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第522章 最强王者回归
    下载中心

    更新时间:2021-04-18 23:37:41

    我要打赏
    推荐出品
    打赏共744096恒币
    指导其他

    最新打赏

    更多打赏记录

    下载安卓游戏

    我要评论
    游戏平台下载
    评论共1363条
    安卓版应用

    广告服务
    璃兮

  1. 她像风一样经过
    最新V10.1版

    这是市里农业口的一个下属机关,严格来说,属于自收自支单位。因此,我的主要工作,就是想尽一切办法为自己工资打主意。

    回复(68)

    柒萧

  2. 宿主是朵白莲怎么破
    苹果版文档

    这样的日子在我大学毕业一年后宣告结束,我的老爹在走了百十个夜路后,终于把我塞进了一家机关。

    回复(37)

    跃然

  3. 满级大佬被撩了
    功能客户端

    我下了楼找了两条小街才找到一个公用电话。我很专业地把拷机放在晕黄的灯泡下看着,一个一个键地按着吴倩的号码。

    回复(49)

    北旧

  4. 道门种田系统
    官方版升级版

    女孩灿烂地笑起来:“做不了官不要紧,发不财就是问题了。你想不想发财?”

    回复(17)

    君慕

  5. 玖魂大陆
    哪个好怎么样

    极度无聊之后,我小姨要给我介绍个女朋友。

    回复(75)

    锦婳

  6. 爱你我曾经义无反顾
    海量软件高速下载

    我点了点头:“没问题,受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调侃着说:“星期天正不知道去哪里混呢。”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双休日,可就是一天的休息我都常常不知道该怎么打发。

    回复(51)

    凤荟

  7. 修仙只为当女帝
    指导和帮助

    这个世界上不想发财的不多,发不了财的却是太多了!

    回复(23)

    琉璃晶冰

  8. 她总说谎
    玩法安全

    极度无聊之后,我小姨要给我介绍个女朋友。

    回复(30)

