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圣武帝君
新手指引

圣武帝君
介绍引导

玄幻  |  顾语夏

金大洲为人豪,又讲义气,书凯特别喜欢他在一块,这刘大明一说钓,他立即来找大洲。现在,大洲和秦书凯龙三个人一个公室,吴龙整向刘大明的办室跑,去汇报作,明眼的一就知道两个人关系很不一般秦书凯来到办室的时候,果看见金大洲一人坐在那里,是冲着金大洲呼说,金大哥早啊!金大洲头冲他一笑说是啊,你要是不来,我就准回宿舍睡觉去,连个说话的都没有,正憋着呢。秦书凯道,金大哥,件事可得请你忙才行,我有老同学在邻乡村,刚才打电想要过来钓鱼你看......。秦书凯话没说完,金大洲经来了兴趣,大腿一拍说,还有什么好说,赶紧给你老学打电话,这情就这么定了我来安排,包找个最好的鱼,让大家都玩痛快。秦书凯喜欢看到金大这副仗义的模,见金大洲答的爽快,心里很高兴,于是身说,那行,这就去通知。帮无所事事的职干部很快汇到码头镇。钓那天,李成万着他所在乡的个挂职干部来了码头镇。秦凯和市财政局来的张富贵一人跟在金大洲屁股后头,来了今天的钓鱼点,洪泽湖大附近。一帮人达地点后,都不住一路小跑爬到洪泽湖大上看风景,果是烟波浩森、色壮美。金大像个导游似的客人介绍说,洪泽湖大堤又当地人誉为“上长城”,堤始建于东汉建五年(公,元年),前后用了的时间,到清隆二十一年(元年)才告完。因大堤全用料人工砌成,称为“石工墙。游览了美丽洪湖风光后,行人才转脸向的地走去。钓的地方叫柳树渔场,那里本也是一个休闲乐的好地方,场东边有个大米左右高的土,土山上的树知道活了多少,粗的几个人不过来,细的有尺把粗,土的下面是一个大的水塘。当的人与时俱进知道城市人周都喜欢到有山水的地方度假修建了度假村成为城市人休胜地。为了让来度假的人有休闲,又在水的周围人工挖几个现代化的鱼塘,鱼塘四米外都是柳树每个鱼塘的四还建起凳子形的座位,是个鱼的好地方。为鱼塘周围都柳树,地处柳湾,就把鱼塘名柳树湾渔场大家来钓鱼也是打发时间,了点多的时候钓鱼多的人也钓几斤鱼,钓少的人就几条今天可能是气不太合适,鱼不肯上钩,总钓不到鱼,大倒也无所谓,边吹牛,一边钓竿。金大洲个做事眼力劲络的人,一帮友来了一圈,是就带这么几鱼回去,显然不合适的,于吩咐鱼塘的老,赶紧到土山面的大鱼塘里几网,按照人每个人斤标准行准备。撒了网后,老板就网上来的鱼按标准进行分装来的人不用吩,早已打开轿的后备箱,看老板把鱼放进。那天钓鱼活结束的时候,书凯原本想要着付清鱼钱的金大洲拒绝说“小秦,你的友就是我的朋,我请客,你钱像话吗?”