分快,可是,雷剑辉还是感很难开口,毕竟跟于大勇识不久,跟他借一万块又是小数目,雷剑辉吞吞吐的,“于校长,我想跟你一万块!”“一万块?”大勇似乎有些意外,他看雷剑辉好半天,没有说话雷剑辉见于大勇不说话,为他感到挺为难,就赶紧:“于校长,我知道一万不是小数目,如果你感到难,就当我刚才没说!”剑辉一边跟于大勇说,一起身要跟于大勇告辞,于勇李梅朝雷剑辉摆摆手,他坐下,然后,他把老婆梅英叫到卧室里商议去了雷剑辉知道平时于大勇就怕老婆,这次自己跟他钱万块钱这么大的事情,于勇找老婆商量这很正常,此,他重新再沙发上坐下,静等佳音。一会儿,雷辉看到于大勇和他老婆从室里出来了,雷剑辉赶紧身问:“于校长,我……“雷老师,你坐下说。”大勇朝雷剑辉摆摆手,示他坐下,然后从兜里掏出叠钞票递给雷剑辉说:“老师,你运气不错,我这正好有一万块钱,是我前天从银行取回来准备给我儿做生意的,后来我女儿电话说她已经不需要了,一万块钱就借给你了!”谢谢你,于校长,也谢谢,婶婶!”雷剑辉连忙从大勇手里接过钱,连忙跟大勇夫妇道谢,“等几个我一定把钱还给你们。”不急,不急。”于大勇十大度地看着雷剑辉笑笑,,“雷老师,你先用着吧什么时候等你有钱了再还我也不迟,反正我眼下不钱用。”然后,于大勇看雷剑辉,问:“雷老师,不点点数?”雷剑辉马上着回答:“于校长,你点了,我还不相信你吗?”来,雷剑辉进门之前已经好怎么跟于大勇借钱的理,可是,现在于大勇没问他也没说。从于大勇家里来,雷剑辉终于可以长长松一口气了,刚才茹志梅他出了一道难题,没想到么快于大勇帮他解决了,剑辉心里自然是十分愉悦,他没有回自己的宿舍,是直接去敲茹志梅的房门“茹老师,好消息!”等志梅一打开房门,雷剑辉这样十分高兴地对茹志梅“哟,雷老师,什么好消啊,看把你高兴得像个孩似的!”茹志梅一边把雷辉让进门,一边想着问。剑辉没有回答,而是将手的钞票递给了茹志梅,笑呵地说:“给,茹老师,里是一万元钱,你收好了”茹志梅从雷剑辉手里接钞票,立即十分高兴地感说:“谢谢啊,雷老师。“不用谢。”雷剑辉李梅着回答,“咱们是同事,是搭档,你有困难,我帮,这是应该的嘛。”雷剑说完跟茹志梅告辞走了。谢谢啊,雷老师!”茹志再次对雷剑辉说了句感谢话,然后,她望着雷剑辉去的身影轻轻地叹息了一。吃了午饭,茹志梅觉得聊,就把雷剑辉和几个女事叫出来在操场上打羽毛,刚玩一会,茹志梅突然得尿急,就地雷剑辉和女事们说:“你们玩吧,我事离开一会。”茹志梅急奔进离操场进的厕所,然蹲下来痛快地排放体内的物。等茹志梅尿完起来,准备提上裤子时,突然看从厕所外面闯进来一个男来,把茹志梅吓了一大跳“你混……”茹志梅刚要声斥责那个不速之客,仔一看,原来那不速之客竟是副校长马大斌!茹志梅见马大斌满脸通红,走路摇晃晃地样子,猜想他中喝了很多酒,不然,最为校堂堂的副校长,怎么可连男厕所也找不到,稀里涂跑进女厕所来了呢。茹梅见是副校长马大斌,她紧把已经骂出口的脏话收回去,改口说:“你……校长,怎么跑到女厕所了”马大斌没有回答,他站离茹志梅不到两米远的地,斜搭着脑袋往茹志梅身看。那时候,茹志梅还没得及把裤子提上来,她下那雪白的肌肤白润纤细的腿毫无遗漏地映入了马大的眼帘,让马大斌的神经下子变得兴奋起来,他两发光,一双贼溜溜的大眼直勾勾盯着茹志梅身上看“啊!”茹志梅见马大斌么肆无忌惮的盯着她看,刻惊叫一声,因为她对此无思想准备,只能又羞又用她的那双美眸惊骇地看,她的嘴张得大大的,一芊芊细手本能地向上提了裤子,因为入侵者是学校校长,而且他又是喝醉了,茹志梅没有大声怒斥他已经是给足面子了,可是的行为太让茹志梅羞愤了她忍不住朝大声吼道:“校长,你,你还不出去!被茹志梅的一声娇喝吓得哆嗦,马大斌的大脑似乎醒了几分,他意识到自己醉了酒走错了对方,本想上从女厕所里推出去的,是,当他看到茹志梅那张丽明媚的漂亮脸蛋,绝色靥,两颊上微微泛红,双如注,正娇怒地瞪着他,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马大斌,你还不出去!”志梅见马大斌还站在那儿着她直看,心里不由得感又羞又怒,她狠狠地瞪了眼,大声娇喝一声。“茹…茹老师,我……我走!走!”被茹志梅这一骂,大斌彻底被骂醒了,他急转身狼狈不堪地跑出女厕。看见马大斌已经出去了她赶紧穿好裤子,像刚刚了贼一般,惊慌失措地往所两边看了看,见厕所外空无一人,她不禁长长地了口气,然后赶紧跑回了场。已经到了操场上了,志梅的心还在“砰砰”直,惊魂之余,她不禁暗自到庆幸:幸亏刚才厕所附没有旁人,不然,刚才发在厕所里那一幕肯定会马传播整个学校的,不知内的人还以为她跟马大斌在所里干见不得人的事情呢到时候,她茹志梅跳进黄也洗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