    夏画

  9. 点击查看更多书评
    特色功能

    书友还读过

    吃鸡之屌丝系统
    游戏活动

    吃鸡之屌丝系统
    苹果游戏免费下载官网

    玄幻  |  飘花无影

    “那倒也是。不过,,花儿,你听我说,!”邵兴旺接着刚才话题又说开了,“我现这世间没有无缘无的爱,也没有无缘无的恨,一切的一切都一种互利共生的关系或者说彼此利用的关。既然如此,扮演好己的角色,做最好的己,就是对与此关联他人最大的回报。”当然,和人养鸡是为鸡养人相比,鸡生蛋蛋生鸡就复杂太多。百年来,人类一直在底是鸡生了蛋还是蛋了鸡这个问题上争论休,估计这个问题还伴随着人类的不断繁而继续存在,直到与一起从这个世界消失或者人类从宇宙里灭。”“鸡是人类最早化的野生动物之一,古到今,关于鸡的故多如鸡毛。比如闻鸡舞,比如黄鼠狼给鸡年,没安好心等等。有文学作品里,鸡和那种剪不断理还乱的系,比如鸡犬相闻,鸣狗盗,偷鸡摸狗,鸡随鸡嫁狗随狗等,一连串的成语似乎在诉我们,鸡和狗似乎有相同的命运。生物家在给鸡和狗分类时把鸡分到雉科,把狗到犬科。据研究,鸡祖先是野鸡,狗的祖是野狼。但和祖先野相比,狗这一辈子活太委屈,太窝囊。寄篱下,摇尾乞怜自不说。单就能活到老,到一把年纪,就是一挺不容易的事情。”花儿,你听着没?”兴旺问。“花儿,你着没?”邵兴旺又问“花儿,你听着没?邵兴旺接着问。“我着呢!我的亲爱的大学家,这是我第三遍——我听着呢。”赵荷笑着说。听见了在子里打扫卫生的妻子花回应了自己,邵兴也高兴地笑了。窗外香椿,已在赵雨荷家院子里长了三十多年与它牵手相依的是一百年国槐。这是赵雨的父亲和爷爷曾经栽的树,已经经历了几人的岁月。春天,它会在老枝上生出嫩芽有所不同的是,一棵香,一棵腥臭。八九钟,春天的阳光会穿窗户斜射进来,暖风把香味带进屋子。对妻俩来讲,香椿的嫩是春天赐予的人间美,而对有些人,这味却腥臭无比,甚至有一见此物便掩鼻转身避之不及。一个人认美的东西,在另一个来看未必就美。一群眼里所认为对的事情在另一群人看来未必对。人性的复杂要远大于眼前的这棵树。兴旺在香椿树旁的墙垒了一个鸡窝,红砖矮墙,墙中插木架,上搭树枝,枝上铺麦,麦草上方一米高处搭木架,架子上钉杂,板上铺牛毛毡,建工序与人搭建房屋如一辙,遮风挡雨,冬夏凉。赵雨荷在院子扎了一圈篱笆,把三只鸡散养在里面。公晨起报晓,母鸡孕育蛋。白天,小院绿叶花,祥和安静。公鸡饱喝足之后便无所事,闲庭信步,溜溜达。母鸡下完蛋后则一忙着低头觅食,有时趁着花猫“吉祥”不,溜到槐树底下的猫旁,偷吃几口猫粮。露水,吃杂粮,跑跑,晒太阳,这是赵雨家,这座农家院落里养的鸡的日常生活。起一生都未离开铁笼的笼养鸡而言,赵雨家里的鸡是一群幸福鸡。活是活得幸福,生长在赵雨荷家院落的鸡,死得也是颇为烈。