书凯很感激的:“那谢谢了”秦书凯这声谢是发自内心,要知道,一人斤的鱼,要元,这么多人是左右,加上午的吃饭招待秦书凯就觉得下金大洲一个的人情。秦书做梦也没想到一次愉快的钓活动,居然为后的事情埋下隐患,让他很被动了一场。鱼活动结束后正好是周末,书凯回到县城住处都没去,去了小倩工作洗浴中心,正壮年的男人,旦品尝过了女的滋味,就再放不下,何况倩的确是长的美了,尤其是倩跟王娟长的几分相似,他些控制不住自的冲动。有些候,秦书凯在里,是把小倩着王娟来日弄,他心里老是由自主的想起娟跟自己在一的时候,那略哀怨的眼神,人的心思,他明白的,却毫迟疑的做出了定,究竟为什不能跟王娟在起,原因实在太多了,可见到王娟的时候他的心里却又的难受。他不道这是不是爱一个人的感觉为了压制住心难受的滋味,便得空就找小,来一次,半月的工资就没,可他愿意,愿意把小倩当王娟一样,愿感觉自己跟王偶尔还会在一亲热一回,尽明知道是自欺人,可他控制住的想要这么。再次走进洗中心大厅,秦凯已经成了熟,每个人都知他的目标是谁有小姐过来打说,帅哥跟谁还不都是一样?你那个小心,人长的好,意也好,今晚连接待了几个人,连休息的间都没有,你当是心疼她,我陪你痛快一,也是一样的秦书凯瞧着腆脸站在自己面的女人,伸手了一把女人的起的前面,一坏笑说,等哥把小倩喂饱了有时间再来喂,好不好?女伸手打了一下书凯的手掌说说来说去,哥还是要把小倩在前面,我算看透了,你们些男人啊,都欢漂亮的,说么灯一吹杨贵,我这样的身可是比杨贵妃满多了,你不受,可是你的失。秦书凯正女人打情骂俏瞧见小倩略带倦的神情从内走出来,赶紧了上去。一回二回熟,秦书成了小倩的回客后,小倩在身上花的心思然少了一些,他们的眼里,客就是嫖客,什么贵贱之分只要付钱,都服务的对象罢。小倩用眼神意秦书凯跟她包间,进入包后,却并未主帮秦书凯脱衣,而是自顾坐来休息。小倩裙子本来就短一坐下来,立露出光洁细腻性感十足的大,一双秀美的足穿着粉色凉,脚趾甲竟然的是宝石蓝,种颜色对比,得赵红英的皮更加白净性感秦书凯原本就憋足了劲过来,看见这样的光,不禁暗想这个骚女人,成这样,不是人命吗,难怪骚娘们的顾客,哪个男人见这样的女人会动心。秦书凯然想到小倩跟他客人**的镜头,身体某个位骤然间开始胀,很强悍,裆部硬硬的。倩配合的依偎秦书凯的怀里从高处看着眼几乎半裸的女,秦书凯感觉心涌起一股冲,本来秦书凯身体是跟小倩平行的,此时已经是半包围她,直接可嗅小倩身上的淡体香。秦书凯,宝贝,你今抹的什么香水可真是好闻,完,装着深呼一口的样子。倩听了这话,身子往秦书凯眼前凑了凑,着说,真的吗好闻,就给你闻闻

圣全寄体
介绍演示

圣全寄体
广告发布

玄幻  |  雨棠

萧逸很是不屑的站了起,看样子就要离开。“啊,萧少。不着急走,着急,咱们再谈谈”“必要了,我也是心血来,既然王经理为难那就了,苏少我们走”“等,萧少我去打个电话”长河看着萧逸要走赶紧留,本来他已经对要钱底绝望了,没想还有一希望啊。半个月的时间快,只要萧逸能帮他要钱,给他十万又怎么样十万和百万怎么能比,时候相信厂子里面也不计较这些。唯一让王长疑惑的是,萧逸他们的份。“萧逸,你真要帮去要钱,你知不知道八厂现在马上就要倒闭了”“嘘,山人自有妙计和我演完这一场戏就行萧逸料到了王长河肯定找人了解他们的身份去,有苏少杰在,这一关定是没问题。“萧少的求我给领导说了下,领同意了,不过我们的签合约,十天内萧少要是帮我们把钱要回来,那我多给萧少五万,要是少做不到,非但拿不到还要赔我们十万。”“爷,不能签啊”“多嘴情况和萧逸猜的差不多谁都不傻,尽管身份这关过了,但是空手套白哪有那么容易。这王长不简单呐,短短几分钟能想出这个反制手段来“还挺有难度的啊,不本少就喜欢挑战这种高度。”“合作愉快”两人都是行动派很快就签了协议和委托书。“王理现在协议也签了,咱都是自己人了。老爷子近给断了钱了。我这大上的跑出来,回去老婆一关不好交代,王经理给我拿五千,我给老婆个包哄哄,到时候从我钱里面直接扣就行”“说好说,只是没想到萧居然也怕老婆哈哈哈”萧逸他们三个人出来的候,三宝拿着五千块钱手都有点颤抖,就这么会儿萧逸动了动嘴皮子拿到五千了?其实他俩知道的是,从进门到出,萧逸和王长河不停的探交锋,如果最后萧逸主动要这五千块钱,王河才会真的怀疑萧逸能能办成。萧逸现在需要,但也是为了安王长河心。萧逸要是现在真的点需求没有,那才让人得奇怪。“兄弟,你是么做到的?”“废话,你看到的那样”“这一都太不可思议了,要不亲眼所见我真不敢相信这姓王的随随便便就给你五千”“一切才刚刚始,我要从这里打造一商业帝国。”萧逸对着空很是豪迈。这一刻三和苏少杰在月光下看萧,感觉萧逸身上就像笼了一层光环。“三宝,了一天了,这一千块钱拿着”“哥,我.....我不能要”“拿着,连我的话也不听了”萧逸着脸,三宝也不敢推辞“兄弟啊,这点小钱你不上,我也就不给你了等哥这件事做成,你那家具钱还是事吗”“...............”时间比较仓促,萧逸第二天早早的带着三来到了八一厂。“同志同志你们找谁,不能直进去”“我找你们周厂”“你是什么人,找我周厂长干嘛”门口的大很是警惕,这一段时间要账的人太多了,上面让放进去。“放心不是账的,我是来给周厂长忧的”说完不管门卫大直接朝着里面走了进去门卫大爷本来还想拦一,可看着萧逸穿着不凡有派头,再说厂子眼看倒闭了,他也睁一只眼一只眼。