大公鸡往往在最轻力壮的时候,被拔毛,炖了汤,烧了肉尤其遇到八月十五、历新年这些重大的节,夫妻俩总会和亲朋友一起聚餐,聚餐必鸡。或蒸或煮或炖或或炸,赵雨荷在吃鸡件事上,能做出好几花样来。秦都市的葫鸡与道口的烧鸡、德的扒鸡、常熟的叫花一样有名气。据说秦饭庄的葫芦鸡最正宗葫芦鸡经清煮、笼蒸油炸,外焦里嫩,回无穷。烧鸡、扒鸡、花鸡和葫芦鸡,邵兴和赵雨荷都吃过,也去的馆子不行,味道觉不够正宗。其实他压根就不知道正宗的道是什么,总之,这鸡,邵兴旺认为都没他们家散养的公鸡好。邵兴旺喜欢吃红烧块,妻子荷花就常常给他吃。葱姜大蒜、皮八角、茴香花椒,从房檐下拽几根晒干红辣椒,折断入锅,热油鸡块一起翻炒入,待香气溢出,加凉小火炖煮。然后把小锅交给煤炉,交给时,待锅里的水差不多干了的时候,加老抽加冰糖,翻炒收汁,盘上桌。浓烈的香气次四散开来,飘入院。花猫在吉祥在赵雨杀鸡的时候已经吃过肠鸡肝,现正眯着眼卧在向阳的墙角晒太,想事情,也许想的和另外一只猫的事情猫的心思邵兴旺很难透。邵兴旺在木桌上妻子荷花一起吃鸡的候,又想到了一个问:“鸡闻到红烧鸡块味道,不知会作何感”。邵兴旺问赵雨荷赵雨荷瞪了亲爱的狗哥一眼,便给狗子哥筷子夹了一个鸡大腿说:“吃完鸡腿,自就想通了。”邵兴旺记事起,他家里就养。乡下人养猫,一般为玩,而是为了逮耗。过去的日子,乡下多数住在土坯房,邻间,要么简单地用栅隔开,要么打一堵厚的土墙。栅栏土墙能人,能挡家禽家畜,挡不住耗子。“解放,一只好猫能管三村”隔壁老邵,看见一好猫,总会这样说。来,人们灭鼠常喜欢药。放养的猫吃了死子,或者逮住吃了药耗子,常被毒死。因家家户户都养猫,家户户都把猫用绳子拴。大白天,耗子们三成群,跑到鸡舍偷吃生活无忧的鸡们,常持着,多一事不如少事的态度,一般不会赶偷吃的耗子。但如耗子太过张狂,影响鸡的休息或者下蛋,们也会“咕咕咕”地警。花猫被绳子拴着在大老远的槐树下“呜喵呜”地叫。耗子知道花猫够不着也过来,于是在食盆里上下跳,一副“我是流我怕谁”的架势。吃后,有的耗子顺着墙入洞逃走,还有胆大顺着墙根爬上墙头,翻越墙头的那一刻,不忘回头轻蔑地瞅瞅只可怜的猫。“吱吱吱”地叫声中,似乎对猫说:“过来呀,来呀,过来伤害我呀瞧你那损粗!”夏天午的太阳毒辣,夫妻午睡起来,一般不出,先是趴在炕上,透面前的玻璃窗,看窗的风景。八月初的一,天气很热。夫妻俩家午睡。一觉醒来,头大汗。忽然听见外的鸡舍里有响动声,过窗玻璃,邵兴旺看四五只年轻的耗子在舍偷吃。它们油光发,看得出日子过得不。公鸡母鸡们咕咕咕花猫吉祥呜呜呜,皆计可施。突然,卧在檐底下的柴狗黑影,身一跃,扑了过来。盆被打翻,耗子四散跑。黑影两只前蹄和并用,在地上按了好下,才算咬死了一只然后叼着耗子回到原的地方,慢慢地享用己捕获的小点心。“拿耗子”,其实并非管闲事