萧逸走进来的候看着工人三五成群的在一起,不是打扑克就下棋,根本没人做事。样的厂子不倒闭,才是事,不过这不关萧逸的情,八一厂只是他的一跳板。“周厂子,我来和你谈点事情”“你是”周毅看着大刀金马坐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的萧,还有旁边站着的三宝还真被唬住了。“周厂,先看看这个”“你是长河请来要账的?”周脸色很不好看。“是也是”“不管你卖什么关,厂子里面没钱。你逼也没用”“我知道”“既然知道,你找我也是费时间”“如果我说能你呢”“帮我?”周毅在被萧逸弄糊涂了,要自己?“对,不过有个提,就是我帮你暂时渡厂子破产的危机,帮你到钱,你要先把这笔账了”“你凭什么觉得自就能帮到我”“信我,还有一条生路,不信则路一条”萧逸说完这句之后不再开口,周毅一纠结,他的理智是根本相信萧逸,可是萧逸说又很有诱惑。“您怎么呼”“叫我萧少就行,才有点合作的意思。”萧少说的对,我现在是投无路了,不知道萧少备怎么帮我。”“签个议,假如我半个月之内帮你赚到百万以上,你要把这笔账还了。”“个月?百万?”周毅蹭一下子坐了起来,现在厂子别说赚钱了,每个都是往里面赔钱,要不也不会面临破产。一听个月赚百万,周毅第一应就是萧逸是个骗子。我想这个协议对于周厂没有任何坏处,相反这在救你”周毅反复看了萧逸的协议,确定没有何问题,然后咬了咬牙“干了”。“萧少,我周可全指望你了啊,这总能告诉我你用什么办了”“再来一瓶”“再一瓶?”周毅完全摸不头脑,萧逸摇了摇头,个时代的营销理念太差思维也很局限。“再来瓶的意思就是瓶盖上印这四个字,只要有这四字,就可以兑换一瓶汽”“这....这我们岂不是赔钱啊”“怎么会钱,我给你算一笔账。以一百瓶为例,我们可设置个中奖率%。据我所知,一瓶汽水除过成本赚四毛钱,现在百分之十的中奖率赚成了二毛。看似利润下降了,薄多销的道理我就不多说。等市场打开后,我们中奖率调下来,利润还上去。利润少和压仓库销路,谁都知道要选择个”“妙啊,我怎么就想到呢,要是一块钱买瓶汽水能再来一瓶,我愿意啊”“就是这个道,周厂长其他的事情我不操心了,想必八一汽厂经营这么多年有着自的门道。”“萧少,剩的事情交给我就行。”看着匆匆忙忙离开的周萧逸摇了摇头,周毅现急于救活厂子,完全没考虑到其他。比起前世千分之零点几, 萧逸这个中奖率可以说高的吓。刚开始新的营销模式实能冲击一波市场,但其他人也不是傻子,保第二天就同样的手段出在了其他汽水厂。好在逸也没想着真的要救这厂子,他只是圈一波钱当然就凭再来一瓶想要到那么多钱,根本不可,这一步只是萧逸暖一市场

实习小山神
安卓下载中心

实习小山神
下载指导

玄幻  |  绾青丝

“你救了我三次我不知道怎么感你……”说着忽亲了他一下,脸红的不敢抬头,嫂子下辈子给你牛做马。”刘长有点愣,这可是经的梦中情人啊幸好外面的妇女没看见。“嫂子人哪里有什么下子,能活好这辈就够了,你别担,过几天我就给针灸,保证你好来。”“嗯,谢你,刘长青。”甭客气,呃……子你真美,刚才快了,能不能…”李香君羞的脸血红,刚刚只是于感激,哪知道还提出这要求,个家伙……也不表面看着那么老,只是……,她个结婚生了孩子女人,那有什么说,老公这么样也不指望了,还望刘长青能治好己的腿呢!这么想,她看看身后人,就真的又亲刘长青一下,心却跟小鹿似的跳刘长青刚抱着她房间,后面就有跟上来了。他装作样的把人放下一脸尴尬的说:那个,没我事了,那我回家去了我得去烧饭了。“哈哈,二狗子脸红了,小西斯定也知道喜欢女。”“你跟他这大的时候,肚子都有了。”“你也是……”刘长回到家,还有点步轻浮,居然真得到了李香君的个吻……哎呀,是亲的是嘴就好。晚上,夏青薇有坐刘长青身上阳气。因为她说链里面的能量还不少,够她再用段时间。五个小的手把手教导之,夏青薇说:“弟,你的针灸手已经学的不错,针,泄针,平针就那么几种,但夏家针灸术,真的精髓还在气针”“薇姐,什么气针。”“就是气御针,也叫气针。”“气功?刘长青一听就兴了,气功是好东啊,华夏文明五年,气功向来拥神秘面纱,“气,是不是就是内?”“算是!你我说,夏家医术经流于江湖,对针有独门秘技,在经历数百年,不知道世上还有有我夏家气针的在,姐姐现在传你,也算对祖宗个交代;夏家气需要结合一门内功夫,叫青莲内,练好了,不但以使用气针,也强身健体,有自的能力,比如今的事,幸好是黄,太阳被遮住,然我没法出来帮,你就要被打了”刘长青一下子动了,真的是内啊,绝对的好东啊!“薇姐,你我太好了,你如不是鬼,我就娶了。”“去,我你嫂子!”夏青很快教了刘长青莲内劲的口决和习的方法。但这不容易,除了要持不断的吐呐修,还需要配合浸一种药浴。药浴配方,刘长青记了纸上。总共有八种中药材,包:雪莲花,何首,虎骨,麝香,经草,等等。刘青对青莲内劲抱极大的兴趣,所第二天上午,就去青山镇中药铺问。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十味药材里面,有半都没货。为什?全是名贵药材动则几百上千元克,三十三山里的穷山民,谁会?放久了还浪费药店自然不会做种亏本买卖。另,坐堂的一位老医帮他看了看方,一脸在看傻比表情,说:“小狲,这个方子你哪个武侠小说里来的吧,是不是想能练成绝世武啊?哈哈哈,还回去好好读书吧不说这方子真假光这里的药材,齐一副,起码要万块。”一听要万?刘长青差点要骂娘了,机缘合才采摘了一些草花,卖了三十,现在自己能动的钱只有二十八,那岂不是只能两副药?而且薇说了,自己的年大,经脉定型,要练出青莲内劲最少需要泡一个,一副药顶多泡回,也就是说至需要买十副药,是一百万。“一万啊,赚一辈子不知道有没有!“现在这点钱,本不够用,只能缓缓,先赚钱…”刘长青想了想决定先弄那种壮**的药酒。“老伯,这么贵那就算,这样吧,你再我弄三味药,淫藿,锁阳,五味,每样来半斤。这三味药不算稀,这回药店里有,虽然刘长青要数量比较大,但一下还是有的。头啪啪啪打了一算盘,一抬头:总共块,先付钱”买了药材,又买了一坛上好的酒,骑车回家。金花最近身体好很多,她闲不住上山去了。正好刘长青可以安心药酒。进门后,把夏青薇唤了出。她看了看买回的药材,摇摇头:“这些药材都次了,药材的品本来就不好,加炮制手法太差,性去了一大半。刘长青一听跳起,不由骂道:“***死老头,还骗我说这批药材最好的,花了我钱,不行,我得退掉。”夏青薇:“算了,小弟我现在也有点了价格范围了,这味药,每样半斤只花了,那就差多只有这种货色品相好的,肯定止这点钱,先将用吧!”刘长青了才消气不少。后,在夏青薇的导下,花了足足个小时,对这些材又炒又煮,再特定的比例分配浸泡在了事先准好的五个罐子里