    城主别闹了
    支持安全

    城主别闹了
    手机版手机版

    玄幻  |  夕颜

    “那行,咱们今就跟老师说一声明天带上同学们起去。过会我给叔打电话,让他咱们准备好工具车子。”林默几说完便起身付钱开了餐馆。到了馆外面,几人又着在大街上逛了来。逛了一会,海城又向林默问:“林哥,咱们天去哪啊,不问白这心里总是没。”林默想了想说道:“城西马山的古林寺不是毁了好些年了嘛咱们明天正好可去那边看看,那挺偏僻的,应该什么人。”杨海想了想又问道:林哥,寺院里能宝贝吗?”“肯有的,乱世很多庙都会将一些重的东西埋起来,得遭受战火而损或流失的,而且的人也会偷偷把贝给埋到寺里,让人找到,里面该会有东西的。林默回答了杨海的质疑。古林寺于梁,当时称观庵,南宋时更名古林庵。古心岁俗出尘,在栖霞剃度为僧,此后研佛法,研习律。明万历十二年古心从北向南,南京古林庵,其古林庵“屋仅三,圆方百尺”,古心来后,求教人络绎不绝,古庵“焕然崛起,堵一新,遂成一梵刹矣”,万历帝赐名“振古香寺”。近代以来古林寺屡遭兵火毁,始终得不到好的恢复。清末辅仁老和尚继主林寺第十七代法,历经千磨万折修复寺宇,再行戒祖道,克振宗,古林寺又大盛世,一度与香林、毗卢寺并称“京三大寺”。光二十六年(年)古林寺山的背后药库被雷击中,庙被毁。辅仁老尚四处募化,修寺宇,再行传戒道,克振宗风,林寺又大盛于世到了上世纪年代寺庙在战争中再被毁。古林寺就于金陵的马鞍山,占地约有三四庙。他只是记得世看到过有人在林寺遗址上发现一批金银的报道而且现在古林寺战火中被毁,才议众人前往古林探宝。并且林默得在一篇报道上一个汉奸也曾在附近挖过宝,汉曾在城西的清凉、菠萝山、马鞍、华严岗、丁山地山林里进行寻,后来又变得很钱,林默便想着汉奸之前把宝藏挖了,留着也是宜了那个汉奸。海城听了也点了头表示同意,不为这件多想,几顺利的逛起了街在各种店铺中进出出,好好体验一把。几人逛了会便不再进了店了,而是沿着大走了起来。杨海突然指着几人前一个穿着一身灰衣服的人道:“家伙不是陈茂锋?怎么穿成这样。”听到这话,平年问道:“陈锋,谁啊?”“是我们在林氏商行门口遇到的人狗样的家伙。”海城回道。赵平想了想,又看了前面的灰衣人,道:“从背影上看确实挺像的,过怎么把衣服换,眼镜也没带着算了海城,别管了,我们自己逛己的。”听到两的对话,林默倒上了心,一路上暗观察着对方,了一段路,路过家装修着玻璃的铺时,林默看到方在玻璃前整理一下衣服。跟着方走了很长一段也不知是什么原,双方竟然一直么一前一后的走,中间林默多次现对方借玻璃来察身后。此时林也反应了过来,不就是反侦查嘛看来这家伙是个谍了,只是不知属于哪一方的,时应该是为了前接头。此时林默得对方应该是我地下组织的,不算再跟着了,可却没有借口走去他方门口。此时在林默前方的伊哲朗并不知道林己把它的身份认了,也正在为林几人的跟随暗自急,从林默几人出现在他身后时就发现了,本以林默几人只是刚路过,可没想到是一路跟在他身,说他曝露了却不像,因为林默人没有一点隐藏迹象,自己几次侦查也没有引起人的注意,想到目地地越来越近伊藤哲朗想到了个大胆的计划,停在原地整理了下衣服,便在旁一个小摊上买起东西。林默正奇对方怎么忽然停下来,就看到伊哲朗的目光看了来,然后就见他了上来对林默说:“林公子你好鄙人陈茂锋,就在林氏商贸行门与林公子相遇的位,当时有眼不泰山,没有跟林子问候,请林公不要见怪。”听伊藤哲朗的话,默算是明白了,不是在试探几人,林默摆了摆手“没事,不知陈板这是要去哪,么这副打扮?”藤哲朗听了装出为情的样子,林接着说:“没事老板,若是不方就不用说了。”藤哲朗听到连忙道:“没有没有只是自家丑事,公子莫要见笑,人在南京有位相,可老家内人很不喜这事,我离时还专门让人跟身边,不得以之才每次出来都弄这样,让林公子笑了。”林默摆摆手,打算带着人先行离去。可这时小贩将东西包好了,五人只一起上路,一路伊藤哲朗和林默人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到了一个口,伊藤哲朗对默说道:“林公,我到了,要不进去喝杯茶。”默遥了遥头,便着三人向前走去临走时林默瞟了眼巷子口,看到青马巷三个字后带着三人离开了林默一边走一边着,他总感觉这陈茂锋有些奇怪好像和自己后世记忆中的我党地组织的人有很多突,可是又没有现什么疑点,最只能归结于后世记录可能有什么错的地方,便不去想,和几人安的逛了起来。另边,伊藤哲朗走青马巷一会儿,返回巷口观察起,看到林默几人远,周围也没有么异常才又向巷里走去,走过十家后,伊藤哲朗到一个院门口,规律的敲了几下,院门打开了一缝,里面的人看是伊藤哲朗后将打开,伊藤哲朗即闪身进到了院,到了这时他才了一口气。里屋出一个漂亮的女,看到他这个样,厌恶的问道:伊藤哲朗,是发了什么事情吗?要的东西带来了?”听到问话,藤哲朗立马解释:“没有没有,是刚刚在巷口碰了几个军校生而,您要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女听到伊藤哲朗的述,脸上的厌恶加浓郁,骂道:几个军校生都把吓成这样,真是个废物。”听到子的怒骂,伊藤朗一句话也不敢,只能带着满脸无奈悄悄离开。默几人在中山路逛到了下午,几就又找了个餐馆了一餐后,林默娄叔打了个电话问了一下斯科特货,并让娄叔帮准备明天出去时用到的车子和工后,几人便叫了包车回到了郑老店里,跟郑老头了招呼拿了军装回到了军校里。人来到宿舍,乌吉木仁和刘毅轩人己经回到宿舍。刘毅轩看到林四人回来了,便道:“你们四个哪了,怎么现在回来。

    没有人比我更懂诸天
    特色安全

    没有人比我更懂诸天
    官方版APP下载

    玄幻  |  雅淳

    他说完之后,一众常俱都保持了沉默,谁没有发表意见。李睿暂时出现了冷场,会室里的气氛有些尴尬目光及处,瞥见身边远处就是一排四个红的暖水瓶,心中一动有了主意。他把会议录放到旁边座位上,身拿起一个暖水瓶,众位常委续水。第一当然是宋朝阳,第二也只能是市长孙耀祖孙耀祖看他倒水,赞:“小伙子不错。”睿心里明白,他不可因为自己给他倒水就得自己真的不错,只客气话而已,自己要当了真,那就是傻小了,对他谦逊的笑笑没说什么。第三个是委副书记于和平。李绕过去说:“于书记我给您续水。”于和给他让出空当,笑道“你叫李睿对吧?原是我秘书二处的人,书记一来,就把你给走了,呵呵。”李睿上带着谦逊的笑,点称是,心中却是非常动,好家伙,这位于书记不动声色间,却经把自己的底细搞清了,果然是人老成精人物,怪不得贾玉龙常务副市长的身份在手里都讨不了好去。朝阳听了于和平的话也笑道:“于书记,放心,李睿现在虽然一处了,但以后还是的兵。你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吩咐他去做。李睿听了这话,暗赞板说话充满技巧,甚可以说是具有艺术性故意抛开挖于和平墙的事情不提,而是趁卖好与他,既全了他委副书记的面子,也得自己心胸广阔。于平笑道:“好啊,以免不了要麻烦他的。两人这一说笑,把会室里的气氛带动起来一时间,众人脸上都溢着笑意。给于和平过水后,李睿没有严依照众常委的排位顺,而是直接按照先左后右排的座位顺序,众人续水,期间少不交谈两句。给冯卫东水的时候,冯卫东斜在座椅上,眯缝着眼懒洋洋的瞧着他,一不发。李睿觉得他这子很像一头正在晒太的癞蛤蟆,看得心里气,暗想,别给大爷牛叉,你再牛叉、儿妇还不是被老子上了等李睿续过水,冯卫咧开大嘴笑道:“小不错。”李睿心说,都可以说这句,就是不能说!我不错?我把你儿媳妇上了还不?嘿嘿,可惜啊,这事你可能永远都不会道了。李睿坐回原位,宋朝阳满意的看了一眼,环顾众人,道“财政局局长的选拔命,确实是个问题,是一个刻不容缓需要快解决的重大问题。是呢,这一次常委会备不足,大家无法全细致了解两个候选人情况。财政局又是政组成部门、要害部门局长任命,必须要做慎之又慎。所以呢,建议,将这个问题作下次常委会讨论的议之一,届时也把组织干部一处的李忠伟处叫过来列席会议,详汇报一下考察情况,大家参考。大家觉得么样?”孙耀祖点头:“我同意朝阳书记意见。”他最初称呼朝阳为朝阳同志,现改为朝阳书记,很有思。众人眼看书记提、市长附议,自然也会有什么不同意见,纷表示赞同。只有贾龙多说了一句:“我同意宋书记的意见,过我建议,下次的常会尽量提早召开,好快将财政局局长定下。名不正,则言不顺。”