魔尊狠听话
海量软件高速下载

魔尊狠听话
日志计划

玄幻  |  瑾凉

“爷爷?辈分长得真够快呀”孟浩呵一笑,转看向朱笑,“对了小姐,医说我可以时出院,忘了去帮办理出院续!”他洋洒洒拉病房门要,朱笑笑突然尖声叫起来。姓孟的,不管你是是使妖法但我告诉,你闯祸,你真的的闯大祸!这一次思思也保住你,你分之百会人大卸八丢进江里”“是吗”孟浩回头来看着笑笑。“知道张勋谁吗?他是疤哥的舅子!你道疤哥是吗?他可红叶商会大少的头心腹!别你,就算向老爷子罪了疤哥也会连累整个向家此垮掉!“这样啊”孟浩无谓地点一头,“红商会我知,据说商董事长陈心狠手辣见人怕!可惜疤哥然是红叶会陈大少心腹,但勋却并非疤哥的什小舅子,姐姐不过疤哥众多妇中的一罢了!张手脚齐全时候还能疤哥跑跑,如今成一个残疾,疤哥只未必还愿替他出头不过嘛…”他说到里忽然停,两眼上下下打量朱笑笑。笑笑直被量得浑身毛,方要厉内荏说句话,孟抢先开口话说完。你跟疤哥该是见过的吧?疤好像对你眼馋是吧如今张勋了残疾人我看你不委身疤哥了,反正也是个贪虚荣的女,疤哥应可以满足的虚荣心”朱笑笑破头也想不出孟浩什么会对哥的事情道得如此楚,一时口结舌难对答。孟不去理会笑笑的神表情,而抬起脚来向着仍跪地上瑟瑟抖的那个流氓身上踢。“你来,去告疤哥张勋我打残了让他赶紧来接收朱笑小姐!那小流氓个愣怔,敢说话只叩头。“去,去得了小心我打断你的条腿!”浩面色一。小流氓起头来偷瞧一瞧孟的脸色,于胆战心爬起身来小心翼翼开病房门然后便跟子一样飞而去。朱笑心里一发冷,颤问道:“你你……底是想干么?”“你找个好缘啦!”浩呵呵一,“你别望投靠聂少,聂三肯用你,过是因为跟思思的蜜关系,如今思思经看清楚你的嘴脸聂三少为讨好思思必然也会你如蛇蝎般!更何你是疤哥上的女人聂三少未肯为了你罪疤哥!过我听说哥不仅长丑,而且床上还有暴虐倾向但愿你能受得了…”疤哥有虐倾向的朱笑笑也说过,之以她明知哥对她有心,却一不肯投入哥的怀抱正是为此如今被孟一口揭穿而且已经使那个小氓去找疤汇报去了她可以想疤哥听说息,必然火速赶来没了张勋她遮挡,晚她肯定不过要受哥的辣手残了。她不住瘫软地浑身发,此时再孟浩,从的窝囊废如今笑得个恶魔一。“好啦我真要走!”孟浩脸含笑分舒爽,“烦朱小姐帮张勋办院手续的候,顺便我办了出手续!…哦对了,指望报警我故意伤,你也说张勋的背是疤哥,疤哥干的是非法勾,一旦丨丨察介入查,疤哥一个先会死你!”浩洋洋洒拉开病房,丢下丧失魄的朱笑,施施地走了出。两年了这两年他气吞声做家的上门婿——向爷子并没要求他做门女婿,旦他跟向思有了孩,还是会他的姓。实际上,比上门女更不如。为上门女最起码还跟妻子同共枕,可呢,连跟思思同房资格都没。偏偏有笑笑这个害在,就他夫妻间这点秘密也被传遍整个红山。那就令有人都对更加的瞧起,因为法定老婆房间都不进的男人基本上已不能算是人了。所每个人都对他肆意辱,每个都能对他心践踏。他为了妹能够生活足,为了够继续待向思思身,还不得忍气吞声直到今天他终于扬吐气。正在医院门碰见孟馨而孟馨惊地发现,哥的腿好完全好了“哥你多几步我看!”孟馨相信地推孟浩往前。孟浩左的残疾本就非常轻,要仔细察才能看他走路颠。但是现,即便仔观察,那点颠簸感完完全全有了。“,你的腿的好了,么回事?孟馨喜不禁,却又敢相信。可能是从楼掉下来把从前没正的地方巧接正了!”孟浩能如此回。孟馨不信地看着哥,虽然怀疑惑,是除了她说的这个由,她也象不出其的理由来可能这就因祸得福!——最她只能这想。眼瞅间不早,馨想回学去,孟浩道:“今正好是周,你回学也没课,如等明天午我送你学校吧!他一直以孟馨在学过得不错到如今他知道,其孟馨在学同样受尽辱。而他止是要自扬眉吐气也要让妹挺直腰杆“你不用我去学校而且我也想去你们墅住!”馨说,有别扭。孟明白她的思,她是不想让哥看到她在校过得不,更不想别墅撞见向家人。我这次肯要送你回校!不过要不想回墅住,就你那个好友那儿住晚吧!”浩说,不置疑。孟在两年前着孟浩来红山市以,很偶然机会,遇她一个初同学在红打工,并给了一个地人。那同学热情良,算得孟家兄妹红山市极有的几个心人之一“你说孔啊?我还着人家几块钱呢,在是不好思往人家走了!”馨说。“因为跟人借了钱,不应该老着不见面何况几个时间过去咱们也应还钱给人,并且稍做些报答!”孟浩。他跟妹自从来到山市投靠家,虽然吃穿不愁但手头并十分宽裕偏偏几个前老家的母生了重,孟浩不意思跟向思要钱,能拿出所的积蓄。外孟馨还孔琳借了万块,到在都没还还清。有报恩有仇仇,是孟做人的准。如今有能力,该的仇肯定报,但报之前,首要报恩。可是哥刚从医院出,哪里有还人家呀”孟馨问“这个你心,哥有是办法!“你有什办法呀?非是跟嫂要!”“不会跟你子要钱!孟浩摇头当初姨妈重的时候都没好意跟向思思口,更何是现在了

师父是山鬼
下载安卓游戏

师父是山鬼
    ios版可靠

    玄幻  |  慕婳

    林文峰看了一大致明白了意,商家为了促,只要买价值的东西,可以费抽奖一次,品是十万元。类广告大街上常看到,但是一家的规则却同,商家准备盒子,里面只一个能中奖,且每人每次抽奖若没中,商打开全部盒子证明某个盒子奖品确实存在商家精明的认%的几率抽中大奖,也就是次一次,但是次抽奖机会是十元的销售额带的,这十万元售额的成本是少就耐人寻味,反正广告效有了,也不会本。林文峰想了里面的弯弯道,走进去看,正好有一人费了多块,正备抽奖。一个托盘上满满摆整齐的个首饰,每个首饰盒贴着-的标签。准备抽奖的那人笑嘻嘻的看周围的大伙,后闭上双眼双合十拜了拜,后睁眼看着托上的首饰盒,手去取了一个林文峰此刻盯端出托盘的店板,那老板看看抽奖人,又眯眯的环顾后的众人,其中有林文峰,眼对上的一刹那林文峰意念中来店老板的心:“上次大奖是放在号盒子连续次号盒子,没想到这次会是号盒子!就是赌你们认我不敢放了,哈,你们能猜个鬼啊!”林峰忍住头疼,喜不止,但表上还是没有表出一丝丝。只那抽奖人手里着号盒子打开里面空空如也店老板随手一个打开了首饰,等到打开第个的时候众人哇”的同时喊声音来,果然首饰盒里有个着“十万”的签贴在底部。板把托盘端着进后面办公室备下一轮的抽,林文峰转身了柜台那边,一堆银元里面便捡了一个。元的正面写着壹圆”二字,下均有长须龙雕;钱币的背则写着“大清币,宣统三年几个繁体字,眼看上去就像仿的钱币。林峰估计这银元多值个几百块,在这里却标元一个,正好抽奖一次。等完款,店老板着托盘又出来。老板还是笑眯的环顾着大一圈后盯着林峰说道:“小子,看你头上伤,最近运气该不大好吧。林文峰盯着老的眼睛,意念再次传来老板心思:“你们为我还放号,哈哈,绝对猜到我把大奖放号了,你们追号码,我还追们号码呢。”文峰心里嘀咕声“操,真奸。”刚刚号没中奖,%的人不会再去选号的而且连续出了号,这一次有有可能是号呢林文峰伸手去首饰盒,手从盒子上方慢慢到号,又往后了几个,在老的注视下,手移到号上,看去犹豫不决啊几秒过后林文像是下了决心一把抓住号盒迅速打开,果首饰盒里有个着“十万”的签贴在底部。板神情一下子住了,不过看周围一脸惊愕众人,明白这一次最好的广,马上变过来笑呵呵的说:小伙子,转运,恭喜啊,十现金可能不太便吧,你提供行卡号,我让务马上转给你”林文峰压着己狂喜的心情老板说:“就大难不死必有福,狗屎运来啊,祝老板生兴隆啊!”随和老板安排的财务对接好卡转完账,等到真真实实的到自己银行卡里觉得这不是梦对着众人祝福句便走出这家,随后打车回家。刚到家没会,周婷美也来了,银行下的早,不过她着周慧一道去了一下前几天开的千盛广场还给林文峰打带了一份扬州饭。林文峰刚赚钱的狂喜中过神来,对周美还真是矛盾很。他宁愿相那晚看到的画是假的,但是顶绿帽子真真切的存在,他受不了,退一步给自己找理:男人能同时几个女人,如手段高明的话这几个女人之关系也是能和相处的。换位下女人同时交着几个男人,么一旦这几个人相互知道了不可能和平相的。这就是大子主义的一个现吧——我的匙可以开几把,但是你的锁能让几把钥匙能开。林文峰到自己的这把,不只有自己钥匙能开,别的钥匙也能开这锁必须得扔理由还不能是的钥匙也能开把锁了,头疼。吃完饭,去房看资料到点,洗刷完毕,周婷美草草聊几句工作上的,林文峰装作疼发作,盖上被睡觉去了。是没有交流的晚,第二天林峰早早起床,门跑步去了。林文峰学生时就是个长跑爱者,工作后跑少了,但也起每周都要跑二次的,经常跑的人几天不跑浑身会难受的结婚后在周婷的要求下,早跑步被禁止了林文峰想跑只晚上去跑,因早上容易把她醒,即使没吵等周婷美醒来旁边的被窝里荡荡时,她心也觉得空荡荡。离小区不远地方有个公园这个点都是大大妈们,几个轻人在遛狗,锻炼的年轻人有。林文峰踩轻快的步伐缓的跑动着,速也只有平时的半,一想到周美他就觉得像了苍蝇一样恶,哑巴吃黄连说还不能说,必要抓紧离婚步伐了,找什样的借口呢?文峰仔细的回起自己有哪些婷美难以忍受习惯,跑步算个,在家抽烟一个,还有偶的不讲卫生,有不喜欢吃肥、螺蛳粉、臭腐、榴莲等带味的东西。带包子油条和豆回家,林文峰好后对着刚刚床的周婷美打招呼就去上班。到了公司,门的其他同事没有来,林文把窗户打开透,拿了抹布把公桌都擦了一,又去卫生间了拖把拖起地。这样的事情以前经常做,一次还被老总刚正看到呢,着拖把的林文在楼梯口,喊一句“孙总早好”换来的是刚正点头致意不过后来好像没翻起什么涟,如果当时能懂孙刚正的心,对症下药肯事半功倍。包李大国的办公都搞完卫生后同事们陆陆续到来了。赵伟着林文峰竖起大拇指:“文一来,咱办公就一尘不染了辛苦辛苦了。“正好锻炼身,有助于伤口复呢,不辛苦”林文峰客气回了一句。等李大国来了,林文峰和范萱一道到他办公。“我昨天下和广州那边联了,他们周一例会,约好了周二上午点去们公司再谈,我们下周一就去,这一次萱也一道去一下文件上的有些价和条款等我到了后再调整萱萱你有没有题?”范萱萱少出差,何况么远的长途,到李大国的安不经一愣,“,没有问题。“文峰,你回盯一下成本和场,务必后天午把最终数据到手。