宋朝阳说:“好…”侧头对李睿道:李睿,你记一下,会结束后,跟市委市府边的办公厅沟通一下尽快确定好下次常委召开的时间。”李睿道:“好,我记下来”说完麻利的记在本上。会议结束后,李跟随宋朝阳回到办公。李睿坐在外间属于己的办公室内,心情畅,看看宋朝阳的房,再看看自己所对的口,一股豪情油然而。从此以后,自己就书记的身边人啦,所到的,都是市县区以各机关的大领导;所到的,也都是往日里本听不到的高层言论甚至还有机密要闻;考虑的,也要比以前杂得多、层面高得多这真是一飞冲天啊。正处于高度兴奋的时,里屋传来宋朝阳的语声,是叫他进去,敢怠慢,忙不迭的快过去,推门而入。宋阳正站在办公桌前拿保温杯喝水,见他进,笑着问道:“怎么,第一次参加市委常会,有什么感想?”睿没想到他叫自己进第一句话是问这个,有些紧张的心情放松来,想了想,说道:有几点感想,不过我是说出来,怕您笑话。”宋朝阳笑道:“吧,我怎么会笑话你?我也是头一次以市书记的身份参加常委呢。”李睿道:“好那我就说了,说的对对的,您可要多担待”宋朝阳点点头,期的看着他。李睿说:首先,第一点,我觉学到了东西。”宋朝点点头。李睿说:“于副书记与贾副市长争论中,还有您的说方式上,我都有收获我感觉,贾副市长有急躁,从而给了于副记可趁之机,于副书善于诡辩,一击必中后发先至,而且很善踢皮球。这一点上面孙市长也是高手。您于副书记那两句简单对话也很有意思,您实就虚,既全了于副记的面子,又显得您襟开阔,非常的高明”宋朝阳听了这记马,微微一笑,说:“了市委常委这个级别哪个人不是踢皮球的手呢?你继续说。”睿续道:“第二点,委常委会的议题都是先定好的,不容更改贾副市长之前没有跟打任何的招呼,忽然提出财政局局长选拔命的事情,我觉得有不太妥当。”宋朝阳摇头,道:“他也是了工作嘛,可以理解还有吗?”李睿说:还有一点,这些常委也并不都是一团和气于副书记跟贾副市长乎就有些不对付,而副市长跟孙市长的看保持了一致。”宋朝微笑说道:“意见有歧,这很正常,但并能说明他们之间存有盾。”李睿忙道:“,是我说错了。”宋阳笑道:“你今天表不错,知道主动为常们续水。虽然不续水不算错,但你主动了给常委们的第一印象会好很多。”李睿谦的笑笑。宋朝阳放下温杯,示意李睿坐到发上,他自己也坐过,问道:“青阳境内部双河县发生了重大洪灾害,这件事你知多少?”李睿刚刚坐沙发上,一听这个就奋起来,道:“双河洪灾,我是亲历了的在双河县西北山区突暴雨之前,我作为市利局防汛办的人,曾过去检查度汛措施,就是那两天,赶上了雨。洪灾发生之后,又作为市里派出的第支救援组成员赶过去在受灾最严重的村子参加抢险救灾,干了不多三天,后来才被回来。”宋朝阳说:灾情怎么样?”李睿:“很惨啊!当地地山区,相对地势低洼又靠近仙女河,山洪引发了泥石流等自然害,十几个村落有一半都遭到了冲击,有整个村子都被冲垮了当地的交通、通讯、力还有自来水也都接于瘫痪。人员伤亡失的也有一些,牲畜家更是死掉无数。

    每天都想杠死对方
    指导有方
    
    

    每天都想杠死对方
    联系我们

    玄幻  |  宁曦

    却依旧无法阻止份爱。”一曲完,掌声雷动。悲的歌为什么会在载量往往都在前呢?因为我们喜忘的太快,悲伤常常无法遗忘。多多顾不上周围加油声,再来一之类的。凭直觉他觉得在树下的一位就是小萝莉她戴着口罩,戴墨镜,头上还顶一顶帽子。可,人的第六感就是么不可理喻。人渐渐的散了,毕谁都有自己的生,钱多多又不是明星,既然没有来一首,遇见了当多个谈资吧。然,那小伙子唱唱的好感人。金软听钱多多唱歌经好多次了,以不开心的时候都让他唱歌哄自己但钱多多每次都耍赖皮的唱小星之类的儿歌,莫他是觉得我说话莉音就真的是小娘不成?看着钱多在舞台上动情感情还不停的在周观察哪个是自,好像有点可爱不对,是有点可。大骗子。歌有声,你唱的是你心吗?你是在胆嘛?你是在害怕上我吗?还是你在逃避?他发现我了吗?他目标确的往我走来。然我戴着墨镜,我知道我自己跟对视了好几次,是那呆子不知道儿。这是要见面吗?“是你吗?“是。”两个人默着,因为突然知道怎么开口,明心里都有好多想对他她说。钱多回头示意自己团友在原地等分,他有些事情要理。傻子都能看来两个人有故事一阵搞怪的话传。“导游叔叔你心的去谈恋爱吧我们在这里等你”“大叔,加油要把得美人归啊”“一群皮孩子”两个人没有走远,毕竟他的团都是一群未满岁孩子,走远了他不放心。依靠在江边,经过刚才群皮孩子的打闹实气氛好了不少钱多多总感觉对那个人他认识,过带着口罩看的太清楚。只是总种熟悉感。(明私底下的相片加口罩墨镜帽子,们懂得。)“怎了?”金软软偏看着汉江,风吹凉凉的,她闭上眼睛张开双臂。那我要在后面抱你吗?”钱多多势往她身后走去一副的泰坦尼罗的男女主的标准作。“少来,别占我便宜,网络给你占的便宜还够多啊。”软软骂着双手把钱多推开,墨镜下翻个可爱的白眼。我跟我女朋友亲怎么算占便宜呢”男人泡妞脸皮定要厚,不厚的你单身的概率一大!这是作者君经验之谈。“其,我是想着今天来跟你见面,然笑着拍拍你的肩,然后你会笑着着我,我就会给一个大大的拥抱”软软声音有点沉,低下头双腿意思的踢着地面她兴致勃勃的把己打扮的漂漂亮,然后想给自己男朋友一个大大惊喜。最后才发全是欺骗。。这时候,话语已经得苍白,成熟男正确的打开方式钱多多霸道的一把软软拉入怀中双手把身前的女狠狠抱住,因为高的关系,软软到多多的脖子高点点。这个时候场景就是女人在里头靠着肩膀,人贪婪的闻着那发的清香。一开,软软有点惊慌不过后面钱多多动作让她安心下,她也不反抗,是双手也把多多住。“你有什么的,我都告诉你”只怪自己当初傻了,完全没有丝丝防备,谁会到她会突然从一普通网友变成网女朋友呢?钱多非常记得当初自可是口口声声说自己的猎艳的光往事。“你真的个渣男嘛?”“。”“你真的有好多次感情经验”“还行。”“么叫还行!”明这话不能够让软满意,后果就是给她用力的拧了下。“真的确定爱关系的就十个个吧!”这时候软软已经无力吐了,除了初中时拍了个纯纯的牵初恋。到后来也一些男性好友表过好感顶多也就昧一下。十个八,这还叫还行?时钱多多带着宠的声音从耳边传,痒痒的,暖暖。“除了名字跟业,我把我的所都告诉你了。”个人默默的拥抱,可能是几分吧又或者几个小时钱多多只是感叹间过得好快,他舍不得把她放开软软整理了一下的长发,她觉得果两个人真的一,她不知道钱多会不会有所改变她也不知道自己不会介意他的过。还有他之前经表达出对娱乐圈种厌恶,如果脱口罩他又该会有样的表现?软软皮的笑了笑,可那笑容没人能看见。“你还不让见你么?”看着些发呆的软软,多多不禁有些烦,原来她以前说会经常放空是真。这个时候放空合吗?“我觉得是不脱口罩为好因为我发现我自完全还没有准备。”“没准备好不是真的从网络那个无话不谈的个女朋友变成一你陌生的女人。“我还没准备我朋友的感情故事那么丰富。”“没准备好作为你朋友而骄傲的站你身边。”这就现实,莫非我长好差劲?可是她前不是见过好多的相片了嘛?钱多自嘲的笑了笑他知道她不喜欢味,但钱多多这候也顾不上了,为不抽烟的话他自己那敏感的泪会控制不住。随烟进了肺然后从中化成一个烟圈钱多多觉得自己在就是一个落魄悲情男人。没准好吗?还是只有把网络上的话当,而你只是把它成一个笑话。金软好奇的看着钱多甩帅着喷烟圈她是一个讨厌烟的人,这个时候好想跳起来用手把那飞得高高的大的烟圈弄破。是她还没来得及这个动作时,钱多幽幽的话让她觉身体有点冷。或者你是这辈子不会准备好?”啊,两个人得确在好大的差异。感情专一,他有太过滥情。她是明星,而他是个导游。他喜欢旅交友泡吧,而她想着宅家里。他华夏人,而她却半岛人。他会为她一辈子都在半嘛?还有好多好,金软软都不敢下去了…………金软软之前从一书看过一句话:个人一起一定会差异性,只是相的情侣会互相迁对方。两个人性,爱好,世界观有那么大的差异谁会迁就对方呢反正,她,金软肯定不会。或者只是单纯的想找人陪,就算陪她天也行。这不算情吧。想到这里金软软恭敬的给多多鞠了一个躬“对不起。

    吃鸡从神仙服归来
    下载说明

      吃鸡从神仙服归来
      平台app下载

        玄幻  |  蝶雨晨萱

        在这种情况下,董小姐你觉得我是有多傻,才带你去考察我自己独有货源渠道?”说完,他扭开了门把手。“萧先!”董雅洁急切的站起,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扯了萧晋的衣角,“我…我为我刚才的行为向你歉,但也请你理解,作一个拥有数千名员工的业总裁,我必须倾尽所的可能来争取利益。”晋看看自己被扯住的衣,再瞅瞅女人脸上的恳,淡淡一笑,放开了门手。“好吧!看在你是大美女的份儿上,”他眯眯的拉住人家的手,边拍一边说道,“如果确实不放心的话,可以我一些图样和布料,反七天之后我还要来为你病,到时候把成果带给看。当然,这些不免费预付百分之三十,一分不能少。”董雅洁登时闹了个大红脸,鸡皮疙一层层的起,用了很大气才把手抽回来。“嗯这样吧!明天上午十点麻烦萧先生到我的办公,我把图样和材料交给,至于其它的,我们回再详谈,怎么样?”萧也没指望着一次就把生谈成,反正今天总要住晚上的,于是便答应了雅洁的要求。双方互留联系方式之后,在咖啡门前分别,他这一天消巨大,也没心思去体会违了的夜生活,直接找酒店,随便吃了些东西呼呼大睡。第二天一大,他先是去建材市场附租了辆小货车,让司机着来到粮油市场买了几斤米面,然后又找了家华书店,买了一大堆文和整整十八套小学课本梁小月昨天带他参观村的时候就说过,村里需上学的孩子有十八名,一年级到六年级都有,本却连一个年级的整套没有,更别说文具了。晋从小锦衣玉食,自然不得自己的学生那么可,想想几个淌着鼻涕的子围在一起读一本破书样子就觉得恓惶,反正套文具和书也不值几个,权当见面礼了。老话怎么说的来着?对,再不能穷教育嘛!一切收停当,差不多也就快到点,萧晋让司机把车开诗咏国际的楼下等着,己则大踏步走了进去,的司机满脑袋都是问号琢磨半天都没琢磨出来个穿“XX水泥”字样文化衫的家伙到底是干什的。估计是董雅洁已经过招呼,所以穿着破烂萧晋畅通无阻的来到顶,电梯门打开时,一身业套裙的方菁菁就已经在了外面。“萧先生,好,董总就在办公室等。”萧晋点点头,跟在的旁边向走廊尽头走去一路上环顾四周,惊讶现这一层的员工竟然基上都是女性,而且粗看去,质量还都不低,说美女集中营都不为过。妹的,董雅洁要是个男也就罢了,区区一个女就霸占了这么多的妹纸简直就是天大的浪费啊走廊不长,很快,方菁就带着他推开了两扇朱色的木门。办公室里,雅洁就站在房间中央,萧晋进来,便上前一步出了手,“萧先生,你准时。”今天的董雅洁着与昨日不同,昨天她身黑色职业套装,显得练且冷艳,今天换上了套米色套裙,气质顿时温婉慵懒了许多,就连神都不像昨天那么咄咄人了。“今天的董小姐人惊艳。”在沙发上坐,萧晋很轻车熟路的开客套。董雅洁狡黠一笑反问道:“难道昨天的就不漂亮么?”这种快拉近关系的谈话套路,晋早就玩的滚瓜烂熟,言表情一点变化都没有很认真的说道:“董小应该没听清我说的什么?!昨天的你当然很漂,只是今天更美,所以才会用‘惊艳’这个词。”“呵呵,萧先生真说话,一定很受女孩子欢吧?!”董雅洁说话样子看上去很欢喜,心却已经惊讶的无以复加在谈话、尤其是谈判中谁在语言氛围上占据了动,优势自然也会相应大。董雅洁明白这个道,只是她没想到,萧晋她玩儿的还溜。见面第句话就暗藏玄机,如果己不反问,那就是句普的恭维话,一旦反问,就会变成陷阱,这小子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支老师?好可怕的情商。那董小姐呢?你喜欢我?”这回轮到萧晋反问。董雅洁眉头微微蹙了下,萧晋的反问太轻佻已经可以算作是调戏,过转念一想这货昨天的作所为,立刻就释然了不但没有心生反感,反还因为想起自己躺在咖桌上的样子,一抹红晕悄爬上了脸。“我要是我喜欢,你信吗?”“啊!傻子才不信呢!”晋起身就挤到了董雅洁坐的沙发上,笑眯眯道“既然董姐喜欢我,那跟你就不客气了,咱这没啥大优点,就是实诚”说着,这货手臂一伸就揽住了董雅洁的香肩董雅洁娇躯立刻绷紧,过很快又软了下来,缓低下头,眼圈似乎都红。萧晋见了,就有些讪的收回手,尴尬道:“什么,董姐你别生气,是跟你开玩笑呢!”“没生气,就是想起了刚始做生意的时候,”董洁摇摇头,面带回忆的色,“那时我才二十出,除了一腔热血之外,么都没有。记得第一次人谈生意,只是区区十块的订单,对方公司的个主管就想要让我陪他…”说到这里,她抬起,望着萧晋勉强一笑,里却已经开始泛起泪光“好在当时我跑得快,则的话,现在的我还不道会变成什么样子呢!得,被人家当成人渣了不过萧晋脸皮厚,依然嘻嘻的说:“董姐说这,是在暗示我什么吗?说,我这也是第一次跟谈生意耶!董姐是不是想让我陪你?直说呀!放心好了,我跑的不快”“扑哧”一声,董雅笑出声来,刹那间如带露珠的鲜花开放,美艳可方物。她长的本就很亮,长时间的商场磨练她平添了许多特别的气,此时忽然小女人起来再加上桃花眼中的盈盈光,强烈的反差让她瞬变得妩媚多姿,别有一迷人风情,让萧晋的俩珠子都直了。“美的你”董雅洁妩媚的白了他眼,随即长长叹了口气继续自艾自怜地说道:一转眼,已经快十年过了,我的公司越做越大钱也越来越多,看上去光无比,可谁又知道,已经很久都没有睡过一好觉了。那么多的员工指着我养活,外面又有么多的对手想要吃掉我,每天过的都像是在赌一样战战兢兢,稍有不,就满盘皆输,我总觉再这么下去,过不了几,就要未老先衰喽。”晋一脸感同身受的凄然也跟着叹了口气,“我白,你一个女人家,在人主导的商场摸爬滚打确实很苦很不容易。”雅洁闻言立刻动情的握他的手,腻着声音恳求:“好弟弟,既然你这懂姐姐,那把天绣的单价格降三毛,让姐姐今能美美的睡个安稳觉,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